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心理医生
完美灾难2018-08-25 15:313,470

  1。

  她,又做了那个梦。

  平躺在沙发上,眼皮逐渐沉重,呼吸愈发均匀。

  眼前那个熟悉的他,穿着白大褂,亲切地与自己交谈着什么,可是……慢慢地只看到嘴巴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

  梦醒了。

  陆欣惊出了一身冷汗。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白大褂男子拍了拍她的肩,递给她一杯温水。

  喝了一口温水,陆欣忽然清醒过来。她这才发现自己挣死死地抓着医生的手。

  “啊,林医生对不起……”陆欣尴尬地双手捧着杯子将水一饮而尽。

  “咳咳……”

  “你慢点……”林医生赶忙上去拍了拍她后背。

  “谢谢,我没事……”

  “今天进行的不错,照这样下去,以后一周来一次就可以了。”林医生翻开了陆欣的病历本,在上面一笔一划做着记录。

  “那我走了,下周见。”

  林医生抬头微笑了一下,表示送客。

  “林医生……”陆欣欲言又止。

  “怎么了?”

  “啊,没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陆欣的状态忽然与之前判若两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出了诊所,却与一个同样向诊所走来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

  “啊,对不起,我实在赶时间,真的对不起……”陆欣话音还未落便跑开了。

  被撞到的男子正是张文仲,他直接冲进诊所,指着林医生不客气道:“蜀康,她这个状态你怎么不管?就这么让她走了?你的职业道德呢?”

  林蜀康慢慢抬起头:“其实她的病早就好了。”

  张文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早就好了,那你每个星期都让她来,是什么意思?”

  “一开始,我以为她只是单纯的心因性失忆症,但我采用心理剧治疗法为她治疗后,发现她的心失其实极易治好,但她内心深处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才是导致她症状不断的原因。而她心失的病因百分之八十并不是怀念亡夫所致,只是因为那件事与她亡夫有关。”

  “不可告人……难道……”张文仲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

  “在结束对她的心理剧治疗时,我已经通知了韩队。”林蜀康脱下了白大褂。

  “今天你不用出诊了?”林蜀康这才发现张文仲的头发明显用啫喱膏弄过,而穿着也略显时尚:牛仔裤和紧身上衣,恰到好处地将他健硕的身材勾勒得完美无缺。

  “干嘛呀你,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捯饬,让我这个土鳖怎么敢跟你出去?”林蜀康忍不住挥拳过去,轻轻地落在张文仲的肩膀上。

  “我这叫抓住青春的尾巴!走,下馆子去。”张文仲一面躲着他砸来的“飞拳”,一面笑着回答。

  “诶,等等。”林蜀康停了手。

  嗡嗡嗡……

  “是我的。”林蜀康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哪?”手机的另一端,传来的是秦霜冰冷的声音。

  2。

  又是那个梦。

  不知是第几次,秦霜喘着粗气醒来。而这一次,她的额头不再渗着冷汗。

  她的胆子变大了。

  其实这个梦并不可怕,但却十分真实。它的恐惧在于,熟悉的人忽然变得陌生。

  魏宇杰并非医生,却在她的梦中频繁地穿着白大褂出现。

  这是医生的身份,为何他会穿着白大褂?这个梦是想提示自己什么?还是自己潜意识里遗忘了什么?

  秦霜用冷水慢条斯理地洗完脸,发现天已经快黑了。

  “醒啦?过来喝杯牛奶吧。”秦母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身后。

  “妈,现在几点了?”

  “快七点了。”秦母将热气腾腾的牛奶端到了餐桌上。

  夏日的白天是漫长的,而这丝毫未能减轻秦霜对黑夜的恐惧。

  “今晚我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秦霜道。

  “这就要走?再多住两天吧!你头上的伤怎么样了,要不然复查完再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去上班。”

  秦母劝说无果,只得撂下一句“那你小心点。”便叹着气回了房间。

  秦霜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却无人接听。

  奇怪,他去哪里了?

  今早一醒来,秦霜就从父母口中得知“魏宇杰”有任务被召回了警队,抑或勘察现场,难道这次又要像往常一样,一个电话被叫走,之后就是数日不见?

  想到这里,秦霜忽然记起“魏宇杰”最后一次执行任务被叫走,仿佛已经是两三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而想到现在,秦霜那种陌生的恐惧感又回来了。

  她有一种感觉,似乎那次魏宇杰走了之后,就未曾回来过。

  所有的感觉又绕回到了一个问题上:这个人不是魏宇杰,那么他是谁?

  她按捺住自己已经开始狂跳的心脏,拨通了“魏宇杰”的手机号。

  “喂?你在哪?”

