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秘密
完美灾难2018-08-25 15:335,343

  1。

  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生命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在我们的周围,花园,动物园,都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生命类型,而那些植物以及动物,甚至昆虫类,看似简单,但他们的生命形态以及成长过程,包括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复杂程度均不亚于人类。

  就仿佛蝌蚪,它的行为比我们简单,但它的内部结构和人类一样复杂,而它的生长方式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相比蝌蚪以及青蛙之间的变化,人类在长大后只不过是成人版的儿童。因此,我们所注意的,大多是同类的成长方式,而那些被我们忽略掉的小生命,看不到的,往往有着更复杂的进化过程。

  然而,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动物进化的只是躯壳和四肢,而人类所进化的是大脑。每个人都有着复杂神秘的脑组织,再结合家庭环境,社会因素,以及自我性格的发展,成长到了今日,形成了社会上各式各样的人。也就是说,当大多数人处心积虑地去做各种力所能及的事,只为维持自己的生命,解决温饱问题的同时,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挖空心思想要赚取不义之财,追名逐利,这便是人的进化。

  幸运的是,陆欣并不属于后者。

  和大多数普通女孩一样,她有着极为普通的家庭,以及与她家庭一样普通的成长经历。不富裕,不贫穷,父母没有过于溺爱,也没有疏于关怀。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她虽不如秦霜那般风光,也没有和她一样白富美的身份,但按照她的成长经历,生活本应顺丰顺水,平庸至极。

  陆欣亦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她并不追求刺激的生活。而说到这里,连她的心理师也会感到奇怪,这样的人,既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性格缺陷,为何每周都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呢?导致她心理疾病的根源是什么?

  关于这一点,她的心理师林医生从最一开始便试图了解。可陆欣只是含糊地讲述了一段失败的感情,便再也不敢多说。就算是催眠状态下,心理师似乎也很难突破她的心防。

  可是,最近陆欣觉得那个姓林的心理医师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她的怀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知从何时起,林医生在做心理咨询时,问的一些问题总让她觉得很奇怪。比如他会问许多关于自己前夫的事,而陆欣才回答了几个问题便觉得自己在一步步掉入他所设置的“心理陷阱”当中。

  好在每次在问到关键问题时,陆欣都能从催眠状态中惊醒。

  而清醒之后,她看到的总是林蜀康那一脸狐疑的神情。

  他似乎在怀疑什么。

  当然,那是林蜀康瞬间的表情,在陆欣全然清醒之后,展现在她眼前的,依旧是林医生那张关怀的脸。

  她很信任林蜀康。可是最近她开始怀疑一切。

  因为她发现,自己忘了一些东西。比如被前夫抛弃之后,他跟哪个女人跑了。这个女人她之前明明是知道的,甚至她还跑到家里来闹,但陆欣却对她的样子一片模糊。就算做梦,那张脸也是模糊的。唯一清晰的,是她口中咒骂自己的污言秽语,以及前夫懦弱的表情。

  陆欣只记得自己离婚了。然后,前夫车祸去世,再然后,这一连串的打击把她折磨得近乎精神失常,再然后,她就来到了林医生的艾德心理诊疗工作室……

  陆欣想着想着,忽然脚下一跛,整个人险些从健身房的跑步机上面摔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一双手及时扶住了她,接着按下了跑步机上的紧急停止按钮。

  “啊,没事……”陆欣睁开眼,一张被汗水浸透的清秀白皙的脸庞映入眼帘。

  “我刚才看你跑步机开的那么快,还闭着眼睛,就开始有些担心了,没想到我刚转身准备去拿哑铃,你就真的差点摔下来,好险啊……”那个女人将陆欣搀扶到旁边坐下来,顺手为她倒了一杯温水。

  “谢谢……”陆欣接过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人。

  忽然,陆欣猛地站了起来:“是你?!”

  那个女人眉头一皱,一脸茫然:“你认识我?”

  陆欣的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情节:上个月的某天,她去诊所赴约,林医生的本子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她帮忙捡了起来,看到的正是这个女人的照片……之所以她会如此记忆犹新,不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外形靓丽的缘故,更因为她长得像一个人……虽然她想不起来是谁,那个人也许是她的亲戚,也许是某个电影明星,但陆欣就是觉得她长得像一个自己认识或者知道的人。

  “你去过艾德诊所吗?”陆欣刻意省去了“心理诊疗”几个字,以免对方觉得尴尬。

  怎料对方一脸茫然:“什么艾德?我没听说过。你认错人了吧……”

  陆欣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对不起……那我可能确实认错人了……”正在她有些尴尬地准备离开时,对方竟主动开口了:“我这两天刚办的卡,工作压力太大来放松一下,你呢,一会儿跳操吗?能不能带我一起?”

