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情网
完美灾难2018-08-26 18:036,440

  1。

  几乎是同一时间,方才还有些阴郁的天空瞬间明朗起来。就好像太阳停止了赖床,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姗姗来迟。

  张文仲原本淡定的脸,在强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陆欣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没有责骂,没有质问,什么都没有。

  “我……”在沉默中,张文仲开始尴尬起来。

  陆欣依旧望着他,但这次张文仲感觉到了,她的眼中并没有敌意和防备,而是充满了疑惑。

  “秦小姐现在住在她父母家,文苑小区南公寓B座,但具体的门牌号我不清楚,可能得你自己到了以后打听……”张文仲道。

  “谢谢你了。”陆欣说完扭头就走。

  “诶,不是这边……是南边。走路过去很远的,坐地铁或者打车比较快……”张文仲拦住了她。

  “哦……那个地方……我没去过。”陆欣有些茫然地看了看他:“我来这里其实才两年,之前还总是出差……后来因为病,几乎没怎么出过门……”

  “那……我带你去吧。”张文仲说着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但我不能空手去啊……”

  “那边附近有超市,去了再买点水果吧。”说着,张文仲已经为她拉开了门。

  “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不麻烦你了。”陆欣说完快速坐进车里,并从里面关上了门。

  而就在下一秒,张文仲拉开了出租车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对司机说:“师傅,到青年中路十八号停车。”

  “诶,你……”陆欣诧异之情溢于言表。

  “别废话。”简简单单三个字,让陆欣那句“你干嘛多管闲事”硬生生地卡在了喉中。

  车开动二十分钟了,二人一路无话。有些出租司机闲来无事喜欢和乘客唠嗑。大概这位司机以为是小两口闹别扭了,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今天的天气,还说天气忽然变那么好,那么多年轻人出去玩就要高高兴兴之类的话,最后居然开始说文苑小区地下影院最新上映的电影。

  “我们不是去看电影的,更不是一对儿!”二人沉默地听司机独自絮叨了若干分钟,终于忍无可忍地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司机自讨了没趣,乖乖地闭上了嘴,直至抵达目的地。

  张文仲付了款,立即开门下车。

  “喏,给你。”陆欣走上前,将车费八十三元一分不少地递给他。

  “你不是还要买水果吗?快点去吧。”张文仲连看都没看她手里的钱,径直走进了附近一家小型超市。

  “诶!你等等……”陆欣收起钱,无奈地追了上去。

  买水果结账时,她再次晚了一步。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B座楼门口,张文仲将水果递给陆欣:“十一楼,几号我不记得了,你问一下前台就行。”

  陆欣接过水果,却见他站在原地,没有挪动步伐的意思,奇怪道:“你不一起去吗?”

  “她跟我熟吗?”张文仲反问道。

  “那我跟你……”陆欣原本想说:“那我跟你难道就熟吗?”但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毕竟人家是一片好心,尽管这种突如其来的“好”让她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就是撞过他两次吗?陆欣一边往里走,一边思考着两次跟张文仲意外碰面的点滴。

  1101。走出电梯,直到看到门牌号她才想起忘记询问前台秦霜的具体住处。

  罢了,挨个试吧。

  也许是巧合,1101没有人开门,而当陆欣按下1102时,里面的门正好打开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拿着一袋垃圾走了出来。

  “你好……请问……是秦霜家吗?”陆欣立即迎上前去问。

  老人点了点头,茫然地看着她。

  陆欣表明了身份,得到了老人简单的招待后,她看到了床上多日不见,却已瘦骨嶙峋的秦霜。

  “秦霜,是我。”陆欣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坐在了床上。

  “你怎么来了?”虽然精神状态欠佳,但她的头脑还算清楚。

  “我看你很久都没来跳操,就打了个电话但没人接,我……我就直接来看你了。这是送给你的水果……我给你剥个橙子吧。”

  而令陆欣感到奇怪的是,对于她的到来,秦霜并未感到一丝的开心。她竟然还冷着脸问道:“是谁把我现在住的地址告诉你的?”

