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破译专家
末喜2018-08-27 12:073,269

  有些人甚至,倒在地上,被直接割了脖子,脑袋歪在一边,有的人就这么被突然的杀了,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场面说不出的残忍,相比于今天,她昨天见到的那些死人,根本就是小儿科。

  那台无线电传真机前,有名通讯员直接倒在机器前。

  厉行看着沈若初有些寡白的脸,舔了舔干涸的唇:“初儿,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部署这间通讯室,十点左右,会有一份重要的密报过来,我们的谍者在来的路上被暗杀了,我知道你是破译专家,又懂摩斯密码,能不能帮帮我?”

  沈若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厉行,她明明是要躲开他的,明明是要离他这种生活远远的,他却不经过她的同意,就这么把她给带来了这间通讯室,拉入了万丈深渊。

  沈若初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离十点,只有五分钟了。

  “这份儿情报,事关云城三十万人的性命。”厉行对着沈若初说道,他知道她不喜欢这些,否则,她学了破译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

  沈若初收回看着厉行的目光,朝着无线电机走了过去,几名穿着军装的士兵立刻将机器前的死人挪开。

  桌子上还全都是鲜红的血,沈若初握了握手里的拳头,坐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的人屏住呼吸,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走着,忽的那边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当指针指到十点的时候。

  沈若初立刻拿起耳机子带上,厉行站在沈若初身后,只见沈若初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

  那边便传来一些消息,来来回回就这么几次,旁人只能傻看着,厉行不是没见过人发无线电,他们大都拿着厚厚的本子翻阅着。

  只有沈若初,静静的坐在那里,从头至尾轻车熟路,根本不需要翻阅什么资料本,显然她是很精通这些的。

  许是在这种环境下呆的时间长了,也或者厉行带着她一次一次的刷新她的世界观,也或者是这些密码报的缘故,沈若初镇定自如。

  当机器的声音不再响了,沈若初取下耳机子,拿出一张密报,递到厉行面前,对着厉行道:“对方用的是子母频率编码,意思是,四月二十三日,14时,突袭!”

  厉行接过接过沈若初递来的纸,整个人惊的不行,上面一堆的字符和子母,说的什么,写的什么,他根本看不懂。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子母频率密码,今日看了才知道这样的复杂,若不是破译专家,是根本不会懂得的。

  厉行看着沈若初,脸上忽然漾开大大的笑容,一把将沈若初捞进怀里,就这么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儿,对着沈若初的脸吧唧就是一口:“谢谢你初儿!”

  这是他的若初,他看重的女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救了三十万人,多厉害啊!

  沈若初张口结舌,厉行拿她当什么了?

  不等沈若初说什么,厉行便松开沈若初,领着林瑞去了一旁交代了什么,林瑞不停的点着头。

  许是交代完了,林瑞带着人从通讯室撤退,厉行也拉着沈若初离开,重新回到车上,厉行拉了隔断的帘子,宠溺的看着沈若初:“初儿,你今天做的很好,你知不知道,你救了云城三十万的人,我替他们谢谢你。”

  为了盯住这个通讯室,他废了不少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足足盯了大半个月,眼看着就要收网的时候,他叫来的破译谍者,突然被暗杀了。

  如果不是沈若初,一切就全都完了,而且,云城也会失陷。

  沈若初点了点头,她没问厉行,是军阀之争,还是内乱,她知道厉行不是坏人,如果不是厉行那句,这份儿情报事关云城三十万人的命,她兴许根本么没有办法在死人堆里头,镇定自如的将那份儿情报给拿下。

  说到情报,沈若初忽然想到初次见厉行的时候,厉行正在追一份儿情报,那个侏儒人的特务,被她当成孩子,她撞了厉行,让厉行丢了情报。

  厉行和她说,那份儿情报关乎着很多人的性命,她一直耿耿于怀。

  “提到情报,那份儿情报追回来了吗?我第一次见你时,弄丢的那份儿?”沈若初对着厉行问道,“你那日同我说那份儿情报很重要的。”

  所以厉行才会那样的生气,那样气急败坏的占了她的便宜。

  厉行蹙了蹙眉,转而,眉舒展开,露出大大的笑容:“那份儿情报啊?那份儿情报根本没必要追,那是个假的情报。”

  想到那日的事情,厉行觉得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也谢谢上天让他遇上了沈若初。

  沈若初脸不由一白:“假的情报?既然是假情报,你当时那么拼命的去追?”

