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狐文奚2021-06-22 22:002,666

  再次醒来,所有人都好像被抹去了记忆一般,没有人记得欣妃扑向皇上时那肉眼可见的杀意,也没有任何人受到惩罚。梦晴的生活一如从前,除了司暮来沐夕宫的频率越来越高之外。

  “小姐,皇上刚差人来通报,今夜又要……”

  “竹月,你说他就没有其他事情做吗,成天往我这里跑成何体统,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天天围着个女人转,再说了,他就不怕我哪天再扑……”梦晴话还没说完,竹月突然扑向梦晴。捂着她的嘴紧张的四处张望,生怕这话被有心之人听去。

  “小姐!出口之言需谨慎啊!”竹月已经急得跳脚了。

  “唔唔唔,你再不把手松开,我没被别人害死先被你憋死了。”

  “竹月该死,竹月该死,小姐你没事吧。”竹月吓得倒吸了一口气,连忙跪在了地上。看着竹月害怕的模样梦晴总感觉自己这是在校园霸凌。

  “哎呀,快起来,起来,别动不动就跪着个跪那个的,谁不是家里的宝,膝盖就那么不值钱的,以后你要是再动不动就下跪,小心我扣你月钱。”

  竹月跪在地上似起非起的看着梦晴,面前的这个小姐,是慕容小姐,可是又好像不是自己伺候了多年的那个慕容小姐。这结了婚,怎么还让人性情大变了。

  “行了,去铺床吧。”

  “小姐,你总这么装睡躲着也不是办法呀,你还不如就从了皇上,以后咱们也跟着过过好日子。”

  “竹月,你这么说你家小姐会恨你的!”这话说完,梦晴把发髻一拆随即钻进了被窝,用被蒙着头给自己催眠。

  “我家小姐不就是你,睡吧睡吧,奴婢给你把门去。”竹月嘟嘟囔囔的端着盆走出门去。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梦晴觉得总有光在自己眼前忽闪忽闪着,她这一觉睡的有点久,这么快就天明了。

  “竹月,你可把皇上打发了回去,这天都亮了,我昨夜怎么睡得这么熟?”梦晴闭着眼睛嘴角上扬得意着自己的小聪明。

  “打发?”这熟悉的声音,这低低的气压,有种被人擒住后勃颈的恐惧感如电流般迅速流过全身。

  “啊~~要不您全当我死了吧。”梦晴翻身把被子蒙在头上。心里一顿咒骂自己:我刚才说了什么,完了,这下玩大了,会不会他一怒之下下令就真的把我咔嚓了?自古君王多薄情,虽然这司暮是梦晴创造出来的,可他现在完全就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司暮,君心难测,我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你这是在跟朕撒娇吗?”

  司暮轻轻往下扯了一下梦晴的被子,刚刚好露出两只充满恐惧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面前这个俯身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你,你什么时候……你怎么可以跑到我……”万万没想到,在现实世界一直把司暮当作哥们的人此刻竟会害羞到言语含糊,要知道,他们可是住在酒店同一个房间都没发生任何事情的铁哥们。

  司暮笑着看梦晴的张皇无措,看她因害羞而绯红的脸颊,突然他伸手捏着梦晴的脸宠溺得嘲笑她演技太拙劣,永远都只会用装睡这一招来逃避。

  “我才没有!”扒拉下司暮的手她反手揪住司暮的耳朵“不要没事就欺负你老大我!”等等,这个画面,刚才的对话,好熟悉好熟悉……

  “司暮,是你吗?”梦晴伸出左手轻轻附在司暮的脸上。她嘴唇嗡动,眼睛发酸一下子有了想哭的冲动。她想家了。

  “是朕,好好地这怎么就落泪了?”他一回应,梦晴的眼泪像打翻了装琉璃珠的盒子一般劈劈啪啪掉个不停,他是皇上,不是那个让她有些想念的司暮,不是那个在现实世界里总带给她温暖的司暮。司暮才不会自称为朕,这个男人只是一个篡夺帝位的无情帝王而已。

  梦晴收回手起身跪在地上,“臣妾莽撞,不该直呼皇上名讳,请皇上责罚。”

