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治愈
完美灾难2018-08-26 18:026,266

  1。

  三零四医院的挂号区熙熙攘攘地挤满了排队挂号的人,天气酷热难当,挂号厅内的空调由于人数的不断增多,所散发出的凉气逐渐变得“奄奄一息”。门外时不时地涌进男女老少,唯一一个通往电梯的入口被堵得水泄不通。

  一位老人手里拿着化验单, 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地扶墙前行着,快要走到楼梯口时,他忽然一个趔趄,面朝地直直地摔了下去。

  旁边的人顿时乱了起来,老人倒地后手里握着化验单,脸色煞白,嘴唇发紫。

  一切发生得毫无征兆,原本混乱不堪的人群仿佛炸开了锅,有人高声呼唤医生,有人站在旁边看热闹拍视频……

  张文仲刚走进大门,便看到了这一幕。还没来得及反应,几个人走上前来将他围住,不由分说拉到了人群中。

  “大夫这老头不行了!”

  “爸!?”

  张文仲刚想说些什么,人群中忽然冲出来一个小伙子,冲着老头扑了过来。

  “先别动!”张文仲拦住了他,上前探了探老头的鼻息,拿过他手里的化验单:“小伙子,跟我一起帮你爸爸翻一下身,一定要小心!”

  小伙子小心翼翼地和张文仲完成了翻身动作,张文仲开始实施胸部按压以及人工呼吸。数分钟后,其他医生带着担架一同赶到,老人的面色开始转缓。

  “呼……”张文仲舒了一口气。

  “大夫,谢谢你!”小伙子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没事,应该的。老人的心脏还是尽快入院实施手术比较好。还有,这么拥挤嘈杂的环境,你们家属尽量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恩恩!多亏了您!”小伙子连连点头。

  张文仲看了看表,忽然大叫一声“坏了!”他立刻拨开人群,以最快速度跑上楼梯……

  ——

  十楼肿瘤诊室。

  跟一楼挂号大厅一样,依旧是人满为患。而有着天壤之别的是,这个楼层过于安静了些。除了广播里偶尔会叫到患者姓名之外,其余的人都老老实实地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等着看诊。

  张文仲快步走进自己的诊室,果然看到一个年轻男人和同事梁医生正在探讨病情。

  那个年轻男人的气色很差,脸色发灰,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唯有两只乌黑的大眼睛显得炯炯有神。

  “等多久了?刚才我这边出了点状况,不好意思。”张文仲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门。

  梁志琳立刻将张文仲拉了过来:“你可算是来了,蓝先生的病情我帮你会诊了,肿瘤有复发的迹象,再加上患者术后半年没有复查,目前考虑住院保守治疗,但是患者拒绝住院,我正给他做工作呢。正好你是他的主治医生,劝劝他吧。”

  张文仲接过病历看了看,眉头一蹙。

  半晌后,他说:“其实不一定要住院,现在肿瘤虽然复发了,但至少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还是良性的,只要你肯保证一周复诊一次,就可以不住院。”

  蓝宁看了看张文仲,点头道:“我能保证。”

  “那好。”

  “可是……”梁志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放心吧梁医生。我给蓝先生开点药。谢谢你啦。”张文仲拍了拍梁医生的肩。

  “好吧。你是他的主治医师,你说了算。”梁志琳无奈地离开了。

  眼看着张文仲的病患越来越多,梁志琳感到无比愤恨。同样是肿瘤科专家级的医生,自己的年岁比他大,资历比他高,医术更是不在他之下,为何病人对他却信任有加?就连来找自己的病患也曾偷偷的拿着病历去找张文仲,这让他着实郁闷了很久。若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张文仲便会被提拔,到时候自己一旦成了他的手下,那铁定永无翻身之日。

  一想到这里,梁志琳浑身的气血瞬间上涌。

  不行,绝不能让张文仲这小子超过自己!于是,他已经准备好了,先稍微给他点颜色看看,降低领导对他的信任,再一步一步地摧毁他的前途……

  但是要如何摧毁呢?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

  这时,张文仲回来了。梁志琳掏出手机,假意盯着屏幕。黑色的iphone磨砂屏反射出他那张略带忧郁气质的脸,嘴边的胡茬没有刮干净,鼻梁上快要滑落下来的眼睛将他衬得更加憔悴。然而即便是这样,从那适中的肤色中透出的书生气,也让前来会诊的患者们倍感信任。的确,梁志琳天生得一副老实相。至少在张文仲出现之前,患者们无一例外地信任并依靠着他。

