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灵狐轶事
林间小语2018-08-22 03:102,250

  席间,独孤剑飞还在讲着:

  “完颜阿罗耶,可是北洛国国王完颜萨奇最器重的儿子。他是北洛国很骁勇善战的将军,还扬言要活捉咱们的景王爷,这不……”

  一场打斗都还没有结束,完颜阿罗耶就被擒住了。

  “……”

  “讲啊,继续啊。”姬颜颖催促着。

  除了她,餐桌边其余人的目光皆不约而同的投向了骆千依处。

  身着粉色长裙的骆千依,曼妙的身姿轻轻旋转,带起长裙衣袂飘飞。如瀑的青丝倾泻而下,再次旋转时,夏彧就留意到了她微微蹙起的秀眉。

  逶迤拖地粉色长裙映衬着她白皙的脸颊,在夏彧眼里,那种白只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他狠吸了两口凉气,冰眸中瞬间掠过一丝怜惜。

  千依忍着伤痛去献舞,难道毫不顾及他的心痛吗?

  那种痛在她身,却疼在他心的感受,她不明白?

  夏彧紧紧的蹙起了剑眉,他有好几次都差点命乐师们停止奏乐,好让他心爱的千依能歇下来。可是他在看到了骆千依投给他的坚毅眼神时,就欲言又止了。

  那一场舞蹈,骆千依赢得了满座宾客们的赞美声。

  唯有他夏彧,是没有半点好脸色给她瞧的。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曲终了之际,夏彧起身告辞,说道:“失陪了……”

  只一声过后,夏彧就狂奔至了骆千依眼前。他不声不响的抱起了她,向里屋走去。为了不伤到她腰,他走的很缓慢。

  骆千依勾住夏彧脖颈的手微微一颤,怜惜的眼神落在夏彧的严肃的脸上,轻声道:“夫君?”

  他不回话,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继续前行。

  “夫君,今天是为你们……”

  “住口!”

  夏彧狠狠咬牙,挑眉问道:“你最好闭嘴。否则惹怒了孤王,屋外的那几位都得去死。”

  分明有舞姬来着,干嘛让他的女人献舞。

  “你还真是听话?平日里为夫讲一句,你顶三句回来。今日怎能如此乖巧?在姬颜颖面前,你怕什么?”

  纵使天塌下来,不还有个比她个儿高的男人为他顶着呢吗?

  骆千依谨言慎行,根本不敢再讲话。

  早就见过夏彧掐姬颜颖的脖子,弄死人家,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她虽然恨姬颜颖,但还没恨到想让人家死的地步。

  何况姬颜颖还是襄军统帅的女儿,她一个亡国公主,如何能与人家抗衡?

  早还在景王府的时候,骆千依就与姬颜颖结下了很深的仇恨。

  那件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千依?”

  夏彧清冷却不失关切的话语响在了她耳边,她抬眼看着他,“夫君?”

  “很疼?”

  说话间,夏彧已经轻轻为她褪去了衣物,将她放在了泡有中草药和花瓣的木质浴缸里。一瞥见他的完美胸|肌,她含羞的低下头去。

  里间的烛光将整个房间照的如同白昼般通亮,她是穿越后不知第几次如此与他坦诚的相见了。在他眼前,她没有任何的秘密。

  右耳垂上的黑色痣点,腰间被皮鞭抽打伤的淤青肿块。在夏彧眼里,一目了然。

  “都受伤了,为何还要逞强?”

  不错,他在人们的眼里,是战神景王爷夏彧。可是,他同样有一颗肉长的心。“孤王的心并非坚硬的石块。”

  夏彧抓过骆千依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颤声道:“千依,你以为,它不会痛吗?”

  再强的王者,也会有柔弱的一面。

  这个道理,骆千依自然是懂。只是她不想在姬颜颖面前认输,才拖着疼痛的躯体去献舞了。她没想到夏彧如此介意,只好赔礼道:

  “夫君,我错了。”

  “你很对。”

  说说,想让他把姬颜颖们怎么办?“为夫都听你的,让她死,还是让她生不如死。”他只待她一句话。

  骆千依闻言大惊,蓦地伸手抱紧了夏彧,道:“千万不要,不要为了臣妾做任何的傻事。两年之前,她因为嫉妒夫君为我带回了只灵狐,就趁机射死了它。”

  身为亡国公主的她,既不敢在姬妃娘娘问起时讲出凶手是姬颜颖,也不敢对夏彧说:“我知道是谁射死灵狐阿狸的。”

  她以为,夏彧并不知情。

  谁知为她揉腰的夏彧竟开口告诉她:“孤王已经找她理论过了。她赔偿的狐裘,孤王赏赐给了精英护卫们。”

  “十二件?”

  “三十件。姬家家底大,才让她赔偿十二件,便宜她了。”

  骆千依半信半疑的看着夏彧,发现他此刻的表情很是严肃,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迹象。便道:“夫君向来不与人计较的,怎么会去找一个女人要赔偿呢?”

  这与他个性不相符啊。

  “孤王只是要调查灵狐的事,她姐姐姬雪凝就主动代她认错了。狐裘,也是她让二哥拿给我的。”

  人家都把东西拿进了景王府了,他哪儿有不要的道理?

  “你……”

  骆千依睨了夏彧一眼,无意中说道:“那要是以后襄王爷带个女人放你府上,你是不是也没有不要的道理?”

  夏彧坏坏的笑着,趁她不备,一口咬在了她左肩上。

  轻轻的接触到肩部皮肤就松开,她完全感觉不到疼。却装模作样的“哎呦”一声,倒在他温暖怀抱中,喃喃道:“他要是敢送女人给夫君,我就把她炖了。”

  “不必分一杯羹给孤王,恶心人。”

  她伸手拈起浴缸里的一片深红色花瓣,轻轻放在了夏彧眉心间。“妖媚,如果王爷变个女子,定能迷倒天下所有的男人。”

  “是么?”

  夏彧取下眉心间花瓣,顺手放在了骆千依白皙脖颈处,道:“孤王才不要当女人,只要千依好好做我的女人。”

  他揽她在怀中,用浴巾为她搓背,轻声道:

  “除了千依,我谁都不要。”

  其实刚回行营的时候,骆千依就无意中偷听到了夏彧和夏玦的对话了。他此时的回答,似是应的那几句话语的景。

  “三弟,你可以不听哥哥的话,但你却不能违背父皇的旨意。在诸多皇子中,父皇最器重的儿子,是三弟你!”

  骆千依在内室听到了这番话语后,险些挣扎着起床去与夏玦理论。

  可是,她忍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舞倾城:王爷的落跑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