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谜离
完美灾难2018-08-26 18:006,020

  1。

  不知是否因为这城市的污染太过严重,几天以来,太阳似乎已经变了颜色,整个天空漂浮着暗黄色的灰尘,连雾似乎都不再是单纯的灰白色。

  而即便是在这样一个不清晰的世界里,依旧会有人刻意掩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拿到了?”惨白的灯光照到阿淼苍白的脸上,四周围拉着厚厚的窗帘,阻隔着污染严重的天空。

  室内闷热不已,若关掉灯,立刻伸手不见掌。

  卧龙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黄色小信封递给阿淼:“淼哥,这次还算顺利。”

  阿淼接过信封,撕开口看了一下,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这次只是你幸运罢了,他的警惕性并没有那么高。我希望在两个月之内,能看到第二个信封。”

  阿淼漫不经心地说着,可一旁的卧龙却紧张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会尽力的。”

  阿淼眼睛一瞪:“不是让你尽力,是务必!否则……老大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话音未落,卧龙的头立刻点得像鸡啄米:“是是是,我明白,一定办到!”

  城市的上空多了一抹黑色。如同墨点般渲染开来,黑夜在不知不觉中降临。

  秦霜扶着虚弱的陆欣走到了她家的门口。

  “今天真是谢谢你……不过你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对,差点忘了。”秦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上次你把这个忘在了健身房,这几天你都没去,是跳操的教练发现交给我的,我怕你找不到着急,才不停给你打电话的……”

  “诶?是我家信箱的钥匙!真的不见了……多亏了你!”陆欣低头翻了翻自己的包,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过了秦霜手中的钥匙。

  “小事一桩,不过我要不给你打电话,还真不知道你病了……自己住?”见陆欣从口袋中掏出另一把钥匙,秦霜顺口问道。

  陆欣点了点头。

  然而,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秦霜猛然间发现陆欣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无比苍白……

  “喂,你怎么了?!”秦霜赶紧搀扶了一下摇摇欲坠的陆欣,顺便将手深入口袋,准备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有人来过……”陆欣气若游丝道。

  “什么?”秦霜忽然觉得这四个字有几分耳熟。难道……?

  “我家进了小偷!”陆欣憋了半天才说出话来,接着她甩开秦霜的手,直奔书房……

  “什么?!”秦霜大惊,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前些天自己家失窃的场景……天哪,怎会如此巧合?望着陆欣整整齐齐的家,秦霜惊讶不已。

  同样是一点破绽都看不出。可即便是这样,也被陆欣一眼看出家里进了贼,她还真是不简单……

  “丢了什么东西吗?”秦霜跟到书房,只见陆欣面色凝重,口中却回答:“没,什么都没丢。”

  不由分说,秦霜掏出手机,拨通了马骕的电话。

  “喂?马骕,你们过来一下,今天下午我送回来的那个女孩家里失窃了……”

  听到秦霜说话的声音,陆欣像是回过神来,她拉住秦霜的胳膊,低声道:“别告诉别人啊~!”

  “我是帮你报警!他们是警察!”秦霜甩下一句,不再理会陆欣,继续向马骕汇报着陆欣家的地址。

  “我叫你别……”陆欣百般劝阻无果,秦霜已经挂断了电话,扭过头读陆欣说:“我知道你可能没丢什么东西,但就算是这样也必须报警,不然你想一下,万一那小偷再来一次怎么办?”

  “可报警很麻烦……弄得左邻右舍都会知道……”

  “我明白,但左邻右舍都知道的话,他们也会因此提高警惕性,下次小偷就没那么容易活动了,总之百利无一害。而且那些警察我都认识的,你不需要回警局,只要在这里把情况说一遍就行啦。”

  “那……好吧,谢谢你……”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韩峰等人来了。

  “陆小姐,情况是怎样的你能说一下吗?”马骕走到陆欣面前,拿出了笔和本。

  “哦……是这样的,大概半小时前,秦霜送我回来,我一打开门,感觉家里很多东西都不是我出门前的样子……”

  “打断一下,现场没有动过吧?”