  而现在,这个“老实人”正通过手机的反光,恨恨地盯着张文仲那宽大结实的背影,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上午的会诊结束,转眼间到了午饭时间。

  张文仲看了看时间表,脱掉白大褂,换上便服。这时,林蜀康打来了电话。

  “喂?文仲,你下班了吗?”

  “恩下了,正准备吃饭。”张文仲打开门走了出去。

  “来诊室陪我吧。”林蜀康忽然说。

  “你……今天没人预约吗?”

  “没有,我不太舒服,推掉了。”林蜀康似乎有些鼻音。

  “好吧。我下午也不用会诊,我来找你吧。”

  挂了电话,张文仲打了辆车火速赶到了艾德心理诊所。

  果然,前台空空如也。他敲了敲门,过了很久,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打开了门。

  “天哪!你怎么回事?!”张文仲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林蜀康,这才注意到屋里放满了空酒瓶,以及满地的纸张。

  “林蜀康!到底怎么搞的?!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林蜀康惨淡一笑,道:“她不肯见我……”

  “谁?”张文仲一头雾水。

  “秦霜……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叔叔阿姨找我过去,可是她不肯见我……怎么办……”

  “她的病不是好了吗?现在只能等她慢慢接受事实了,这些都是正常表现,我不明白你在担心什么……别喝了!”张文仲从他手中抢过酒瓶。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是我第一个病人……可是……她跟别人不一样……或者说,她在我眼里……”林蜀康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他颓然地坐了下来,把头埋在臂弯里:“你知道,我不能接受自己这样……我是心理医生,我……”

  张文仲明白了。他愣了一下,随即拍了拍林蜀康的后背:“这不是你的错。心理医生也有七情六欲,更何况就算你以前治疗过别的病人,但她们没带给你那种感觉,不代表你永远不会爱上其他病人啊!”

  林蜀康抬起头,失神地看着前方:“秦霜爱的只有魏宇杰。而我做了魏宇杰的影子。现在秦霜认清了,摆脱了这个影子。但我发现自己却没有办法摆脱。”

  2。

  每个人都有影子。从小到大,影子一直默默无闻地伴随着我们长大。在黑暗的时候,它陪伴着我们,虽然他不是只出现在黑暗的时刻。而人们却总是在黑暗的时刻才去意识到它们的存在。

  在许多文学作品中,对于悲伤的描写,大多都是以晚上孤独的身影来衬托,却没有人以白天阳光下的身影作为表达心情的段落。而随着我们的成长,影子这个词也不仅仅是代表身影抑或文学的一种描写方式。

  尽管它大部分时间,依旧存在于黑暗当中。

  林蜀康的阴影,来源于他的母亲。其实,林蜀康有一个秘密,一个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

  他的母亲死于自杀。抑郁症困扰了她多年,丈夫抛妻弃子后,这个可怜的女人一个人带着林蜀康强撑了几年,直到她的前夫得病失去了生育能力,他的家人这才找回了她。而她说什么也不愿跟前夫复婚,于是,在把林蜀康一个人送去了富裕的林家之后,她在当晚便举刀自尽。

  那一年,林蜀康八岁。

  老实说,对于父亲,他一直都隐藏着很深的恨意。虽然那时浪子回头的父亲执意要和母亲复婚,但这依旧未能改变母亲自杀的事实。

  她和林蜀康一样,是个完美主义者。不幸的是,这种人的性格容易走极端,自我激励,成为强者,抑或彻底毁灭。她接受不了悔过的丈夫,更不愿恢复曾经破碎的婚姻,即便她依旧爱着那个男人,她也已不再信任他。

