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探秘
完美灾难2018-08-25 15:294,590

  1。

  日子一天天过去。

  天气愈发炎热,秦霜照旧顶着烈日开车上下班。而从这个礼拜开始,魏宇杰却主动请缨,要求由他开车接送秦霜。

  这天下班,魏宇杰早已驾车在公司楼下等候。

  “为什么忽然要接送我?是因为最近治安不好吗?警察先生。”秦霜心中有些疑惑,却又不禁打趣道。

  “这还能有为什么?最近那么闲,干脆做你的司机,你平时那么累,上下班就在车上好好休息休息,我也能跟你多待会儿。”魏宇杰捋了捋秦霜的披肩长发。

  上车后,秦霜打着瞌睡伸了个懒腰:“其实我不想做广告这

  行了。”

  魏宇杰一边开车一边回道:“哦?为什么?是因为太忙了?还是压力太大?”

  “哪能啊,这点压力跟你做刑警的比,可是小巫见大巫了。我哪敢在你面前说累。”秦霜闭上了双眼,说道:“其实,只是感觉这个行业不适合我,似乎看不到未来能有什么突破性的发展。”

  “拜托,毕业刚三年,你想要什么突破性的发展?一步一步来嘛。很多人光实习就得一年半载的,你这一年不到就步入正轨了,还想怎么样?”

  “得了吧,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清楚?我这个总监也就是让外人听起来好听,况且若不是有我爸爸的后台,我现在恐怕还是普通员工呢,别人在身后嚼舌根也就算了,实权也不肯给我,到了现在连一个让我做决定的项目都没有。你说闹心不闹心!”

  “咱爸什么后台?不就是股东么?你们广告公司有投资背景的人不在少数,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当上总监这个职位吧?况且公司的领导也都不是傻子,你没实力为什么让你去当?比你关系硬的也不在少数吧?不给你实权只是因为你才刚上任,需要多学习一下而已。”魏宇杰安慰道。

  平日里,岳父岳母经常会对他聊一些女儿工作上的事以及秦霜从小的自卑心理对她所造成的影响,因此魏宇杰对于秦霜在康德广告公司的工作状况了如指掌。

  秦霜从小自卑,这已是人尽皆知之事。不了解她的人完全不明白她自卑的原因。其实,魏宇杰何尝不是。他知道秦霜从小不爱学习,样貌又十分普通,再加上性格叛逆,经常被老师批评,家长体罚。

  虽然后来父母意识到了自己的教育出了问题,却为时已晚。

  秦霜在青春期时,自尊心膨胀,以近乎自虐的方式将这些年所落下的功课补了上来,也是在那个时候,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几乎隔三差五就要去接受心理医生的辅导。

  虽然后来考入了名牌大学,顺利毕业并做出了成绩,但由于秦霜年少时的经历,即便最后她女大十八变,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女,并且成为了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还找了个好工作,却依旧无法使她从自卑的阴影中摆脱。

  可以说那种不安的情绪依旧隐藏在心底。

  心理学家说过,一个人在童年时受到的阴影是最难以磨灭的。

  而魏宇杰不同,虽然从小父母离异,家境贫寒让他的成长受到了一些影响,但爷爷奶奶后来的教育以及关爱令他很快走出了阴影,生性乐观阳光的他在学校不仅学习成绩优异,更是同学心目中最平易近人的班长。高中毕业后,魏宇杰得到了保送的机会,以及国家的资助,成功被B市某名牌大学刑侦系录取。之后通过大学的社团活动,接触到了一些其他系的学生,从而认识了性格内向,悲观文静的秦霜,这两个看起来完全毫无联系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也许是因为异类相吸,又或许是因为魏宇杰从歹徒手中亲手将她救出,从此这两个人的生命紧紧交织在了一起。

  虽然魏宇杰曾经试图改变秦霜,但却徒劳无功。他能做的,只是在她悲观以及自我否定时,在一旁不厌其烦地劝慰。

  秦霜没有再回答魏宇杰,因为她睡着了。

  魏宇杰笑着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秦霜的身上。

  看来她太累了。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路面上的车拥堵不堪,魏宇杰掏出一根烟,要下窗户惬意地吸了起来。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划破了车内的宁静,也吵醒了熟睡中的秦霜。

  然而,秦霜的头只是微微动了一下,便再无任何其他反应。

  魏宇杰按掉了手机,在反复确认秦霜仍在熟睡中后,回拨了这个号码。

  “喂?”魏宇杰将头探到车窗外,压低声音道。

  “怎么?还不方便接电话?”一名男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这时,一旁的秦霜眼皮不由自主地颤动着。

  “文仲,帮下忙,所有事情帮我推到周五,我这几天实在走不开,因为她的病情不太稳定。”

  “那阿姨那边我怎么说?她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呢?”

