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舞倾心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85

  夏玦唇角挑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说道:“本宫听说三弟活捉了一个敌国世子,趁着今儿个酒兴正浓,说来听听。”

  在夏玦的鼓励下,在座的武将们皆拱手礼让的道:

  “臣等恭请景王爷……”

  瞬间洪亮的邀请声就盖过了大厅里的乐声,如此隆重的仪式,也没能让景王爷开的了尊口。

  夏彧依旧保持着他的一贯作风:

  寡言少语。

  夏宸轻轻勾唇,露出一抹邪媚的笑意,献计道:“太子殿下想听的故事,三弟偏偏又迟迟不开口。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可行否?”

  “单说无妨。”

  夏玦笑着说道。

  夏宸的意思,是让景王爷的剑神护卫独孤剑飞来讲这故事。因为潜入敌营时,夏彧只带了他的十二个精英护卫。

  离他最近的护卫,永远都是独孤剑飞那位剑神。

  夏玦微微颔首,对夏宸的提议表示了赞同,“好。”

  闻言,骆千依粉嫩的唇在不经意间挑起了一抹浅浅笑意。她深情的目光凝视着夏彧,脑海中浮现起在雪地被皮鞭抽打后,遇到他时的情景来。

  她的黑长袍上,她的脸上,连同她手中的家传匕首上,都沾上了敌人的鲜血。

  而一袭白衣立于她眼前的夏彧,脸上也有血渍。

  等夏彧将她抱到了马背上后,她依偎在他怀中,才轻声问他:“夫君,你天不亮就走了,原来是去杀密探了?”

  “爱妃,这次为夫杀的,可不是密探。”

  他说,脸上的血渍,是敌国世子的贴身随从的。

  “他们能用雨膻毒伤害煊逸军将士们,今日,为夫也用爱妃送的毒粉抹在了佩剑上。”让他们尝了尝中毒的滋味。

  “可是那毒粉的药性并不强,和雨膻毒粉不是一个类型的。”骆千依略微感到有些遗憾,问为何不对敌国世子用毒药粉?

  夏彧说:“他虽然是孤王的劲敌,但他没在战场上对孤王用过毒。”

  所以,夏彧也不给完颜阿罗耶下毒。

  长夏彧约莫四五岁的敌国世子,曾经在战场上扬言,要活捉夏彧。

  “结果,孤王先活捉了他。”

  夏彧没有透露太多的细节,但是在迎接太子的盛宴上,独孤剑飞却是极尽详细的描述了杀人的情形。

  “完颜萨改的儿子很狂傲,为了暗中杀害煊逸将领,不惜派他堂姐霍伊塔前来引诱瑞王爷。”

  还将雨膻毒带进军营,伤过景王爷,还有襄王爷,也伤了瑞王爷自己。

  宴会上没有见到瑞王爷,必然是太子事先就听到了一些风声。

  据说,夏彧和夏宸都为瑞王求情过,但瑞王还是没能逃脱受到军法处置的命运。哪怕他当时误食了莲秀偷给他的药丸,是一个病人。

  夏玦在餐桌上没怎么提瑞王爷,而是间接赞美了骆千依。

  他说景王妃能亲手杀死三个敌国男子,其中一位还是敌军的一个小头目。这于一个娇弱的女子而言,已经很不容易了。

  “本宫会在回朝后,如实禀告给父皇的。”

  夏玦的这句话,似是讲给夏彧听的。

  “臣弟代千依多谢太子殿下了。”夏彧恭敬的行礼道。

  “三弟这就见外了。话说本宫还得好好敬三弟一杯呢,取走完颜萨改的儿子的项上人头的人,可是三弟你啊。”

  当年完颜萨改阴险至极,放了有毒的暗箭射死了靖王爷。这笔帐,还没好好跟他清算呢!

  “父债子偿,三弟,你做的好!”

  “景王妃,你们一起,干杯。”夏玦补充道。

  闻言,骆千依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凝视夏彧的深情目光,优雅举杯饮尽了杯中酒。

  酒的味道是否辛辣,骆千依已经感觉不到了。因为在进大厅聚餐之前,她就在内室饮用过药酒了。

  口里的微苦的味道,令她的味觉多少还是受到了些影响。

  品尝着夏彧为她夹的牛肉,她也没能吃出肉味儿来。

  夏彧总趁人不注意时,就为她夹菜,她只好轻声说:“夫君,有人在。”

  他却不以为然的道:“为你夹块儿排骨,还怕见人不成?”随即伸手指了指她受伤的腰部,轻声说道:

  “在里屋为你敷药时,怎么不见你害羞来着?”

  “你,又欺负人。”

  骆千依垂眸看着酒杯,不再和夏彧说话了。

  耳边响起了独孤剑飞抑扬顿挫的男声,他将夏彧活捉敌国世子的故事讲的跟灵异故事的开篇似的。

  “在一个寒风凛冽,漫天飞雪的晚上。我们十二个贴身护卫骑着战马,跟在景王爷身后一路向北,潜入了北洛军军营中。”

  “那啥,剑飞啊,讲重点。”

  襄王夏宸提醒独孤剑飞,趁着景王妃在场,讲讲那北洛国公主是如何迷恋景王爷的。

  闻言,骆千依清透的眸底瞬间掠过了一道暗淡的光,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了颤。想放下碗筷,又顾及着满座的客人,只好作罢。

  她这儿好不容易把自己劝的淡定了。

  那姬颜颖又开口说话了。“宸哥哥,是哪一个敌国公主喜欢上了景王爷啊?有没有霍伊塔漂亮啊?”

  独孤剑飞都不敢讲了,好扫兴。

  “谁说我不敢讲的?”独孤剑飞不服气的反驳道。

  景王爷自领军北上以来,征战北洛都是戴的蝴蝶面具,敌国公主又如何能透过蝴蝶面具看到他本来面貌呢?

  “他从不穿铠甲啊。这在战场上,已经算是很标新立异的将军了吧?”

  姬颜颖微微挑眉,反驳道。

  “好了,小妹。姐姐都和景王爷一起上过战场,从没见过他被敌国公主盯上啊。”姬雪凝睨了夏宸一眼,说他净在误导心思单纯的人。

  有了姬雪凝的解围,独孤剑飞又继续着他之前的话题来。

  “你们是没见到景王爷杀人那个快啊,软剑一抽,再缠紧完颜小儿的脖子那么用力一拉。”

  只听到“嗖”的一声响过后……

  骆千依听后,便起身去里屋饮下了半壶药酒,让杏雨为她揉了揉受伤的细腰。才换上一袭粉色的长裙,回到温暖大厅中。

  伴着悠扬的乐声,骆千依曼妙的身姿翩翩起舞。

  心中对夏彧持久永恒的爱,在此刻都化作了一股隐形的力量。这种力量令她暂时忘却了被皮鞭抽打过的伤痛,让她轻盈的身姿能旋转的优美,旋转的轻松而自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