  但是,她也给不了林蜀康富裕的生活。

  如果要让林蜀康从此衣食无忧,受到良好的教育,就只能把孩子交给前夫。但她不愿与前夫复婚,也不愿孩子跟着自己受苦。反复的纠结,让她的压力骤增,短短的一个月,抑郁症明显加重。一边是前公公婆婆的催促,另一面是不断的房租催款电话,她的理智线终于彻底崩断。

  在某个周日,她拿着所有的东西,对年幼的康康谎称出差,将他送到了前夫家。然后,她跟前夫说出去办事,便回到家穿上自己最喜欢的裙子,拿起厨房里的水果刀狠狠的扎向自己的心脏。

  林蜀康后来并没有哭着要找妈妈。而林家对他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妈妈自杀了,因为病治不好。那个时候,他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因为不管怎样,妈妈再也回不来了。

  许多年过去,爸爸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但在林蜀康的眼里,她根本无法与妈妈比较。她对林蜀康视若己出,也似乎很容易被接受了。

  但林蜀康心里所想的是:我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远离你们。

  果然,他现在做到了。对于父亲,他的报复只有冷漠。而心理医生这个职业,完全来源于对母亲的愧疚与思念。

  林蜀康收起回忆,凝视着自己被医院走廊的灯光无限拉长的影子。但他却没有注意到,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已然在背后注视了他许久。

  “还没走呢?站在楼道里凉不凉?”一阵苍老的男声传来,林蜀康被吓了一跳。

  “爸,你怎么出来了?”他回过头,却见林天赐脱下了自己自己披在后背上的外套。

  “诶,不用不用,我不凉。年轻人火力壮。”林蜀康赶快夺过外套,披在了父亲身上。

  林天赐虽已到了不惑的年纪,却依旧腰板笔直,身形健硕。只是这次的中风来得太过突然,老人至今都未能痊愈。

  “爸,我这就回去。您快点进去吧。”林蜀康欲把老人搀回病房。

  林天赐摆了摆手:“得了,我自己回去吧,我得多走走路,总是躺在床上不利于恢复。你早点回去休息,不用老来看我,如果有时间的话,去看看你妈和她吧。”说完他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着病房走去。

  看着父亲落寞的背影,林蜀康忽然感觉不到恨了。

  他也许知道自己心中的恨,才不让自己总来探望他。而妈妈,则是林天赐后来的太太。说实话,林蜀康很感激她。但,她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而父亲口中那个至今都念念不忘的她,自从林蜀康八岁那年起,就变成了这个家的禁忌。

  林蜀康想到了慕容阳,她那个自杀的母亲。与此同时,秦霜模糊的身影也浮现在他的脑海。

  他忽然明白了,他之所以爱上秦霜,很大一部分原因皆是秦霜的外貌性格与自己记忆中的母亲极为相似。

  在与秦霜相处的那么多天里,林蜀康早已有了家的感觉。

  原来,他迷恋的,始终是八岁以前的那个家。

  3。

  多日过去,陆欣终于觉得自己的世界彻底安静下来。

  但似乎开始不太习惯这过于安宁的生活。

  噩梦没有再来打扰,每周末按时去艾德心理诊疗室接受治疗……到了傍晚,她会根据自己的心情来决定是否去健身。

  至于前夫,她现在只是偶尔会想起他。

  她觉得,把那个东西藏在那个地方,应该没有人会知道了吧。她亦不想再去焦羽甯的墓地探望,只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

  陆欣看了看日历,下个礼拜是恢复工作的日子。她去剪了个新发型,烫了卷发,做了美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新生活就要开始了吧!陆欣开始尝试忘掉过去。

  事实上,她原本可以将这份状态继续下去的。

  然而,在本周第三次去健身房时,她依旧没有看到秦霜。于是乎,陆欣再也按捺不住。

  她打开手机,发现上一次跟秦霜通话已是两周之前的事。但电话不是秦霜接的,而是秦母。也是在那时,陆欣从秦母支支吾吾的敷衍中猜到,秦霜病了。而且这个病不轻,以至于她被接回父母家住。

  陆欣不假思索地提出第二天要去看望她,但却被拒绝了。她能听得出,那并非秦母的客气话,而是她当真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自己的女儿。

  陆欣不由得联想起林医生的病患记录本。里面有秦霜的那页。难道说,她旧病复发了?

