第十五章 赢回尊严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16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连受伤的襄王爷夏宸都问道:“无忧师太?还真有其人?”

  室内的光线虽然够亮,但骆千依还是命行营的丫鬟又点了蜡烛来。烛光下的她,表情凝重,目光锁在夏宸左边小腿处的伤口上。

  淡淡烛光在她白皙的脸上蔓延开来,额头渐渐渗出了细汗。

  夏彧轻轻拿出汗巾,为她拭去了细汗,轻声道:“小心。”

  “嗯。”

  嘴上答应着夏彧,手中拿着针具,为夏宸将他身上的毒素蔓延速度暂时给压制下去。随即夏宸“啊哟”一声,痛苦低吟道:

  “雪凝……”

  “宸哥哥,我在呢。”姬雪凝上前抓紧夏宸的手,看着他受伤部位露出来的骨头,隐隐咬了咬牙。

  骆千依为襄王放出毒血之后,才将药丸拿给姬雪凝,道:“可以给襄王爷服下了。”

  看着黑色毒血一点点的渗出,那种刺鼻的恶臭令骆千依秀眉狠蹙。她没想到姬雪凝竟然在喂了夏宸服药之后,就伏在他小腿处吸起毒血来。

  吓的骆千依赶紧制止道:

  “这毒,你不能吸的。”

  “为何?”

  姬雪凝说,景王妃可以为景王爷吸出毒血。为何她不能?“难道王妃娘娘是认为雪凝未曾嫁给襄王爷,所以不可?”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宸哥哥痛苦着。

  “……”

  骆千依想说,这种毒血会令人中毒。但她话到了嘴边,又给她生生的咽回去了。她总不能告诉姬雪凝,她为夏彧吸出毒血的原因吧。

  除了真爱给她带来的勇气,其实还有一个原因的。

  那就是她在为夏彧吸出毒血之前,是服用过一粒无忧解毒丸的。可以在近五年之内,百毒不侵了。

  夏彧的伤在左手背处,流出的血要比夏宸少很多。

  夏宸的伤在小腿处,而且还是被利剑所伤的,伤口比较深。骆千依为他解毒时,手难免就要沾到对方的毒血。

  她见到夏彧的剑眉紧紧拧成了一团,刚为夏宸疗了伤,那夏彧就要上来抱她。吓的骆千依赶紧制止,“别,不要过来。”

  虽然夏彧服用过无忧解毒丸,还敷过一粒药丸的药粉。

  但她终究是放心不下的。

  眼看劝不了姬雪凝,她只好去内室找出另外一种解毒丸,再倒了碗水给姬雪凝。让她服下药丸之后,再为夏宸吸出毒血。

  姬雪凝比骆千依想象的要厉害的多,她不仅没有干呕。还在吸出了毒血之后,十分的轻松淡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宸哥哥,就好了。”

  姬雪凝上前拍着夏宸的背,安慰他道。

  “凝儿,我没事了。有劳凝儿了。”夏宸伸了伸他受伤的小腿,给姬雪凝看,“如释重负。”

  “宸哥哥别动,万一……凝儿看了都难受。”

  夏宸轻抚着姬雪凝发丝,低沉的声音说道:“没事,都没事了。”

  他较夏彧更多了些冷傲与邪媚的气息,但他凝视姬雪凝的眼神,却像极了夏彧看骆千依时的那般。

  深沉的,带着宠溺感的眼神。

  患者夏宸的眉眼渐渐舒展开来,骆千依看后也感觉轻松了不少。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接过夏彧递给她的茶杯,浅浅的笑了笑。

  夏彧为她拭去额头汗珠儿,将她鬓角的发丝拢了拢,轻声道:“千依,谢谢你。”

  这一句,似乎是替他二哥夏宸说的。

  因为夏宸在被姬雪凝搀扶着走出这间大厅时,只是感谢了夏彧,而忽略了骆千依的。

  能出现这种结果,骆千依并不感到意外。她只是尽力尽心的去医治了襄王爷,至于他是否感谢,已经无关紧要了。

  虽然这样想,可她心里还是难免失落。

  那夏宸离开大厅之时,可是用右手拍了下夏彧的肩膀,说过这么一句话的。“三弟,哥这回可是多亏了你了。那药丸的效果不错,喝了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

  还想吃一粒。

  骆千依只好如实说,没有了。

  一抬眸,她就瞧见了夏宸疑惑的眼神,以及姬雪凝失望到落寞的眼神。她只是看着夏彧凝视她的深情眼神,而不去理会那两位。

  蜡烛燃烧掉了大半截,骆千依只听到夏彧说:“爱妃,时候不早了,早些洗洗了歇息吧。”

  骆千依微微一怔,随即微微颔首,道:“嗯。”

  她被两个丫鬟带进了一间靠右的房屋中,室内有一个大的木质浴缸,走近浴缸,丫鬟们就上前来要为她解衣服。

  她含羞的躲避着她们的眼神,淡淡的道:“都退下吧,我想安静一会儿。”

  “王妃娘娘,……好吧。”

  婢女们刚退到了门口,骆千依就听到夏彧的声音传来。

  “一群废物,都退下。”

  骆千依微微闭眼,等待着夏彧的靠近。记忆里的他,和她一起在景郡泡过温泉;也在盛城的景王府中,洗过鸳鸯YU。

  如今她回到了夏彧的身边,他走近木质浴缸,却没有出现她脑海里记起的那一幕。而是低声问她:“千依,你恨我?”

  “不。”

  “那为何对孤王隐瞒孩子的事,要知道,他也是孤王的孩子。”夏彧想让她说清楚,在她离开死牢之前,究竟发生过何事?

  姬颜颖能知晓的事,多半姬妃娘娘也知道。

  因为那时的姬颜颖还没跟着姬放来到行营,而是留在宫中陪她姑母姬妃娘娘。

  尽管姬颜颖言语犀利,惹人烦。但夏彧经过慎重思考后发现,对方的话,绝非是胡编乱造。

  要知道姬妃娘娘是圣上最宠爱的妃子,可是年近四旬的她,还是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皇帝才会把夏宸过继给姬妃娘娘做儿子。

  夏彧眸底迅速划过一丝忧伤,从袖管里取出一只精致的袋子。打开袋子,再从里面取出一方丝帕,娟秀整齐的血色小楷映入他眼帘……

  丝帕在他手中,被他颤抖的手指拧成了一团。

  骆千依站在夏彧身边,目光落在他手中紧紧攥着的那方丝帕上。她虽然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几个字:

  【罪妇……】

  可她能明了,夏彧手中攥紧的,正是谁留下的血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