  见对方那么热情,陆欣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两个女人便扯上了家常。

  那个女人说,她叫秦霜,是做广告策划的,陆欣也告诉了她自己在超市做职员。两个年龄相仿的女人,除了聊工作,便是兴趣爱好以及穿着打扮,就这样,当她们气喘吁吁地跳完操出来时,天色竟然已经黑透。

  秦霜看了看手机:“我男朋友一会儿来接我,你呢?他来接你吗?”

  陆欣有些不自然地回答:“我没男朋友……”

  “啊……对不起。”秦霜有些狐疑地看了看陆欣右手无名指的戒指。

  “哦,这……是以前的了,戴习惯了就没摘。”说完陆欣尴尬地摘下了戒指。心里却在犯着嘀咕,因为她不记得自己何时又将这枚令人难过的戒指戴在手上的……

  “那我先走了,他的车已经在外面了。你要不要搭个顺风车?”秦霜向窗外望了一眼。

  “不用,我打车回去就行……下次见!”

  秦霜冲她礼貌地笑了笑,便离开了。

  陆欣望着她的背影,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2

  今天是个阴天。城市污染相当严重,高空布满了雾霾,几乎令人窒息。太阳变成了一轮微弱的红日,终日以“夕阳”的形象在天空中现身,发出那点微弱至极的光芒,也被厚厚的云层完全挡住。

  被雾霾包裹的人们,戴着各式各样的口罩或防毒面具行走在这座城市中。他们的防护措施五花八门,有的人戴了很夸张的防毒面具,像极了消防队员走在大街上,让身边的人有一种想笑却又笑不出来的感觉。

  也有那么一些人满不在乎,敢“裸脸”出门。张文仲就是其中一个。他讨厌堵车,于是便早早出门,加入了步行的行列。今天不用出门诊,没有手术安排,他也乐得清闲。

  “喂,阿康?中午吃个饭,然后打保龄球去怎么样?”前方红灯亮起,张文仲停下脚步,掏出了手机。

  “不行,我在局里呢。”林蜀康的周围很安静。

  “听你这语气……是不是又出什么状况了?”

  “前几天,我们这里进了小偷,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丢。”林蜀康压低了声音。

  “你的意思是……”这时前方亮起了绿灯,张文仲走过了斑马线。

  “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秦霜刚被人跟踪袭击,她身上的钥匙也跟着丢了,紧接着家里就被翻了个遍,却什么也没丢,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

  “也是……他们该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张文仲在人群中停下了脚步,担忧道。

  “这目前还不知道。也许是我,也许是魏宇杰。马骕刚才给我来电话说让我去局里一趟,他们找到了那天秦霜活动周围的监控录像,但她被袭击时的那条路太过偏僻,正好没有监控。”

  张文仲后面的人越来越多,他被人群冲撞得被迫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继续往前走。

  “哎呦!~”张文仲忽然感到胸口撞上了什么东西,他本能地一侧身,手机滑落到了地上。

  “又是你?”他一抬头,看到的竟是那天在诊所慌慌张张跑出来,还撞到自己的女子。

  “怎么回事?第二次了……”张文仲莫名其妙地捡起手机:“啊,不好意思,我撞到别人了……那你先忙吧,有情况再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张文仲看到那个女的还没走。

  “先生,对不起……又撞到你了。”

  “算了没事,你下次走路小心点。”说完这句话,张文仲没打算再搭理这个女人,他用手抹了一下手机,装进裤兜,打算继续前行。

  “那个……先生……我……”陆欣忽然开口了。

  “怎么了?”看着她欲言又止的神情,张文仲忽然想起了林蜀康那天对他说的,关于这个女人和他老公的事情……

  “你可以帮我约一下林医生吗?我打诊所的电话没有人接,正打算去诊所,不知他今天做不做咨询。”陆欣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连贯地说完了这句话。

  “这……”对于她这个请求,张文仲犯起了难。方才刚刚和他通了电话,知道他今天不可能再抽得出时间来。

  “真是不巧,林医生今天不在诊所,你原本约的是星期几?”张文仲婉转地回答。

  “我每周都是约周末的……但是今天……我好像想起什么事……”陆欣哭丧着脸,无助得神情像极了一个丢失心爱物品的孩子。

  “那……你就不能等到周末再去找他吗?有什么事情那么着急?”

  “不能等到周末了……我以前每天晚上都做一个梦,这两天开始做另外一个梦,那个梦把我折磨的惶惶不可终日,我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不然……”陆欣没有再说下去。她被张文仲带着问号的表情吓到了。显然,她不愿让除了林医生以外的人知道有关那个神秘梦境的内容。

  而张文仲这才注意到她的憔悴:乌青的眼圈,深陷的双颊,原本靓丽的双眼失焦般地四处游荡着,仿佛精神病人一样警惕着身边每一个人。

  就在张文仲难以决定去留时,陆欣忽然继续往前走去。

  “诶,你去哪啊?”