  陆欣吓了一跳。

  “秦霜,你记得吗,第一次见面时,我说你很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其实我也是林医生的病人。我一直没告诉你,我老公去世后我的精神状态就很不好,八个月以前就是林医生的病人了,所以……”

  陆欣本来以为这番话会让秦霜放松下来,谁知她忽然捂着脑袋,嘴唇颤抖地嘟囔病重复着一句话:“我不要见到林医生,我不要不要……”

  “秦霜,你怎么了!”陆欣摇晃着她的肩膀,一旁的秦母见状赶紧过来抱住了女儿。

  秦父也被屋内的声音惊动,立刻从厅里赶过来,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好一番劝慰之后,加上药效发作,秦霜终于进入梦乡。

  陆欣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见到秦霜口中常提起的“未婚夫”。

  “阿姨……秦霜她……是不是失恋了?”陆欣知道此事问这种话实在是不合时宜,但她很想弄清楚秦霜会变成这样的原因。

  “你不知道吗?”秦母诧异地反问道。

  “阿姨……其实我跟她认识也不久……不是很清楚她的病情……”

  “哎,说来话长啊……”秦父和秦母你一言我一语地向陆欣诉起了苦。

  陆欣真的没想到,与她偶然相识的秦霜居然会有一段这样的经历。

  她原本以为,秦霜有着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父母,以及爱她的未婚夫,理想的工作,她的病只是因压力大而导致的普通抑郁,却没想到,别人眼中所看见的美好,实际上有一半不过是镜花水月,抑或过去幸福的倒影。

  原来秦霜和自己一样,都是曾经拥有然后失去的人。

  离开秦家,陆欣在楼道中发呆许久。她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张颖。

  其实对于张颖,陆欣除了知道她的脾气,和她爱玩什么,其他一无所知。连她家有几口人,她家庭状况如何,陆欣也从未想过去了解。

  也许因为那时还小,并未先考虑过这些。

  张颖,秦霜。两个多么不同的人,却都能让陆欣觉得自己并不孤独。张颖是陪伴她的人,而秦霜,是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

  她和张颖一样单纯,善良。

  陆欣下了楼,望着夜色,思索着回去的方式。

  前台的保安与她打了招呼,陆欣走出楼门,一股秋夜的凉风钻进了她淡薄的衣领。

  “出来了?”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陆欣望过去,发现自己左边的张文仲。

  算一下时间,她在秦家至少待了三个小时。

  而他竟然一直都没走。

  微风拂着他的短发,陆欣看不清他的表情。

  2。

  这个夜有些出人意料的凉爽。但这种临近秋季的凉爽,并未给人带来一丝摆脱炎炎夏日的舒心,反而因为夏夜的缺席,令秦霜内心感到更加恐慌。

  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有着同样的感觉。

  今晚,家里没有开空调。也许这样的夜晚,对于怕热的秦家二老而言,是相当舒服的。

  其实,对于陆欣今日的探望,秦霜的心里却是存着一丝暖意。只是在当时,她听到林蜀康这个名字,刚刚平静的心又开始波澜起伏。直到现在,她仍旧无法从那种错位的感觉走出来。虽然她清楚地意识到,林蜀康和魏宇杰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

  在这段日子里,秦霜不止一次地分析过自己对于林蜀康的感觉。而今夜,在她打开窗户,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为陆欣披上外套时,她瞬间释然。

  那不是爱情,甚至连感情都不算。

  林蜀康这个名字在秦霜的字典里,只是代表一个符号,一个替代品。

  她将对魏宇杰的情转移到了林蜀康的身上。而林蜀康这个人,无论是刻意模仿,抑或他真的跟魏宇杰有着八分的相似,他始终都是林蜀康,始终都不是那个原本走进自己生命的人。

  而自己对他后来的排斥,其实还是源自于无法接受魏宇杰已经殉职的事实,以及那么久以来,自己都还活在过去幻影中的一种悲哀。

  她的怀疑,她的不安,她的警惕,甚至神经质到想要通过跟踪林蜀康来找出“魏宇杰”事件真相的举动,都意味着她仍旧活在过去的倒影中。而这场心病的痊愈,则是秦霜自己意识到,原来这一切都是虚幻的,真实的魏宇杰早已不在自己的生活中,而自己也需要开始新的生活。

  是的。不论是秦霜的父母,抑或韩峰和林蜀康,还是对自己隐瞒事实的大学同学们,他们都只有一个目的:不想让秦霜通过任何外界的刺激意识到自己生活在虚幻世界。

  他们在等着她通过正规的治疗亲自走出来。

  而事实是,秦霜真的清醒了,一切如他们所愿。但这对于秦霜本人而言,却是一轮新的折磨。

  秦霜有些怨恨他们。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为何不直接泼一盆冷水把自己叫醒,强迫自己接受魏宇杰已经不在的事实?为何一定要让她亲自找出真相,然后再去纠结地接受?