  司暮起身弯腰想要将梦晴扶起,却又在片刻犹豫之后直起了身子。

  “来人,扶你家主子起身休息。”进门的不是贴身丫鬟竹月,而是沐夕宫的姑姑映萱。

  “来人,给朕撤了欣妃侍寝的牌子,朕今夜便宿在栾妃那里了!”这句话,在一般妃子那里就无异于是被打入了冷宫,可在梦晴这里,反而让她松了口气,以后,再也不用想借口推脱侍寝了。

  那日之后,欣妃失宠的消息传遍了皇宫的每个角落。

  “竹月,我听宫人说湖上的荷花开了,我们也去湖边逛逛散散步。”

  “小姐!你心怎么这么大啊!你现在失宠,之前又得罪了皇后娘娘,去湖边,一旦有个好歹都没人救你!”

  “丫头,你是不是画本看多了。光天化日之下还真有人敢拿我怎样吗,放心大胆跟姐走,姐可是主角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挂了。”

  “小姐,你又在说竹月听不懂的话了。”梦晴笑着拉起竹月的手带她往湖边跑,两个人笑着闹着,梦晴着着淡粉色裙衫,头上、腕上的饰品随着她的跑跳叮叮当当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好似风铃在微风中摇曳碰撞一般,远处看起来,真是一幅惹眼的美人图景,美到让人嫉妒。

  “让本宫没了颜面她居然还能笑的这么开心,必须要让她吃点苦头让本宫顺顺气!”远处亭子下的栾妃看见梦晴便气不打一处来。“真是可恶!”她将手中的帕子随着手里刚折的娇花一并仍在地上用脚踩了又踩。

  “要是司暮在就好了。”提到司暮,梦晴突然陷入了悲伤之中。近来她总会响起他,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很担心自己。

  “嘘,小姐!你怎么又叫皇上名讳了!”

  “我说的又不是他。”梦晴低着头沿着湖堤悻悻踱着步,没有一个人理解她懂她现在的心情。会不会在现实世界里他们也都忘了有她这么一个人,她的存在会不会就如那吹过头顶的风一般无足轻重,无人在意。

  人一旦陷入负面情绪的死循环当中便只会越想越糟糕。

  “欣妃!”应着声音抬头,一人影冲自己飞奔而来,梦晴下意识的蹲了下去,还没待她看清那人模样,只听扑通一声那人已落入湖中。梦晴显然背这波神操作搞蒙了,刚才那人,到底是把她推进湖里,还是想嫁祸给她她蓄意谋杀?

  “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竹月冲向梦晴紧紧抱住梦晴,生怕梦晴也跟着跳进湖里。

  一众宫人打捞了半天也未见那落水之人的影子,于是便收了网准备上岸。

  “等等,有发现。”一个侍卫将一个包着银子的绢帕递给司暮的贴身侍卫长余。

  “长余,可以给我瞧瞧吗?”梦晴坐在不远处的亭子里看着侍卫们在湖边上上下下忙活着。皇上忙于政事无法走开,便将自己的贴身侍卫派了过来,命他彻查此事并要求他寸步不离的守着梦晴。

  长余将那湿湿的绢帕递给了竹月,梦晴让竹月将手帕在石桌上展开,是一条粉丝的绢帕,帕子的右下角绣着一朵凤仙花。这看起来是在买凶杀人,而最有可疑的便是这个帕子的主人。

  “此事先不要禀告皇上,只说一无所获便好。”梦晴收起帕子藏在袖间,长余话虽不多,但是面前的这个欣妃却跟他曾经见过的有点不一样。按理说,欣妃可不是个息事宁人的主,梦晴今日的举动属实动摇了慕容花落原本在长余心中的既定形象。

  说罢,梦晴又附在长余耳边嘱咐了他几句,说罢梦晴还伸手拍了拍长余的肩膀,这一拍彻底让长余浑身僵硬了,刚才这样被皇上看到怕是要掉脑袋了。

  皇上并没有去栾妃那里,而是回了自己的宫里,而且从那日起皇上日日忙于政事,夜夜宿于自己的寝殿,没有去过任何人的宫里。可怜的便是那栾妃,遭到了众人的嘲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如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如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