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血书背后隐情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52

  优雅与矜持,在骆千依身上,此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伸手疯狂去抢夏彧手里的丝帕,却被他避开。她双肩颤抖剧烈,哽咽的道:“王爷不能让臣妾瞧瞧吗?”

  夏彧摇头,手里仍然紧紧的攥着那方丝帕。他冰眸迸射着寒光,落在攥紧丝帕的右手处,语不成声的挤出了这样几个字来:“说……孩子……的事。”

  寥寥五字,似是耗尽了夏彧浑身的力气。

  他的清俊的容颜在她的朦胧泪眼中,渐渐变得模糊,模糊到令她心痛难忍。

  夏彧无力的后退了几步,险些没能站稳脚跟,只艰难的挤出一个字来:

  “说!”

  面对孩子父亲的质问,骆千依心头猝然一紧,她忙伸手按紧自己胸口。

  泣不成声!

  孩子,不仅是他夏彧的,也是她的啊。身为孩子的生母,没能保住自己的孩子,是她无能。

  可她所经历的种种伤痛,诸多煎熬……

  又如何能再告诉他,让他再经受撕心裂肺之痛呢?

  她想,那种疼痛难忍,那种痛不欲生,绝不会比雨膻毒所带来的伤害小一分一毫。她爱他,就不能跟他讲。

  夏彧剑眉紧紧的拧成了一团,旋即右手横空而出,紧紧扣住了骆千依下巴。道:“千依,你好残忍!”

  是打算严守这个秘密到死吗?

  还是,让他悔恨一生?

  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在乎自己心爱的女人的,也没有哪个男人,是不想心爱的女人为他生孩子的。

  除非,他所娶的女人,并非他心中所爱的她。

  “可是孤王对你的爱,对你的情,你难道不明白?”

  他明确的告诉她:“今生,我夏彧只和你骆千依生儿育女,绝不要异生之子女!”那句誓言,是发自肺腑之言。

  也是直接的表态,他不会再纳任何的王妃。

  点滴往事渐渐涌上骆千依心头,面对孩子父亲的质问,她不好继续沉默。只好无力的伸出右手,声音极低的说道:

  “想知道?拿血书交换。”

  夏彧微微颤抖的手指,在听了她的话语后,好不容易才松开来。他将丝帕放入她手中,深情的凝视着她,“千依?”

  “嗯。”

  血书丝帕被骆千依接在手中,她感到了手心一阵阵的冰凉。这种冰凉感自手心处传开,瞬间就袭遍了全身。

  骆千依的心蓦地一凉,冷的打了个寒噤。

  背脊也瞬间僵直了!

  打开丝帕来看,映入她眼帘的血色字迹,分明是娟秀工整的小楷。字迹倒是模仿的有几分相似,因为她也爱写小楷。

  但模仿的过于粗糙,她只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她的字迹,夏彧也是极熟悉的。

  之前他离开王府外出征战时,她没少请回王府帮她带礼物的将士,为他带家书。他还说:“字如其人,只有千依如此温婉娴静的女子,才能写的出那般令孤王心动的小楷来。”

  反观她手中这丝帕上血书的字迹,明显就死板了许多。

  远不如她字迹隽秀飘逸。

  再看这血书上的内容……这一看,就差点令骆千依惊的半晌没能回过神儿来。

  只见血书上写着:

  【“罪妇骆千依自知罪孽深重,诚不敢奢求能得到王爷原谅。因王爷杀死了罪妇的父亲、兄长,罪妇今日便杀死王爷的孩儿,以命偿命。

  从此阴阳两隔,各不相干……”

  ——罪妇骆千依绝笔!】

  落款是:

  【煊逸二十四年六月九日】

  落款日期正好是骆千依逃出死牢的前一日。

  骆千依两眼一发黑,瞬间脚滑了下,打了个踉跄。吓的夏彧赶紧拥她入怀中,抢过了她手里的血书丝帕。

  喃喃道:“这明显不是千依你的笔迹。孤王在外征战时,没少见过你托人带来的家书。”

  若是连她的笔迹都不识,那他还配做她的夫君吗?

  “可这也不是太子妃的笔迹。”

  太子妃的笔迹较圆润,如同她处世的风格:八面玲珑。

  “你怎么会怀疑是她?莫非你在出逃之前……是见过太子妃的?”夏彧眸光蓦地一凛,质问道。

  在夏彧的记忆中,他的千依从来没挑拨过他与任何人的关系。

  他还记得骆千依说过,太子妃姐姐心计很深,处世八面玲珑。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和太子妃友好的相处着。

  因为太子是夏彧唯一的亲兄长。

  她向来乖巧而娴静,不与人争,不与人吵。可是夏彧却见到过她为了他,跟姬颜颖起过两次冲突。

  第一次是在襄王府的时候,还一次,就是今日在他的行营为襄王爷疗伤之时。

  太子妃从前还提醒骆千依,“千依妹妹,那姬家二小姐可是我们招惹不起的人啊。她是姬放将军的女儿,而且……还是咱们父皇最宠爱的女人的侄女。”

  对姬家二小姐啊,还是要礼让一点儿的好。

  “她可以骂我是亡国公主,我不计较。但她不可以连同我夫君一起骂,因为她不能诋毁一个为煊逸皇朝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将军。”

  骆千依依理据争,告诉太子妃道。

  她一心一意的护着夏彧的事,夏彧都还是听太子妃和太子讲的。

  “在臣妾被夫君关进死牢的那二十天里,只见过一个女人,那就是太子妃。”她去给骆千依送安胎的药,还安慰她,说会想方设法带她出死牢。

  “千依妹妹,姐姐在宫中没有朋友,没有太子以外的亲人。姐姐可是一直拿你当亲妹妹1疼的啊,看你被三弟那个狠心的负情的男人关着,姐姐也好心疼你的啊。”

  太子妃告诉骆千依,说景王爷夏彧可能会娶其他的王妃了。

  “姐姐听了后,都替妹妹打抱不平过。你说他怎么能这样儿呢?”据说姬妃娘娘想把她侄女姬颜颖嫁进景王府来。

  “那姬颜颖是何等角色?姐姐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妹妹你哪里能是她的对手啊?依姐姐看啦,你不如不要等三弟回来找你了。”

  他若有心找她,也不会把她往死牢一丢,就溜之大吉了。

  对于太子妃的话,骆千依是不信的。因为她了解夏彧的为人,也深知,她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

  她不能让孩子出生在一个没有父亲的家庭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