  陆欣点点头:“因为我自己住,平时比较爱收拾,所以我一回家就感觉有别人的气味……桌子上的杯子我走之前明明没有盖盖子,可回来却发现盖上了盖子,而且移动了位置,还有我的拖鞋,书房的书,也都不是原来的位置。”

  马骕奋笔疾书地记录着。

  “但是,我刚检查了一下,没有丢东西……”

  “你怎么那么肯定没有丢东西?再仔细检查一下。”韩峰插嘴道。

  “恩……我贵重物品一般都放在书房……都没有丢,那其他零碎的,例如毛巾杯子,洗漱用品,就不用检查了吧。”

  “这是我们需要走的程序,麻烦你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马骕说。

  “那好吧。”陆欣转身去了其他房间。

  韩峰压低声音问秦霜:“刚才你进门她就是这个样子吗?怎么自己家里进了贼,还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秦霜两手一摊:“她刚才就一直让我不要报警,说没丢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嫌麻烦。我也觉得怪怪的,但她这个人性格就这样,我也就没多问什么。”

  这时,陆欣回来了,这次她肯定地表示没有丢任何东西。

  “陆小姐,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韩峰忽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哦,我以前在信华公司搞销售的,几个月前我前夫车祸去世,我精神状态不太好,就辞职在家休息。”

  她没有提起在心理诊所接受治疗的事情,不过这也属于人之常情。韩峰心里暗自盘算着。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走了,你好好休息。”

  ……

  陆欣关上门,重重地吐了口气。他们终于走了。想不到这个秦霜竟然认识警察,这下给自己找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当陆欣发现家里进过别人之后,她想起了一件被自己遗忘很久的事情。

  十分重要的事情。

  陆欣匆忙跑进书房,发现它确实不见了。

  不过幸好,不见的只是它。幸好在一年前,自己早有准备。

  陆欣立刻打开皮夹,将里面的零碎全部倒了出来。有钱,硬币,还有一些年代久远的发票……最后,一个不起眼的银色小钥匙叮当一声掉在餐桌上。

  就是它了。

  2。

  “我敢保证,她一定有所隐瞒。”马骕一边整理方才的资料,一边斩钉截铁道。

  “那还用说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韩峰回应着。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走到了楼道门口。

  令秦霜惊讶的是,魏宇杰竟然正站在楼下等着他们

  “你……怎么会……”

  “哦……我们正好聚在一起吃饭,所以就……”这番说辞出自韩峰之口,显然是早有准备。

  “那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上去?”秦霜疑惑道。

  “警察办案,我上去干嘛?”魏宇杰笑着回答。

  “难道你不是警察吗?”

  秦霜的反问,让魏宇杰一时语塞。

  “哦,是我不让他上去的,他在休假期间,不适合参与案件。”韩峰圆场道。

  “快上车吧。”马骕在一旁催促道。

  送走了秦霜和魏宇杰,马骕在一边开车一边嘀咕:“韩队,我不明白,这么点事让片儿警来不就得了,为什么我们专案组还要亲自出马?”

  “陆欣本来就是我们的调查对象,这点咱们早就已经跟老林沟通好了。现在她家失窃,我觉得与咱们要调查的那件事一定有关联。更何况,看完现场以后,我总觉得跟进入秦霜家的那个窃贼十有八九是同一个人。”

  “可是证据呢?为什么您觉得是同一个人?”马骕问道:“确实我也有这个感觉,但因为只是感觉,没有切实证据,我才没把想法告诉您。”

  “你呀……以后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说不定对破案有所帮助。其实这两件入室盗窃案是有相同之处的,第一,凶手都不是用撬锁进入的,那说明他有钥匙,也许认识主人,或者其他方法入室。第二,暂且我们相信陆欣说的话,那就是两个事主同样没丢任何东西。按照这样分析,这窃贼应该不是一般的小偷,而是跟两个事主有着某种关系,而他们要找的,应当不是财物那么简单。这从两家的贵重物品都完好无损就可以看出,他感兴趣的根本不是这些。”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确定这些,两个案子有可能并案?”马骕有些激动了:“你说,会不会陆欣的前夫生前做过一些违法的事情,而陆欣是知情的?”