  厉行是少帅,厉行亲自去追的东西,自然是很重要的,怎么会是假情报?

  “那是我给敌人设的障眼法!傻丫头。”厉行宠溺的揉了揉沈若初的头发,“那是我布的局,对方利用侏儒人截走了我的情报,我自然得还对方一点儿眼色了,那个情报是我故意让他截走的,我亲自去追,只会让他们坚信情报是真的,他们中了计,我才能一举剿灭他们不是?”

  厉行说的云淡风轻,好似不过是说今日的天气一样。

  沈若初气的不轻,恨不得将厉行从车上踹下去:“既然是这样,你那天还那样对我,简直是太可恶了!”

  占尽了她的便宜,这会子跟她说,那些情报是假的,这世界上最不要脸的,只有厉行了,堂堂督军府的大少帅,一点儿底线都没有。

  “我错了,初儿。”厉行摸了摸鼻子,瞬间闭了嘴,本想着让沈若初不用再介怀弄丢情报的事儿,没想到这丫头记仇着呢。

  车子开了许久,重新回到城里,完全陌生的一处洋楼,沈若初看着窗外,有些不解的对着厉行问道:“这是哪?”

  “我的新住址,上次那个被人发现了,不能再住了。”厉行对着沈若初回道,说话的时候,厉行已经下了车,给沈若初开了车门,一把打横抱着沈若初下了车。

  沈若初看着面前的厉行,蹙了蹙眉:“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已经这么晚了,我要回家,送我回去。”

  被厉行这么一闹,她回沈家,肯定要被那些人给扒层皮掉了,只顾着帮厉行,显然忘了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

  “你确定要回去?”厉行半眯着眼,“你这会儿回去,就不怕被你阿爸阿妈给打死了?”

  不管怎么样,一个女孩子,凌晨回去,总归是要被家里人给教训的。

  “你还知道我会被打死?都是你害的,现在该怎么办?”沈若初气急,抬手打着厉行,还算厉行不傻,知道她会被打死,旁人她不敢说。

  沈家那一家子人,方菁母女个个巴不得她死,沈为又是个自私自利的,真会打死她,也不是不可能的。

  厉行脸上起了笑意:“你放心吧,你能想到的,我都能想到,我让子舒给你家里打过电话了,说徐家有宴会,你就歇在徐家了。”

  起码跟女同事在一起,又是徐家,沈家不会太怪罪沈若初的。

  “你想的还挺周到的。”沈若初冷笑,原来厉行这是早就打算好了的,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拉着她去帮忙破译情报。

  厉行点了点头,没脸没皮的回道:“是呀,我这不是舍不得你受委屈,当然得帮你打算好了。”

  沈若初冷哼一声,懒得理会厉行。

  说话的功夫,厉行已经抱着沈若初进了洋楼,和之前那幢洋楼的布局差不多,上了楼,进了房间,厉行放下沈若初的那一刻,沈若初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把抓住厉行的衬衣,急急的喊道:“你说让谁给我家里打电话了?”

  “我的表妹,你的同事,徐子舒啊!”厉行认认真真的回着,“怎么了?有什么不合适的吗?他是我表妹,又是你同事,说起来也方便。”

  说旁个的人,沈家也不知道的,而且还很麻烦,还不如让子舒打电话。

  “你怎么跟徐子舒说的?你把咱两的关系都跟她说了?”沈若初觉得自己疯了,应该说厉行才是疯子。

  他居然什么都跟徐子舒说了,不然徐子舒怎么会同意给沈家打电话?

  厉行蹙了蹙眉,忽然明白什么似的,暧昧的对着沈若初问道:“咱两什么关系啊?情人?爱人?还是…”

  厉行故意和沈若初贴的很近,沈若初抬手就打在厉行的身上,她已经气成这样了,厉行还想着占她便宜。

  她根本不想让徐子舒知道她和厉行这样暧昧不明的关系,因为那是她的同事,她在迷城的第二个最好的朋友。

  厉行也不恼,顺手拿走沈若初身后挂在衣柜里的衣服:“现在凌晨三点,去洗个澡,睡一会儿,明天还得上班呢。”

  沈若初瞪了厉行一眼,拿着厉行的衣服去了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再出来的时候,厉行已经从别的房间洗了澡回来,只穿了件军服裤子,大大咧咧的坐在床上抽烟。

  那模样倒是说不出的帅气,让沈若初不由红了脸,自己穿着厉行宽大的衬衣,只能遮到大腿根儿。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少帅的温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