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没碰她们
末喜2018-08-27 12:073,222

  说实话,抛开厉行那些种种的不好,厉行生的好看,长得很像督军夫人,眉眼如刀刻的一般,即使现在这样大口吃包子喝牛奶的形象,也丝毫没有损坏他一丝一毫的帅气。

  人靠衣装马靠鞍,那都是骗人的,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好看。

  “傻看着我干嘛呢?”厉行把剩下的包子和牛奶都解决了,对着沈若初问道。

  沈若初僵直了后背:“没什么,就是觉得堂堂少帅,也吃牛奶包子,不掉身价么?”

  她怎么着都不能承认,她拼了命的想要逃开厉行,却忽然发现,厉行长得好看。

  “不吃牛奶包子,我不能凭着一口仙气儿吊着吧?”厉行觉得沈若初真是可爱,一把将沈若初捞进怀里,“我们上战场的时候,老子树皮草根啃过,生肉也吃过。”

  那些都是常态,只是离沈若初太遥远了而已。

  沈若初这才知道当兵的有多么不容易,这些人,为了一方百姓的安危,才会置身枪林弹雨之中,这北方十六省,才会比其他的地方免于战乱之苦。

  所以韩家才愿意无条件的给这些人捐钱捐物。

  没有多余的话,车子很快到了中心医院,厉行带着沈若初下了车,身后跟着副官林瑞,这回来迎接他们的是副院长。

  他们看见沈若初的时候,一个吓的不轻,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没想到一个烫伤,不是祁董事长陪着,就是少帅陪着,这身份应该是很不一般的。

  仍旧是去了贵宾室,仍旧是那个本事很高的医生,看了沈若初身边的厉行一眼,这可是督军府的大少帅,额前就冒了冷汗。

  医生强扯了一抹笑:“沈小姐,把胳膊伸出来吧,我给您换药。”

  “好。”沈若初把手臂伸了出去,医生小心翼翼的拆着绷带,将伤口重新清理好,消毒水碰过的地方,一股子钻心的疼,比昨日上药时还要疼。

  沈若初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厉行沉了脸:“怎么回事儿?使那么大劲儿干嘛?”

  吓得医生连忙从对着沈若初道:“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少帅,不清理干净的话,会越来越严重的。”

  你说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上刀山火海的事儿人,医院全都推给他来做了。

  “那是你的事儿,给老子轻着点儿,她要是再喊疼,老子拆你们医院!”厉行对着医生骂道。

  “没关系的,别理他!”沈若初对着医生说道,瞪了厉行一眼,厉行摸了摸鼻子,退到了一边。

  这些男人,没事儿就知道吓唬医生玩儿,真是无聊!

  林瑞觉得自家的少帅真是没用,在军营里头那么厉害,若初小姐一个眼神,少帅就不敢横了,典型的妻管严。

  医生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比方才更加的小心,重新换好药,两人离开医院。

  到了医院,上了厉行的车,沈若初对着厉行道:“早上你请我吃了包子,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得了根大黄鱼心情大好,以前在韩家不愁不愁穿的,根本不知道钱的概念,如今想到这一根大黄鱼可以让沈为一家子鸡飞狗跳才知道,原来对有的人来说,钱可以出卖他们的灵魂。

  “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厉行朝着沈若初凑了过去,昨个儿还拼死拼活的闹,今儿换个人,他都不习惯了,女人心海底针。

  沈若初推开厉行,从包里摸出一根大黄鱼,晃了晃:“因为这个。”

  “偷的?!”厉行蹙眉。

  沈若初抬手打在厉行的身上:“会偷东西的只有你才是!”偷了她的链子。

  厉行笑了起来:“不是偷的,那是哪来的?”沈若初虽然工作了,可也只有十八岁,家里不会给这么大一笔钱她的。

  “祁容给的。”沈若初说道,这钱是因为祁容的缘故,才得到的,当然算作祁容给的了。

  沈若初说话的时候,将大黄鱼塞进包里,手腕便被厉行抓了起来,握的生紧,厉行脸黑如锅底一般,“你说什么?!谁给的?”