  “我爸情况怎么样?”

  “叔中风了,现在每天去针灸,恢复的倒是都好,就是一天到晚念叨你。”

  “好的,我这周末回去。”

  挂了电话,魏宇杰扭过头看着依旧熟睡的秦霜,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接着,眉头却又不由自主地蹙了起来。

  “咳咳……”秦霜忽然被烟味呛醒了。

  “宝贝儿,对不起啊。你醒了?”魏宇杰赶忙掐掉了手中的烟,这才发现车里早已烟雾弥漫。

  “刚才你跟谁打电话?”秦霜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顺势习惯性地用手驱散着车内的烟雾。

  “哦,一个老同学,这周末要跟他吃饭。”魏宇杰敷衍道。这时,前方的绿灯亮了,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借口转移视线。

  秦霜没有再问下去。而是看了看魏宇杰放在座位旁的烟盒,说道:“诶,这不是我上次买给你的烟啊,那么快就抽完了?你可答应我一天不会多余两支的呀!忘了上次体检,医生说你肺不太好了?”

  “呃……没,当然没抽完。在家里呢。”魏宇杰有些尴尬地回答。此刻,就算他再愚钝,也依稀猜出了秦霜接下来要问的话。

  “我买给你的一直都是你最爱抽的牌子。怎么?”秦霜把手中的中华烟一举:“口味变了?”

  魏宇杰挠了挠头,笑道:“是啊,我最近口味比较重。”

  秦霜没有再搭话,她不想再往深一层说下去。因为她发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细节。

  我的亲爱的,他到底怎么了?一路上,秦霜都在想这个问题。但即便是可疑的情况越来越多,她仍旧不敢怀疑得那么彻底。

  可是,第二天,她的一个探秘举动,却肯定了她最可怕的怀疑,也将自己的情绪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2。

  这天清晨,阴郁的黄梅天,细雨连绵不绝。

  秦霜仓皇地冲出自己的房间,站在镜子前,将双手倚在冰冷的洗手池台上。她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抹了一把脸,宛如即将溺死的人喘回了第一口气。

  看着镜子里眼眶浮肿,因长期睡眠不安稳以及过度焦虑而憔悴到奇形怪状的模样,她忽然意识到,那个原来的自己,早已不复存在。

  秦霜颤抖着手,举起了一个破旧的证件。

  那是一张警员证。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说秦霜之前感觉魏宇杰性情大变只能算怀疑,那么现在手中所握的这个证件,已经唤醒了她绝大部分的记忆。

  数小时前——

  今天是周末,魏宇杰一早便出门去拜见朋友。秦霜趁他在洗手间洗漱之时,悄悄拿起了他的手机,翻看了一下名片夹。却没有想到,名片夹里的人,自己一个也不曾相识。

  他们是大学同学,按理说共同好友应当很多,可是现在,为何在名片夹里没有任何自己认识的人?难道,魏宇杰性情大变,连好友也更换掉了吗?

  “宝贝,我出门了。”魏宇杰亲了一下“熟睡”中的秦霜,接着离开了。

  等到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秦霜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她的头忽然疼了起来。昨晚为了提防魏宇杰,她佯装服下了他递过来的安神药,但随后便偷偷吐了出来。果然今日的精神状况差了许多。

  她忽然想到了法制进行时曾播过的一期节目,丈夫长期在妻子的食物中加入亚硝酸盐,导致妻子慢性中毒身亡。难道……自己对那种来历不明的药物已经产生了依赖?她怀疑自己的安神药早已被魏宇杰掉包了,而这种药就如同海洛因,一点一点地让她上瘾,随后慢慢吞噬她的记忆。

  秦霜不寒而栗。

  她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开始翻箱倒柜,却没有发现任何谋害自己的证物,而是……发现了一样样东西,就是现在她手中所握的警员证。

  当秦霜看到那张旧的警员证上的照片时,她的大脑嗡地一下,对着镜子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她尖叫的回音从洗手间内飘到了窗外,而回答她的只有雨点声和打雷声。

  这张警员证上的照片,正是她记忆中的魏宇杰,是……秦霜梦中的那个男子!

