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年少方显豪气
路恒2018-08-25 03:092,443

  黄尘扬起的瞬间,长风信倔强地腾空跃起。

  藏青色的长袍哗荡展现,骤然间一沉静落,一个笔直英飒的身姿,徜徉地立正在了老者的面前。

  突然,长风信双臂向后甩出,扬起了长袍激荡。

  扑通,一下,他双膝一软,双拳紧抱,沉沉地跪在了石板地上。

  “师傅,就算是你杀了徒儿,我也不答应接受你的亲传玄丹。”

  洪亮的破音喊声,顺着山谷,荡漾着传出了回音。

  他仿佛要比师傅还要厉害,厉害得牛气冲天,厉害得竟然连玄丹都不要了,而且还是非常决然的语气,根本就没商量的余地。

  拥有玄丹乃玄空天道的大成境界,八千名道员中,有一百八十名道冠苦苦修炼到了银须翩翩,老态龙钟的地步,也是望尘莫及;一千八百名道冕,虽然比不上道项那么凄惨,也是哀叹无力;两千多名的道项那就更是底层得连玄丹是什么样子都未曾见到,别说是望其项背了,剩下的四千多名道员,那几乎就是担水扫院的不可一提了。

  玄空天道按修为分级施名,最高者为道首,只有一位;道冠不定人数,只要达到了三重十级,便可升为道冠,却无法突破十二级,所以玄丹的拥有者始终只有一人;玄空天道大法突破二重五级者便是道冕,排位第三,虽然人数不少,却又是功力不升着众多,继续提升者少之又少;突破玄空天道大法一重二级的才是道项身份,修炼至一重一级时,方可称呼为道员,而剩下的所有徒众,连个身份名称都无法享用,基本上算是门外弟子。

  而此时的长风信,竟然傲得敢拒绝师傅的亲传玄丹。

  “信儿,为师真不明白,你究竟想干什么?”

  老者沉沉地问了一声,双臂不由自主地背在了身后。

  寂,寂得死一般,寂静得枯叶落地,都能带出沙沙声。

  长风信没动,老者没动,一切似乎全都没动,只要看不到的气息,在两人之间不停地游荡着,激进着,同样也在感应着。

  身为师傅,又是玄空道道首的老者,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对玄丹无动于衷。

  此刻,鹤发童颜的他,腮帮子鼓起的瞬间,暗红色腾染了满脸。

  哼!一声怒怒的气息,终于喷出了老者的鼻孔。

  “回禀师傅,徒儿虽然很想立刻拥有玄丹,达到大成境界,但那需要三重十二级的全部修炼,绝不能让师傅直接亲传而来。”

  长风信暂钉切铁得不容商量。

  低着头的镇定,没一点像是十八岁的成人,倒是个稚气未脱,还想在师傅面前耍脾气的混小子。

  从十二岁被父王冤枉开杀,不幸中万幸的活到现在,六年的苦练勤奋,虽然算不上是奇才仙骨,但也是八千道员中为数不多的英年道冕,更是相同年龄的人,无法比拟的玄功二重五级。

  就这样的赫赫成绩,依然没让他轻松高兴起来。连续的八次门禁修炼,还是未能突破二重六级。不算是挫败的打击,却让他陷入了扪心自问,到底有没有具备继续修炼的条件,所以,拒绝师傅直传玄丹,似乎是他证明自己最终的唯一选择。

  “我明白徒儿是不想半途直接拥有玄丹,那你可曾想到,如果没有天赋,没有玄空天道具备的身骨条件,即便是拥有了玄丹,那也不见得就能挥发自如。”

  老者瓮声说着,背在身手的双臂自然滑落。

  展臂弓身,他的双手扶在了长风信的双臂上,还没直腰的瞬间,两人同时悬身而起,窜了一次高高的冲天挚荡。

  渐渐地,双人沉落着立定了身子。

  “师傅的心思徒儿清楚,拥有玄丹是我最终的梦想,但是,那必须要在玄功达到大成境界之后,我自然会恭请师傅亲传,而不能让师兄们低看我,更不能让师傅在道门中失去威望。”

  长风信周正地站着,认真地瞅着师傅,神态显得孤傲到了冷漠。

  他好像没笑过,也不知道怎么笑,似乎从十二岁之后,就忘却了笑是不是从脸上开始,更不清楚表情是从心里激起的变化。

  往事虽然不是特别的多,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刻骨铭心,是恨到连骨髓都能抽动的尖锐。亲娘的莫名变节,引发了父王的无情猜忌,又招来了大开杀戒。而此刻,在他的心里,除了师傅是唯一信赖,唯一的亲人。细思蛮想中,似乎在百里之外的国都密州城,还有个算不上亲人,但又救过命的似亲非亲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又是位与娘亲一样一样的长辈。

  老者安静地瞅着长风信不眨眼的遐想,似乎并不想打断,但又因为事情的迫切,搐动的嘴唇微微地紧闭时,却又启开了。

  “作为骊山氏帝国的嫡长太子,你必须清楚自己的使命,明白眼下的形势,更应该从大局考虑。过去的事情,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但事实终归要水落石出。亲传玄丹,不仅是为师的夙愿,也是整个骊山氏百姓的福祉。亲传玄丹之后,不影响天道玄功的增进,相反只要你勤奋努力,要不了十年八年,你就能挥发自如了。”

  沉厚的混声,顷刻间闷响在了半空,仿佛是风吹来的遥声远音。

  “徒儿从未想过是骊山氏帝国的嫡长太子,更没想过为天下苍生谋取福祉,那些事对我来说,已经在六年前消失了。六年期间,我从未想起过,也不想深思。所以,提前接受玄丹的亲传那是断然不可。”

  长风信说话时带出了怒声,俊秀的脸庞上,漾出了狠狠的敌意。

  他不喜欢说假话,也没说违心话的习惯,实话实说早就成了难以改变的定势。而片刻之前的回忆,更坚定了信心,绝对不会因为不齿的过去,放弃坚持了六年的雄心壮志。

  六年的坚持和努力,在他的心里那就是为了走出别人没走过的路,趟出一条无人问津的险道,而不是师傅筹划的那条康庄大道。父王的绝情,宫廷的阴谋篡改,虽然不是他所能挽回的局面,但改变自己的未来,他坚定地觉得那是必然的结果。

  师傅刚才的一句话,倒是让他的心里有了小小的波澜。

  中州界的不大区域里,除了父王掌控的骊山氏帝国之外,还有着妖族的西落鬼戎王国的边陲骚扰。那不仅是异族的部落,更是妖化绝灭的势力,瞬间的激战,可以血流成河,可以满目苍茫。蛮魔南巢国虽然是父王的联盟依仗,但也是变脸比变天还快,分分合合中被师傅说成是没道义的狭隘。

  对过去的回忆是长风信的习惯,而今日的思考,仿佛又成了压着心尖的沉重巨石。之前是因为对父王的仇恨,而此刻好像是对整个中州界的愤意。

  哗,一抹紫色划空沉落。

  老者面前多了一位有着道冠身份的人,跪地大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劫弑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