  沈若初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昨儿厉行看到她从祁容的车上下来的时候,生了那样的气,恨不得杀了祁容。

  自己虽然半开玩笑的话,厉行却会当真。

  “没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沈若初连忙对着厉行解释着,她怕厉行又开始发疯。

  厉行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沈若初,等着沈若初接下来的解释,沈若初不知道如何跟厉行解释家里的一大摊子烂事儿。

  深吸了一口气,沈若初这才对厉行道:“我说祁容给的,是骗你的,这是我的钱。”

  沈为花的钱,大部分都是她外祖的,也就算是她的钱。

  厉行半眯着烟,试图从沈若初目光里读出什么,良久,厉行才一把将沈若初抱进怀里,对着沈若初道:“这钱,我不管你从哪来的,你救了祁容的侄儿,别说给一根大黄鱼,一百根,那也是祁容应该的,可是祁容真不是什么好人,他明着是做生意的,暗地里是倒卖军火的。”

  这样的人,比他们军政府的人,不能差什么,有时候,他们要弄一批军火,还得通过祁容。

  沈若初不由一惊,那样一张冷冰冰的斯文脸,没想到会是做军火生意的,怪不得沈为那么怕他。

  沈若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反正她救了萌宝,祁容送了东西,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

  沈若初听话,厉行的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两人一起去西餐厅吃了西餐,要的是雅间,自从回国,为了不让沈家发现什么。

  她倒是没有好好的吃一顿西餐,厉行在这些方面倒是轻车熟路,玫瑰红酒,音乐,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让沈若初忍不住撇了撇嘴:“少帅看来没少和女孩子一起来这儿。”

  “都是逢场作戏。”厉行很是认真的看着沈若初,“我没碰她们。”

  以后有了沈若初,他连逢场作戏都不会再有了。

  “和我没有关系。”沈若初晃着手里的酒杯,刚才的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好似她吃了醋一样,还好厉行没有反应过来,不然才是真的尴尬至极。

  厉行帮着沈若初切着牛排,忽的,一名穿着军装的副官跑了进来,对着厉行压低声音,小声说了什么。

  厉行的脸色沉了很多,眼底闪出嗜血。

  没有多余的话,厉行站起身,对着沈若初道:“跟我走!”

  “去哪儿?我饭还没吃,点了这么些东西,不吃太浪费了。”沈若初看着一桌子的东西,对着厉行道。

  更多的是,她不想跟着厉行一起离开,厉行的目光告诉她,准又是出了什么事儿,厉行才这么匆忙的想要离开。

  那些死人,那么多血,到现在还对她的冲击力很大。

  厉行顾不得那么多,顺手拉着沈若初起来:“没办法,今儿,你必须跟我走了,改天我再请你吃法料,比这个还好的。”

  说着,厉行拉着沈若初快步离开,出了餐厅,直接上了车,林瑞已经买了一些吃的递给厉行和沈若初。

  厉行对着沈若初道:“先垫一垫,咱们有个硬仗要打。”

  说话的时候,厉行握着沈若初的手,,目光里多了许多的宠溺,他厉行看上的女人,合该是不同的。

  沈若初接过厉行递过来的东西,胡乱吃了几口,总觉得有些忐忑不安,说不上为什么。

  车子一路往郊区开着,漆黑的挡风玻璃,看着外面,是一片片的山林,车子走在土路上,不停的颠簸着。

  晃得人觉得胃里一阵儿的翻搅般的难受,从中午到天黑,车子就这么快速的开着,未曾停过,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

  车子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厉行和沈若初,还有林瑞下了车,沈若初才发现,他们的车子后面跟了几辆车子,一行穿着军装的人,火速的从车子上下来。

  朝着不远处一幢房子冲了过去,厉行拉着沈若初,跟着冲了进去,隐藏在暗处,沈若初蹲在厉行身边,厉行示意若初不要出声。

  隔着一段距离,沈若初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房子,大气都不敢出,她不知道厉行要带她做什么,但知道,一定很危险。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沈若初,才发现,这是一个办公室,周围围了不少带着步枪巡逻的人,屋里摆了不少的机器,更确切的说,这是一间通讯室,用来接受讯息的。

  看着这些人拿的枪,沈若初屏住呼吸,半点儿也不敢动,厉行对着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几个人便抽了短刀,一个个跃身冲了上去。

  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将那些人给解决了,让那些巡逻的人,连惊呼的机会都没有。

  沈若初还在吃惊中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厉行已经拉着沈若初进去,整个通讯室静的连根针都能听的到。

  那些通讯员,一个个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有一个甚至直接倒在机器前,比她昨天在厉行家里见到的死人还要多,还要可怖。

  有些人甚至,倒在地上…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破译专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