  “我要去诊所,我要去等林医生。”陆欣头也不回道。

  张文仲愣了一下,望着陆欣摇摇晃晃的背影,立即追了上去:“你等等!”

  一路上,张文仲一边紧跟着她,一边告诉她林蜀康这两天不会回诊所的事实,另一边一遍又一遍地拨打林蜀康的电话,只是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哎,明知道他跟韩队在一起时是不会方便接听手机的,自己怎么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打过去呢。张文仲为自己那么轻易就乱了方寸而感到无语,只得发了一条微信过去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便一路劝陆欣,希望她可以回家休息。

  就这样,张文仲浪费了将近一升的唾沫,最后还是跟着陆欣一路走到了艾德心理诊疗所门前。

  不出所料,诊疗所大门紧锁,连前台的小姐都不在,更别说是林蜀康本人了。

  “你看,我没骗你吧,林医生真的不在。我叫辆车送你回家吧。”张文仲刚掏出手机,陆欣忽然轰地一下倒在了自己面前。

  ……她晕倒了……

  张文仲脑子嗡一下,正打算叫救护车,这时,陆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文仲掏出来一看,上面显示的竟是秦霜的名字……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帮她挂断了手机。

  3.

  你知道失去是什么滋味吗?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尝试过这种滋味,你一直珍爱收藏的芭比娃娃,带给你快乐的小宠物,让你无比期待的机会,经营多年的友情,疼爱你的父母,甚至……

  你最爱的人。

  也许这一生中最爱的人不会只有一个,但在某个阶段,当你正爱着这个人,又与他发生了一些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事情,最后却黯然地失去他时,心中又是什么滋味呢?

  陆欣第一次失去丈夫焦羽甯,是在前年离婚时。原因很俗套,正如很多年轻夫妻所说的那样,性格不合。那次的失去,并没有让陆欣觉得生活有什么过不下去,虽然她很爱焦羽甯,但也已经厌倦了终日意见不合,争执不休的日子。相反地,两个人离婚后一直保持联络,维持着平淡的朋友关系。时间已久,陆欣便产生了复婚的念头。她多次暗示焦羽甯,他虽没有拒绝的意思,但也从未明确回应过她。

  于是乎,一来二去,二人竟然心照不宣地做起了情人。他们两个都是单身,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如此的关系。一开始,陆欣觉得这样代表离复婚不远了,可一年多过去,焦羽甯依旧没有提及复婚一事。而是依旧当她是情人那般对待。

  直到有一天,陆欣发现焦羽甯的衣柜里有其他女人的内衣……

  毫无悬念地,她与焦羽甯大闹了一场。跟所有的女人一样,她指着鼻子骂他狼心狗肺,可焦羽甯却一副委屈的模样,说若不是因为怕陆欣将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他才不会继续与她纠缠……

  陆欣愣住了。

  秘密?

  一个快要被遗忘的场景出现在她的脑海……

  没错,那件事她当然还记得。只怕是这辈子想忘也无法忘记。

  她和他曾经尝试过很久不去想,而当陆欣终于将这件事抛在脑后时,焦羽甯竟然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

  她几乎快要哭死过去。回想起来,即便是在离婚的时候,她也从未想过用这件事情去威胁。

  原来,在自己昔日爱人的眼中,她竟是如此的不堪……

  陆欣既悲又愤,指着焦羽甯的鼻子道:“你会遭报应的,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其实,吵架那天,陆欣身材焦羽甯的住所,要说“滚”的人,也不应该是她。然而,那天焦羽甯就真的毅然决然地“滚”了。并且这一“滚”,就真的再也没能回来。

  事情是这样的……

  数十分钟后,焦羽甯回到家时,陆欣已经不在。焦羽甯发现桌子上有一张字条:我去了我该去的地方。

  短短九个字,却变成了焦羽甯的催命符。他发疯般地开车出来,到处寻找陆欣,可她早已将手机关机。而家里的电话没有人接,焦羽甯的情绪越来越狂躁,直到他混沌的大脑完全失去作用,在迷糊中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因事故停在高速路旁的大卡车上……

  这就是陆欣的心结。她的梦还在继续。却在不知不觉中,睁开了已经布满泪水的双眼。

  “醒了?梦见什么了哭成这样?”一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女生响起。

  “是你………秦……霜?”陆欣刚一说话,眼泪像不间断的大雨般从眼角滑落下来……

继续阅读:第六章:谜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