  “有这个可能。所以我们要继续查下去。不过并案现在还不能考虑,因为有些过于草率了。林医生那边我想会提供更多证据的。”

  “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问她是做什么工作的?”马骕疑惑道。

  “我只是想看看她对警方会隐瞒多少。按理说工作这方面她不会有所隐瞒,不过她主动说出自己前夫车祸去世,并且因此辞职的事,是想让警方更加相信她说的话。”

  “因为她知道即便她不说我们也查得到对不对?”

  “恩。不然她大可说是自己身体状态不好,或者家里有别的事情而辞职的。”韩峰补充道。

  “我明白了。她已经看出来我们怀疑她有所隐瞒。”

  “对,这个女人很聪明。”

  回到家里,秦霜将同学录翻了出来。

  “你找那个干什么?”魏宇杰一边翻看着手机一边问道。

  “最近精神太紧张了,我想约几个大学同学出来聚聚会,轻松一下。”

  魏宇杰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手机,站起身:“对不起霜霜,最近有些忙,没太顾上你。”

  秦霜转过身,挥了挥手里的同学录:“果然还放在原来的位置。没关系,我知道你忙。只是今天韩队不是说你休假不用管案子了吗?那你最近到底在忙些什么?”

  魏宇杰看着秦霜冰冷的眼神,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信任在逐渐流失。

  “其实……我休假只是对外的一个借口,我是在暗中调查……”

  “够了!我不想听你解释。”秦霜打断了他的话。她翻开同学录,漫不经心地问道:“同学会,你想约谁出来?”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魏宇杰。

  “我……我还要去吗?”魏宇杰支吾着。

  “我需要你跟我一起。”秦霜望着他的眼睛。

  “好。那就约以前经常一起打篮球的那几个吧。”

  “小胖对吗?”秦霜翻开一页:“是不是他?”

  魏宇杰将头探了过去:“呃,是的……”

  “不对,我怎么记得小胖不是蒋文宇,是柳刚?”秦霜故意皱了一下眉。

  “哦,对对,那是我记错了。你看我这记性。”魏宇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你的记性真是差,其实根本就没有小胖这个人。”秦霜忽然说。

  气氛在瞬间凝固。

  “说吧,你到底是谁。”

  秦霜坐到了沙发上,将那张自己之前发现的,真正的魏宇杰的警员证扔在了他的面前……

  3。

  那一瞬间,秦霜的心脏快要从体内跳了出来。

  实际上,刚才她并不是在找同学录。同学录,只是她的一个计谋。

  她等待着。

  他僵持着。

  大概过了半分钟,魏宇杰才拿起了桌上的警员证翻开看了看。

  然后,他将警员证放回桌上,看着秦霜,一脸茫然。

  秦霜逼视着她。

  “亲爱的,你是不是这两天工作太忙,忘了吃药?”魏宇杰关切地问。

  “你说什么?”秦霜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一把抓起警员证,翻开指着上面的照片说:“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诶……这……”

  秦霜诧异地看着警员证上的照片,魏宇杰的笑脸定格在那里,显然比现在的他要瘦一点。

  秦霜抬起头,眼前这个人,确实就是照片里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是看错了?这不可能!秦霜闭上眼,回忆着梦中那个魏宇杰的相貌。

  不对,自己当时在照片上看到的明明就不是现在的魏宇杰!

  “亲爱的,你到底怎么了?我只是记串了,因为我们初中同学有一个叫小胖的,你不要想得太多。”魏宇杰解释道。

  秦霜的头开始隐隐作痛。她没有搭理魏宇杰,而是将事情重新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

  那天失窃,警员证丢了……而就在刚才,她发现那东西又回到了床垫底下……这下不怕没有证据戳穿他了!秦霜迫不及待地将警员证从床垫下拿了出来,揣进怀里,开始假装寻找同学录……

  可是,她竟然忽略了检查一下里面的照片!仔细想一下,丢了的东西,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地回来呢!?必定被人动过手脚!秦霜对自己的大意感到十分懊悔。但现在又有什么办法,证据已经被毁……难道偷窃案也是他做的?就是为了那张警员证?

