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心肝儿发颤
末喜2018-08-27 12:073,222

  方菁听了,气的胸口一起一伏,指着沈若初大骂:“沈若初,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巴不得你大姐丢了工作?她不过是为了你好,怕你误入歧途,你就怀恨在心,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毒?”

  沈若初就是故意的,刚才沈若初若不是在祁容面前多说话,祁容又怎么会生气?更不会连累了沈菲把工作也给搭上了。

  都说不要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特别不要脸,一种是非常不要脸,方菁属于两种都是,沈菲和沈怡明明是巴不得她回来被沈为给打死的,方菁在这儿,睁着眼睛说瞎话。

  打算在沈为面前反咬一口,真是厉害。

  沈若初点了点头,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太太,您觉得方才祁董事长在气头上,我若说了,他会听么?他做惯了上位者,我说了,到时候适得其反怎么办?他今日来府上,也不过是因为我救了他侄子而已!”

  一旁的沈为觉得沈若初说的话在理儿,沈若初刚才去说,只会让祁容更生气。

  “那你说怎么办?你大姐大学毕业,好不容易才找了这么个体面的工作,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工作没了。”沈为柔声对着沈若初说道。

  一旁的方菁气的要死,也只能认了,谁让认识祁容的是沈若初呢?

  沈若初看着沈为,抿了抿唇:“自然是不能的,明日祁董事长的气消了,我买些东西去祁董事长的办公室,好好同祁董事长说说,毕竟我救了他的侄子,我又亲自登门去求他,他不能不给面子的。”

  “这样好,这样好,你明天买些东西,亲自去找祁董事长,显得咱们道歉有诚意一些,最好把你大姐也一起带上,好好的给祁董事长赔礼道歉。”沈为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仍旧是不悦的瞪了沈菲一眼。

  沈菲也不敢说话,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骂着沈若初,发誓这事儿之后,一定要给沈若初好看。

  沈若初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怕祁董事长会不高兴,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只是…”

  “只是什么?你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吗?在这儿吊着我们胃口玩儿呢。”方菁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若是沈若初不能帮沈菲保住工作,她就死定了,这个家,她一定让沈若初待不下去。

  三姨太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对着方菁道:“太太,四小姐都答应了,若不是为难,也不会支支吾吾的。”

  这母女一家子永远都觉得旁人欠了她们的,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方菁气急,没想到连三姨太也跟她顶嘴了,当着沈为的面,方菁又不敢发作,只得在心里生闷气,一个个贱蹄子,看她以后怎么收拾她们。

  沈若初仍旧是低眉顺眼的样子:“只是买东西要花钱的,今日祁董事长送来的这些东西,父亲也看到了,都是价值不菲的,我买东西去祁家,也自然不能差太远,不然只会丢了父亲的面子。”

  沈为一辈子最怕的就是被人瞧不上,尤其是比他强的人瞧不起,她说了这话,沈为一定会下血本的。

  祁容送来的这些补品什么的,方菁和沈为是不会给她的,花了这么多钱,她总得捞一些回来才是。

  沈为看着沈若初,半响,沈为上了楼,就在众人不解,沈为要做什么的时候,沈为从楼上下来,递给沈若初一根大黄鱼,对着沈若初道:“这个给你,明天买些好烟好酒,不要显得咱们寒酸了。”

  沈为只觉得心在滴血,可是没办法,沈若初说的对,祁容那么有钱,若是寻常的东西,祁容怕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直接给扔垃圾桶了。

  他花那么多钱投资了沈菲,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工作丢了,尤其是许太太很喜欢沈菲这个工作。

  大家都没想到沈为会这么舍得,一根大黄鱼,足足六千块呢,老爷可是真是下了血本了。

  “老爷,老爷,你可别被沈若初这丫头给骗了,再说了,这送礼也用不着一根大黄鱼啊,太多了!”方菁着急的对着沈为喊道。

  沈若初去求了,就是跪,就是对着祁容磕头,总之什么样的办法都行,只要沈为让沈若初必须把这事儿办成就行。

  根本犯不着给这么多钱,尤其是,这些钱沈为一定会从她们的衣食住行上给扣下来,以后家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啪沈为抬手一巴掌打在方菁的脸上,咬牙切齿的骂道:“多?你也知道这些钱太多了,若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我能花这么多钱出去吗?”