  ——

  半个小时后,一辆奥迪车停在了慧园小区楼下。

  秦霜开门走下车,径直朝着单元楼里走去,而一旁的魏宇杰将车停好后也快速跟了上去。

  自从秦霜上车后,两个人就没再说过一句话。魏宇杰几次开口,却又被秦霜冰冷的表情打了回去。

  他不知道现在的秦霜心理状态是怎样的。

  其实同样的问题,秦霜也十分想要了解,那么这样的状况下,也许沉默才是她所认为的最佳应对方式。

  然而,就连这“绝佳”的气氛也被睡前的一段小插曲所打碎了。

  这段插曲的开端源自于魏宇杰的一声哀嚎。上床前,秦霜忽然听到厨房传来一声惨叫,跑过去一看,魏宇杰的脚底不偏不倚地扎了一个玻璃,而那个玻璃碎片恰好是自家杯子的。

  可是,他们并未听到过玻璃杯打碎的声音。

  就在秦霜寻找酒精棉球为其处理伤口时,意外地发现家里许多东西都被移了位置。

  “你确定你放在这里?”秦霜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种新的恐惧呼之欲出。

  “冰箱里也不太对劲。”魏宇杰拿出未封口的面包:“我明明在上面捆了一个橡皮筋。”

  二人互相对视着。

  其实,那个答案早已在他们心底:在他们不在家的这些天,家里有人来过!

  秦霜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无物品遗失。而魏宇杰更是连一张纸都没有丢。

  “要报警吗?”秦霜说完这话立刻后悔了……因为她猛然想起自己遗漏了一个地方!

  未等魏宇杰回答,秦霜快步跑到床边掀起床垫查看……果不其然……那个东西不见了!

  警员证!

  “必须要报!你记得你被袭击的时候丢的是什么东西吗?”

  “手机和钥匙。”秦霜回答。

  “对,你等一下,我给韩队打个电话。”说完魏宇杰立即掏出手机。

  而秦霜盯着那空荡荡的床垫,再看了看眼前这个和自己同样慌张,并且正在报警的男人,心中的疑虑更重了……

  3。

  炎热的夏日,黄昏时分,日头逐渐拉长,让人昏昏欲睡。

  伴随着孜孜不倦的蝉鸣声,街头巷尾的人们慵懒的气息也被衬托得淋漓尽致。

  每当这个时候,老北京的气氛最浓。近年来城市发展规划,绍阳市从贫穷变为了富有,许多农村建筑都已拆迁,取而代之的是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而在北京,许多标志性的胡同以及建筑逐一被拆去,改建成高楼大厦,除了后海遗留的那几个胡同,以及北京城那为数不多却标着天价的四合院,其他的楼房让人再也看不到北京过去的面貌。

  有些人会怀念夏天,几个爷们光着膀子在四合院前打麻将,孩子在胡同中嬉笑着吹跑打闹的场景,捉蛐蛐儿,逗蝈蝈儿,玩老鹰捉小鸡,这些古老的小游戏,以及一幕幕令人怀念的场景,都已经一去不返了。

  唯一留下的,是老年人们乘凉时,口中聊的那些曾经关于这些回忆的家常。

  ——

  “饭桶!全是废物!”

  潮湿阴暗的地下室里,一个年约三十岁,帅气英俊的男青年愤怒地摔碎了手中的杯子。

  他的面色苍白。十分地苍白。不是愤怒所致,而是天生如此。此时的愤怒,让他帅气的脸上爆出了青筋,面色恐怖至极。

  另外两个男青年吓得退后一步,一堆玻璃碎渣溅在他们眼前。

  这两个男人,一个面颊左侧带着长条形的刀疤,另一个其中一只眼睛紧紧的闭着。

  “卧龙,你好歹跟了我那么多年,却一点长进都没有!我问你,那东西找了多久?”白脸男子走上前,一脚踩碎了地上的玻璃渣。

  叫卧龙的男子退后一步,低下头道:“四个月。”

  “老大给了多长时间?惊鸿你说。”白脸男子将目光转向了那个瞎了一只眼的男人。

  “半……半年。”惊鸿战战兢兢道。

  “卧龙,你这种效率怎么给小弟做榜样?”

  这时,惊鸿说话了:“淼哥,恕我直言,老大给的这个任务根本就是大海捞针,让我们这么漫无目的地寻找,即便是卧龙大哥的计划再周全也无济于事,因为咱们连个最起码的线索都没有,再者说,万一他把东西早就交给了上头,那咱们打他家人的主意也没用呀!”

  说完,惊鸿恐惧地低下头,他看到白脸男子的青筋更加明显了。

  “罢了。你说的也对。”思考半晌,白脸男子忽然想明白了:“大哥这样做根本就是把难题丢给了我们,你们暂时罢手吧,我去找大哥谈谈,多少先让他派血滴子找到点可靠的线索再考虑下一步行动。”

  二人松了口气。

继续阅读:第五章: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