  不管怎么折腾,最终的结果都一样。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生命的逝去,无法改变悲痛。在秦霜看来,希望落空的痛苦并不小于让自己直接接受残酷的事实。

  不过也许那时,病入膏肓的她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吧。

  伴着夜色,夏夜的风轻轻地吹动着秦霜纷乱的秀发。她揉了揉浮肿的双眼,目送着陆欣和张文仲远去的身影,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已经过去的,就该让它过去。

  她关上窗户打开房间的门,走进客厅,从桌子上拿起陆欣来看她时切好的橙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霜霜,你……”也许是秦母听到了动静,二老房间的门打开了。

  “妈,我饿了。吃点东西,没事的。你们先去休息吧。”秦霜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饿了?”秦父重复道:“饿了就好……终于饿了……”

  “恩,你们快去休息吧,我吃点东西马上去睡。”秦霜摆了摆手:“爸妈,辛苦了。”

  “没事没事的……你有什么需要跟我们说。”

  秦霜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橙子,刷好了碗碟,冲了个热水澡。

  接着她躺回床上,拿出手机给陆欣发了条短信:橙子很好吃,谢谢你今天来见我。明晚健身房见。

  按下发送键,秦霜的目光转移到了梳妆台上。

  那本红色的日记,安静地躺在那里。曾经有很多天,秦霜都将她抱在怀里不肯放手。

  而对着它,除了以泪洗面,秦霜再也不能做其他事情。

  慢慢地走到梳妆台前,秦霜再一次将那本日记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接着她打开最下方的抽屉,将日记放了进去,上了锁,打开窗户,将钥匙远远地抛向夜空中。

  做完这一切,秦霜将目光转移到梳妆台的镜子前,对着镜子说:魏宇杰,谢谢你,再见。

  3

  时间依旧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秦父秦母都认为,秦霜离痊愈还要很遥远的一段路要走。 其实何止是他们,所有的亲友都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到了某天,秦霜如以前那样吃过早餐,一身正装地准备出门时,秦家二老便知道,自己的推算错了。

  惊讶之余,他们有的只是疑惑不解。

  当秦霜以最正常的状态出现在康德广告公司时,领导和同事们同样惊呆。而令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秦霜似乎脱胎换骨,工作效率不仅比以前高了许多,就连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跟之前相比也大有不同。而这,难免就招来了一些八卦同事的议论。

  今天正好赶上了竞标会议。还没走进办公室,阚德献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咳!”

  随着一声咳嗽,那些对秦霜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准备一下,十分钟后开会。”阚德献看似漫不经心地环顾一周,发现办公室内有一半的人都不在状态,而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女职员。很明显地,她们刚刚才聊天。

  阚德献轻轻摇了摇头,接着回到了办公室。

  虽然只是粗略一瞥,他还是看到了秦霜。她一动不动地在电脑旁,似乎在打着什么东西,接着站起身,去复印了一些材料。阚德献那一声咳嗽,只有她没有诧异地抬起头。

  大家都在聊有关于她的八卦,而她却能置若罔闻。这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刚失去未婚夫的年轻女孩呀?阚德献默默地留了个心眼,决定多观察一下她。

  十分钟过的很快。

  当阚德献走进会议室时,人都已经到齐。冠冕堂皇地说了几句话后,会议正式开始。而他注意到,秦霜已经准备好了笔记本电脑,面无表情的记录着。而到了发言时间,第一个发言的竟然也是她。