  沈为恨急,一想到这一根大黄鱼就这么没了,巴不得把方菁和沈菲,沈怡给打死,方菁捂着脸躲开了。

  “都是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东西!”沈为又抬手朝着沈菲打了过去,今日本来是高高兴兴的事情,沈若初救了祁容的侄儿。

  以后沈家能攀上祁氏集团,却被沈菲和沈怡搅成这么个结果,实在时候太可恶了。

  “阿爸!”沈菲捂着脸,红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为,他从来没打过她,今日居然动手打了她。

  沈为好似看不到沈菲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着方菁吼道:“把祁董事长送来的那些东西,都给我卖到商行去,谁要是敢偷吃一样,我打死谁!”

  虽然转卖会折价很多,但起码卖了的钱,能弥补一些他的损失,想到那一根大黄鱼,就觉得心疼的不行。

  沈若初心中冷笑,她果然是了解沈为,这些东西,沈为只会当成是自己的,还好她弄了一根大黄鱼过来,也不算太亏。

  沈家这些人,这会子,在这儿草木皆兵,根本是市侩惯了的,祁容那么忙,哪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去沈菲的日报社,和一个小职员过不去这种掉身份,掉面子的事情?

  沈为气急败坏的走了,众人也散了,沈若初回了自己的房间,忽然觉得心情大好。

  沈菲在自己房间里,气的发抖,对着方菁道:“阿妈,我不要日报社的工作了,我也不要沈若初那个贱人得逞!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别的工作!”

  她今日算是在沈若初手上栽了个大跟头,这笔账,她怎么都咽不下去。

  “说的是什么混账话?让你阿爸知道了,又得打你一顿,傻丫头,你得了这个工作多不容易,好好的,把许公子抓到手了,就什么都好了。”方菁对着沈菲劝道,生怕沈菲真的放弃这个工作,那她们的努力都白费了。

  沈菲冷笑:“可是我不甘心啊,让沈若初闹腾的阿爸这么打我们!”

  方菁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阿妈一定会找机会好好收拾沈若初这个小贱蹄子的,你等着瞧吧,你也别太丧气了,你阿爸为了你的工作,拿了一根大黄鱼出来,你阿爸是疼你的,换做旁人,根本不可能的。”

  方菁只能这么安慰沈菲,毕竟,这根大黄鱼是为了沈菲才拿出来的,一旁的沈怡和沈媛对看一眼,心里盘算着什么。

  沈若初回到房间,一夜好眠到天亮,早饭都没吃,沈若初和沈为说了一声,便离开了,沈为嘱咐沈若初一定要把事情办成了。

  出了沈家,远远的,沈若初便见一辆黑色的福特停在那里,是厉行的车子,沈若初一路小跑着过去,打开车门,上了车。

  这是她连早饭都没吃的缘故,她怕沈家人看到她和督军府的少帅在一起,不知道又要生出怎么样的一副嘴脸。

  “还挺听话的。”厉行露出满意的笑容,半眯着眼,净是邪气。

  沈若初别了厉行一眼,她不听能行吗?厉行一定会找到家里去的。

  厉行抬手捏了捏沈若初有些婴儿肥的脸,便让林瑞开车。

  “没吃早饭吧?”厉行变魔术似的从身边变出牛奶和包子,这么早出来,应该是没吃早饭的。

  因着昨晚上那根大黄鱼的事儿,沈若初心情大好,看着牛奶包子,也很有食欲,毫不客气的接过,吃了起来。

  厉行就这么看着沈若初吃着,忽然觉得原来生活可以这样美好,他打打杀杀的惯了,没想到平静的生活,也是幸福的。

  沈若初毫不在意厉行的目光,反正她在厉行面前是破罐破摔了,吃饱喝足之后,还剩了一些包子和牛奶。

  “吃饱了?”厉行对着沈若初问道,沈若初点了点头,“吃饱了,味道还不错。”

  “喜欢就好,我以后有时间就给你买。”厉行对着沈若初说道,说话的功夫,接过沈若初吃剩下的包子和牛奶,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沈若初蹙着眉:“你也没吃呢?”感情刚才她吃的厉行的早饭。

  “嗯,没吃。”厉行一边嚼着包子,一边回答。

  沈若初眉蹙的更狠了:“你刚才怎么不说,我们可以一起吃,犯不着吃我剩下的。”

  这样,让她觉得特别的不习惯,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不习惯。

  厉行喝了一口牛奶,无所谓的笑道:“这有什么,以后哪怕是只有一碗饭,我也让你吃饱了,我再吃。”

  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厉行。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我没碰她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