  如果说,他是魏宇杰,那么现在这个枕边人到底是谁?

  秦霜想起了魏宇杰左手臂上,因救自己而留下的那道细长的伤疤,又想起那天“魏宇杰”被烫到之后,右手臂那光滑的皮肤……

  那么长的疤痕,是不可能自动消失的。

  “你到底是谁?!”秦霜尖叫着双手扣在镜子上,像是在询问,又像是不知自己的身份。

  秦霜认为,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某年某月某日,当你醒来,发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枕边人,早已被悄悄掉包,甚至连长相不同自己都毫无察觉。这代表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秦霜自己早已病入膏肓……

  秦霜不想在面对镜中的自己,她回到床上。

  翻来覆去,疑惑也随之而来。如果现在的这个人不是魏宇杰,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各种喜好,爱吃的口味,经常会聊的事,以及……他们大学时发生的事情?

  如果他不是,他不可能知道。

  可是……秦霜看了看被自己紧握在手中的警员证。如果他是魏宇杰,那么……这个人是谁?

  这时,秦霜忽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她心中一紧,慌忙地将警员证塞进了床的缝隙处……

  3。

  这是一个让人分不清傍晚与白昼的日子,可以用浑浑噩噩来形容。然而,工作中的人必须强打精神,尽全力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但维持最佳状态,对于秦霜而言已是可遇不可求。

  从她今天上班迟到了半个小时的那一刻起,她便开始了这状况不断的整个上午。

  先是误将复印件塞入了碎纸机,惹来了上司的一顿痛骂,又一不小心将热腾腾的咖啡洒在了女同事的裙子上。虽然女同事忍住没有发作,但秦霜也免不了要花费一千多元来赔偿那条新的名牌连衣裙。

  于是,在接近中午,天气却愈加闷热,愈加昏暗的情况下,秦霜在瓢泼大雨来临前,告假回家。

  魏宇杰没有在家。

  秦霜用钥匙打开门,一股特有的木质家具味道扑鼻而来。也就在她打着喷嚏冲进厕所寻找纸巾时,电闪雷鸣忽然袭来,紧接着秦霜对着洗手间的镜子,仿佛看到了同那天一样的场景——

  红肿着眼睛,手中颤抖着握住那张警员证……

  而不同的是,此时她的手中没有警员证,天空中的雨也并非细丝般连绵不绝,而是像冰雹一样哗啦啦地打在窗户上,令人心生畏惧。

  秦霜惊讶的原因是——她看镜子时的表情,与那天的竟一模一样。难道——自从开始怀疑他之后,自己一直都是这个以这种疑神疑鬼的表情面对着每一个人?

  她抚摸着镜子,像是在抚摸自己的脸庞。

  镜中的那个年轻女子忧郁,惆怅,警惕,目光涣散……仿佛一根拴在钢丝上的蚂蚱,又像极了几天几夜没睡觉的精神病人。

  秦霜走出厕所,不由自主地掀开自己房间的床垫,赫然发现那张被自己藏匿的旧警员证安然地躺在那里。

  呼~好在他并未发现。

  然而,这警员证仿佛是按钮一般,每次有它的出现总能将秦霜的心提到嗓子眼的边缘——

  没错,门把再次转动了!前几天也是这样!秦霜以同样的姿势拿着手中的警员证查看,门外忽然传来了钥匙的声音!

  秦霜第一反应依旧是将它藏回床垫的缝隙,接着……却并不能像上次一样若无其事地躺下。因为……魏宇杰并不知她下午请假在家,而她听着门外钥匙转动的声音,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就在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秦霜把心一横,闪身钻进了床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