  “阚总,我认为消费者的受众群需要更改一下。我们最一开始的立项是中年人。可我认为,现在的主要市场是年轻人在开拓,虽说高消费者均在中年人群体,若改变了受众群,价格也必须降低,但这样一来可以达到薄利多销,我们所推出的毕竟是保健产品,在很多人眼里,年轻时期的预防更加重要,再者我们所推出的这个品牌是头一次面世,之前我们推销的主打都是中老年品牌。如果这次能给人带来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那对我们以后的市场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秦霜话音一落,会议室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阚德献轻轻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没有其他意见的话,可以散会了。”

  对于秦霜提出的意见,他既未支持,也未否决。然而,他原本的计划却是:在会议结束时,提出这个观点。然后将竞标的任务交给他心目中早已定好的两个人选。

  但是,这个情况一出现,阚德献脑海中原先的那两个人选开始动摇了……

  下午五点。

  沉闷了一天的“秋老虎”开始发威。在这本应凉快起来的时间,却因为一整天的阴霾而使空气便得异常闷热。太阳回光返照般地挂回了天空,虽然只是弱到几乎可以让人直视的光,但阴郁的天气没有放过人类的感官。

  极度的闷热。

  秦霜在公司前站了一小会儿,豆大的汗珠就滴了下来。她粗重的喘息声几乎盖过了音量极小的手机铃声。

  “喂?秦霜,你下班了吗?”是陆欣打来的。秦霜听出她的语气带着一丝喜悦。

  “恩下班了。你有事找我?”秦霜拿出车钥匙,只听滴的一声,她钻进了一辆红色甲壳虫。

  接着,她打开了车里所有的窗户。

  暴露在阳光下一整天的车子,滚烫得如同桑拿房。

  “好啊好啊!我这就去找你。”秦霜挂了电话,打开了空调。

  她接下来要去找陆欣。而虽然陆欣不肯在电话里告诉秦霜原因,但秦霜也已大概猜到了她喜悦的原因。

  大概三十分钟后,红色的甲壳虫停在了三零四医院楼前。

  秦霜来到挤满人群的挂号厅,果然见到了恭候多时的陆欣。

  “来,快点跟我上来。”陆欣拉着她坐电梯来到了十楼。

  肿瘤科诊室。

  “秦霜,她就是我男朋友你应该见过的,张文仲。”

  张文仲放下手中的笔,礼貌地冲着秦霜笑了笑。

  秦霜也冲他笑了一下:“恭喜你们。什么时候的事啊?”

  “就这两天。”张文仲有些难为情地回答道。

  “陆欣,张医生不忙吗?现在过来是不是不太合适?”

  “哦,没事他应该快下班了。亲爱的今晚吃什么?”陆欣调皮地拉了拉张文仲的白大褂。

  “秦小姐你想吃什么?”张文仲礼貌地问。

  “我觉得应该把你那些个警察朋友都叫上,让他们知道一下。”陆欣道。

  可是接着,她就感觉到张文仲在掐自己。

  陆欣的心里立刻暗叫不好。对啊,他的好朋友,那一定少不了林蜀康……这样一来……她有些尴尬地看了看秦霜。可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一时之间陆欣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他们应该都没什么时间吧。”张文仲有些尴尬地打着圆场。

  “没关系呀。如果你们想叫的话……也没什么问题的。”秦霜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不……不用啦,就咱们姐妹两个好好聚一下吧,那么多大男人也怪没意思的。”陆欣立即说。

  “那……就吃马兰拉面怎样?还是日式料理?”秦霜似乎有些兴奋起来。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张文仲一边开门,心里一边犯嘀咕:今天的会诊不是结束了吗?会是谁呢?

  门开了,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张医生,你方便吗?”蓝宁刚说完这句话,便看到了房间里另外两个女人的身影。

  “……不好意思……我……我已经下班了……”张文仲有些为难:“你今天是不是没有预约?”

  “对……我忘记预约了……既然你已经下班了……我们改天再说……打扰了……”说完,他没有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一溜烟便离开了。

  “这人好奇怪啊,是你的病人吗?”陆欣接茬道。

  “恩……这小伙子命不太好,手术都做了两次了,还……算了先不说了,我们去吃饭吧。”

  “那……他不要紧吧?”秦霜问道。

  “没事,等我今晚回去就给他打电话安排明天一大早看诊就行了。”张文仲回答道。

  “恩……”不知为何,秦霜总觉得张文仲有些心不在焉。

  是因为那个小伙子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