  秦霜的头越来越痛,魏宇杰递来了药,她却一把推开他,自己回到了房间,拿出抽屉里的安定,干吞下去。

  一阵剧烈的呕吐感从秦霜的喉部袭来,秦霜立即跑到洗手间,趴在马桶前干呕了几下。

  魏宇杰拍了拍她的后背。

  “亲爱的,我扶你到床上去吧,你该好好休息了。”

  这一次,她没有拒绝,也再无力气挣脱。

  ——

  大学同学聚会被安排在一周以后。

  魏宇杰依旧和平常一样,大多数时间都在陪伴秦霜。

  秦霜开始失眠,黑夜对她而言变成了一种煎熬。

  而在白天,她更加强迫补眠,却依旧无济于事。安眠药已经彻底失效,至于魏宇杰给她的药,她一颗也没有吃过,全都偷偷扔掉。

  终于有一天,魏宇杰出门了。

  秦霜没有问他去哪里,做什么,魏宇杰也没有说。

  一声门响后,秦霜打开了手机相册,翻出了上次跟踪他去医院时所拍下的照片。

  那个老头和老太太,到底是谁?

  好不容易熬过了周末。魏宇杰不在家的那天,秦霜去医院自己开了药,这才缓解了多日的失眠症状。

  其实,她早已不再寄望于这次的同学会。既然魏宇杰敢去,他就一定做好了准备。秦霜苦笑。其实这次的同学会只是自己随口一说,目的是想把魏宇杰的原型给逼出来,谁想到弄巧成拙,她不但没有达到目的,还将自己陷入了更深的漩涡中。

  果不其然,同学会一切正常。久违的老同学看到这对曾经的“校园模范恋人”如今即将修成正果,除了艳羡,更是唏嘘不已。整个晚饭时间,大家都沉浸在对大学时期的追忆当中。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大家正聊得热火朝天,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模样清纯的女孩走了进来。

  “庄敏!”坐在秦霜旁边的张璐惊讶地叫了出来。

  秦霜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正是曾经住在自己隔壁宿舍的庄敏。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清纯可人,岁月没有在她粉嫩白皙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秦霜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冲着她笑了笑。

  “呦,班花还是班花,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啊!结婚没?”

  庄敏笑着摇了摇头:“哪里啊,你们也都没变。”

  “来来,赶快坐下。”张璐搬来一个椅子,正好放在了魏宇杰身边。

  秦霜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庄敏,在大学时期跟秦霜并无过多交集。只是,她暗恋了魏宇杰四年的事情,几乎是众所周知。

  现在,她就坐在了自己的未婚夫——魏宇杰身边。

  而这时,魏宇杰也扭头看了她一眼,二人四目相对。

  瞬间,秦霜那股醋意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这时她几乎忘了对魏宇杰的任何怀疑。

  令人意外的是,庄敏看到魏宇杰并无任何反应,而是茫然地将头转向别处,对着在座的同学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魏宇杰身上。

  她皱了皱眉,一旁的张璐赶紧走上前:“庄敏啊,忘了告诉你,人家魏宇杰和秦霜明年就要准备结婚了,他们可是班上第一个修成正果的,到时候你也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庄敏愣了一下,眼神掠过一丝茫然。她抬头又看了看魏宇杰,又看了看张璐,这才随声附和:“啊是吗,那太好了,祝贺你们啊!”

  接着,大家继续欢天喜地地聊天。而庄敏,被张璐拉到了一边。

  “亲爱的,多吃点菜。”魏宇杰夹了很多食物在秦霜碗里。

  秦霜埋头吃着饭菜,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庄敏方才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