  带着疑问,陆欣有些犹豫地拿起了手机。

  就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当她发现秦霜的电话打不通时,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罢了。

  陆欣开始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不过是在健身房认识的朋友,并非发小,也没有什么深交,何必对她的事刨根问底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周末。

  临近中午,艾德心理诊疗工作室的门打开了。

  “陆小姐请坐。”林蜀康头也不抬地整理着病例,听到声音直接招呼了一句。

  他听到对方走到了沙发旁,坐了下来。

  “今天感觉怎么样?”林蜀康将日期画了一个勾,合上本子。

  沉默。

  “上次你说礼拜一就要恢复工作了,并且想暂时终止治疗,但我并不建议这么做。”

  还是沉默。

  今天的陆小姐有些反常,进来后没有说过一句话。

  林蜀康抬起头,发现张文仲正满脸笑意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到林蜀康发现了自己,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故意把声音装得很细道:“林医生,为什么呢?我觉得自己恢复得不错呀!”

  “你今天这么闲呀?下午不用看诊?”林蜀康上前轻轻打了一下张文仲的头,后者嬉笑着站了起来。

  “今天下午本来有个会诊,但是我交给梁医生了。”

  “就是你那个死对头?”林蜀康看了一下表。

  张文仲点了点头:“肿瘤方面我擅长,可癌症方面他比较擅长。这样我也能轻松点。”

  “人家不一定领你的情。”林蜀康又看了一下表:“奇怪,陆欣从来没迟到过十分钟以上。”

  “给她打个电话吧,也许堵车了。”张文仲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门外:“诶,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不过……”

  林蜀康立刻往窗外看了一眼,果然一个人影从他视线中闪过。接着,门直接开了。

  也许林蜀康现在才明白张文仲方才的惊诧。

  以前,满面病容的陆欣清汤挂面,穿着随意;而现在,稍加打扮竟然显得气质出众,而且林蜀康这才发现她的皮肤其实很好,稍加淡妆足矣令许多男人垂涎欲滴。

  “她……受什么刺激了……”张文仲有些严肃地压低声音问道。

  林蜀康狠狠地照着他的大腿掐了一下,接着示意陆欣坐下。

  “不了,今天我来其实是想问您一下,有一个叫秦霜的患者,她是我的朋友,请问她最近来过吗?能不能把她地址告诉我呢?听说她病了,我想去看她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

  林蜀康和张文仲面面相觑。

  随后,他俩才意识到,陆欣其实并不知道林蜀康和秦霜之间的关系。那么,她应该也不知道秦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望着陆欣焦急的脸,林蜀康只得说:“对不起陆小姐,你应该知道,患者的资料是不能随便透露给别人的,这是我们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可是她已经很多天没有消息了……”陆欣的表情从期待转为了祈求。

  “很抱歉,这个我真的没办法帮到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现在是安全的。”林蜀康不想她太担心,立刻补充道。

  “那好……我也不为难你……林医生,那我先走了,今天我的状态不适合治疗,而且明天要开始工作,要准备一下。”

  “好吧,下次再约。不过我并不建议您终止疗程。”

  陆欣失神地点了点头,又冲着一旁有些尴尬的张文仲挤出了一个笑容。

  连她自己都知道,那是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的笑容。

  接着,陆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诊所。

  走到了车站,她看着一辆辆公车从自己的眼前呼啸而过,却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

  陆欣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性格孤僻的她只有一个难忘的玩伴,张颖。而她也是在某一个早晨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其实,陆欣把秦霜当做朋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艾德心理诊疗室。她觉得,也许秦霜跟自己同病相怜。但她现在会不会跟张颖一样,就这么消失了?

  想着想着,陆欣不自觉地往前走了几步。也就是这几步,令她察觉到了危机。

  方才自己在站台待了那么久,错过的公车起码有十趟,而身边的人也早已走光。可是……好像一直有一个若有似无的影子在自己的身后来回晃动。一开始陆欣只顾着想事情,也没太注意,以为那是自己的影子。可现在……它虽然也跟着自己在动,但……

  陆欣仿佛被冻在了原地。她胆战心惊地盯着眼前的那个影子,猛地一回头。

  她看到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