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玄空天道凛凛
路恒2018-08-25 03:092,139

  拂晓的第一缕晨阳,洒在浑浑茫茫的巨石平台上,神秘而又森严的氛围瞬间弥漫开来。

  远处,古老的黄河,卷着汹涌的巨浪拍岸惊涛,好似讲述着最悠久最绚丽的世间悲欢离合。蛮荒迫使着这片热土,不停地重复着生与死,繁衍着人与妖,妖与魔的恶战惶恐。

  无云的碧空如洗,却又瞒不住曾经的女娲补天的遗憾。

  也许正是因为那一瞬的重现,才有了绝壁山崖的万道沟壑。

  一颗七彩玄石的诧然沉降,成就了巨石平台前的绚烂彩光,延续了千年携永不变。或许,那古老的一颗彩石,终将会在下一刻,彻底改变初衷,完全遗忘补天只是个传说。

  唯有少年的背影真实而健硕,映在七彩炫光中,显得那样的沉稳大气,却又透着无以伦比的寂冷。

  玄空天道,妇孺皆知的名门大道,霸着那颗补天玄石,在中州地界上,不仅震慑着骊山氏帝国的所有正邪派系,且名扬西落鬼戎国的妖孽荒族,又威耸万里之外的南巢蛮魔。千年的永立恒久,早已沉淀出了无法抗衡的悬殊神力。

  少年哗然转身,一袭粗布单衣,荡出了霸气的弧线。

  他抬头挺胸的站姿,透出了英武刚果的性格,那明澈的双眸里抛出了犀利的眼神,穿过了石林密布,沉沉地落在了双臂悬空的老者背影上,浓眉轻抖时,冷凝的表情盛满了俊美的脸庞。

  马步站定的老者,仿佛在故意炫耀着。

  挥臂,踢脚,弯腰跃身,一连贯的敏捷态势,完完全全地彰显出了玄空天道的大成境界。

  少年突然摇头,展眉的眼神裹出了失落。

  他瞥唇楞楞的一笑,往事寂然浮现。

  十二岁生日刚过的那个深夜,他记得特别的清晰,如果不是姬妃娘娘的暗中帮衬,父王早就痛下杀手了。也许根本就不会活到现在,更不会有着如此显赫的玄空天道道冕身份。虽然只是个道冕,但却是道首的关门弟子,又是被众位道冠竞争的主要人选。

  呼,一声混响,彩光遽闪,遮天掩日。

  一轮巨大的彩球,四射着万道七彩炫光,盘旋在了老者的双臂中,腾动跃翻,似飞却未动,似旋又在翱翔飘荡。

  少年双目炯炯,淡淡的惊喜尚未完全挂出时,脸色沉得暗了下去。

  呃!轻轻的一声惊叹。

  “玄丹,玄丹。”

  简单的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时,竟然变成了惊愕的重复。

  玄空天道大法修炼分为三重十二级,能够自如挥发出玄丹的人,必须要达到最高境界,方能拥有玄丹的生成。而近百年来,玄空天道的八千道员生生不息地修炼着,努力着,终究只有一人才是如此这般。他就是少年的师傅,玄空天道的现任道首。

  道首虽然可以指认传承,但能不能生成玄丹,那就要看修炼者的灵心了,更需要有机缘巧合的神力相助。

  相传,玄空天道的玄丹是女娲补天时,不幸坠落的一颗七彩玄石,被第一任道首吞吃凝练生成。玄空天道修炼至三重十二级,经道首亲授大法劲力,聚集沉浸之后,玄丹会在七七四十九日,逐渐生成。再过八八六十四日,方可挥发悬空,又经九九八十一日,终汇大成,彩光四射,威力无比,可击日,可撞月,又碎石荡水,无不可为之物。

  少年提袍斜身,换了个轻松的站姿。

  两道骤亮的目光,静静地盯着,屏息着呼吸的神态,肃穆得释放出了冷神寒气。

  被父王的残酷无情,被宫廷的残忍遽吓,让他已经习惯了沉冷孤寂,同样使他更坚定了终究的血誓懵恨。

  巨石平台上,老者依然挥洒自如,闪着万道彩光的玄丹,游刃在双臂中,映照得半个天空玄黄浑浊。

  突然,少年的双眼一亮。

  咚,一声炸响。

  轰隆隆,阵阵滚地雷声,带出了地动山摇。

  弥天的沙尘,笼罩着巨石纷飞,对面的整座石山,轰然夷为平地。

  少年浓眉一皱,嘴角处微微一收,惊讶神色瞬间闪出。

  哗,一下,万道七彩炫光眨然划动,拧成了一根冉冉游丝。

  老者收腿立定,双臂缓缓垂钓中,游丝飚着射进了胸膛。

  天依然蔚蓝深远,阳光继续着认真的辐照,唯有那座耸立了千万年的石山,却在瞬息中悄然陡失。

  “信儿,你到为师身边来,有话要吩咐徒儿。”

  老者翩然转身,鹤发童颜的仙骨道风赫然闪现。

  他的混声落定时,轻轻飘飘地抬手捋了捋无风而动的银须。

  嗯!沉沉的一声传空时,少年健步如飞。

  噔,一下。

  少年单膝着地,跪拜在了老者的面前。

  “起来吧!玄丹的威力,信儿可曾看清了?”

  鹤发童颜的老者展臂扶起了少年,深红暗赤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又炫耀的神情。

  “回禀师傅,徒儿长风信看明白了,确实震撼无比。”

  长风信抱拳鞠仪,洪亮而又沉闷的说话声,荡在了空旷的山谷中,传出了清晰的回音,惊起了躲在密林里的百鸟纷飞。

  “为师心意已定,今日就将玄丹直传于信儿,聚集沉浸之后,玄空天道的今后,就要靠信儿发扬光大了。”

  老者满脸的肃穆,认真得让脸庞泛起了酱紫。

  “徒儿才到一重五级,没法生成玄丹,所以我并不想让师傅多此一举,更无道理接受玄丹的直传。”

  长风信沉沉地勾着头,弯着腰的站姿,抖露出了坚定的拒绝神态。

  “大胆长风信,竟然敢在师傅面前信口雌黄,这事还能依了你嘛!听话方可既往不咎,如果执意不从,休怪师傅恼火。”

  老者奋力甩袖,笔直的站姿未动的瞬间,迅速滑步移开。

  “信儿确实难以从命,坚决不会接受师傅……”

  咚,一声,长风信的说话声戛然而止。

  一抹橙黄划空而过,老者击飞了长风信腾跃翻滚着跌落坠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