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祁容登门
末喜2018-08-27 12:073,234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的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尤其是沈菲和沈怡,惊得半响合不拢嘴。

  祁董事长还找上门来了,沈为瞪了沈菲和沈怡一眼,把手里的鞭子扔给陈嫂,亲自去了门口迎接祁董事长。

  沈若初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很是惊讶,她没想到祁容会来家里。

  这边方菁气的不轻,瞪了沈若初一眼,又上前掐了沈菲一把,压低声音恨铁不成钢骂道:“蠢东西,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搞不清楚,在这儿嚼舌根子,这下好了,一会儿你一个个都要被你阿爸给打死!”

  本以为能扳倒沈若初的,这回好了,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可怎么得了?

  沈菲和沈怡气的直跺脚,恨不得咬碎了牙。

  沈为回来的时候,是和祁容一起进来的,满脸灿烂的笑容:“祁董事长,真没想到您会来家里。”

  祁容虽然是生意上的人,可是每年是财政上大头,迷城的财神爷,更或者这北方十六省的财神爷,省长和军政府的人,都是给几分面子的,他能巴结上,自然是对仕途有好处的。

  祁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沈若初身上,仍旧是有些冷冰冰的声音:“若初小姐不惜冒着大火救了萌宝,我理应白天就来府上道谢的,一些事情耽搁了,还望沈市长和若初小姐不要怪罪。”

  沈菲和沈怡对看一眼,心立马就寒了,沈若初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救了祁董事长的宝贝侄儿。

  “哪里哪里?祁董事长这说的是什么话,都是若初该做的,提什么谢不谢的?请里面喝茶。”沈为笑着,一脸的褶子堆在一起,说不出的市侩。

  祁容蹙了蹙眉,没有哪里父亲会说女儿冒死去救别人,是应该做的,没有多余的话,祁容跟着沈为去了大厅真皮沙发上坐下。

  紧接着,便有人拿了礼品进来,一样一样的,堆在客厅中央,全都是上好的鱼翅燕窝和人参,以及一些知名的点心。

  沈若初说人命不能用钱来衡量,他送来了这些。

  “若初小姐受了伤,这些补品还望笑纳。”祁容没什么感情的声音说着,只是这话是对沈若初说的。

  不等沈若初说话,沈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哪里,哪里,祁董事长太客气了。”

  沈为对着沈若初摆出一副慈父的形象:“我们一直教导若初遇见不平事,一定要见义勇为,要帮助弱者。”

  沈若初静静的站在那里,冷眼看着,她觉得上前都是一种丢脸,沈为这么些话,让她都快要给沈为鼓掌了,前后变脸可以这么快?

  沈为什么时候教导过她?方才不是还要动手打她的么?

  而且知道她受伤了,不问她伤的怎么样,只关心能不能和祁容套近乎,哪里在乎她的死活?

  沈菲和沈怡,以及沈媛,还有几位姨太太,看着这么多名贵的礼品,几乎是强压着才不会尖叫出声,这些得花多少钱?

  都说祁氏集团有钱,原来是真的。

  四姨太更是替若初捏了一把冷汗,还好事情的真相不是沈菲说的那样,不然若初小姐可真就死定了。

  沈菲再看向祁容,虽然浑身都是冷冰冰,却掩不住生的好看,浓眉薄唇,又年轻,而且最重要的是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

  比军政府许家的公子强上太多了。

  沈菲见陈嫂端了点心和茶过来,立马接过陈嫂手里的东西,到了祁容面前,落落大方的对着祁容笑道:“祁董事长请喝茶,您其实不用这么破费,又不是什么了不得事情?小伤而已,换做是任何人都会出手的。”

  沈为看着沈菲如此识大体,不光长得漂亮,又懂得应酬,不像沈若初,像根木桩子一样杵在那里,一句话都不会说,实在是没用。

  反正不管是哪个女儿,能够巴结上祁容,那对他都是有好处的。

  “这是我的大女儿,沈菲,在日报社工作。”沈为对着祁容介绍着沈菲。

  方菁见沈菲这么有眼力见儿,心下高兴的不行,要是沈菲能跟祁容在一起,那就更好了,虽然沈若初救了祁容的侄儿,可是看着沈若初也是上不了台面的。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给沈菲铺路了。

  “我这大女儿啊,比若初还要善良,平时看见蚂蚁什么的,都得绕着走。”方菁也跟着对着祁容笑道。

  沈若初只觉得好笑,之前这一家子,不是觉得沈菲能够和许师长家的公子在一起,是莫大的荣耀么?

  今日见到了更高的门槛儿,又巴不得赶紧把沈菲推到这个门槛儿上去。

  祁容原本就冷冰冰的脸更冷了,没有伸手接沈菲递过来的茶,而是任由着沈菲端着,阴测测的问道:“沈大小姐,确定看到了自己妹妹的伤?也确定那是小伤?”

  他带着沈若初去的医院,医生说只能尽量不留疤痕,而且,伤也不轻,这些人若是真的关心沈若初,不可能说这伤是小伤。

  被祁容这么一反问,沈菲的笑容僵在脸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她们不知道沈若初受伤了,自然不知道沈若初的伤有多严重。

  沈为瞪了沈菲一眼,这些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真是丢人现眼。

  方菁连忙拉着沈菲退到了一边,沈菲气的不行,沈若初心中冷笑,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是了。

  她们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都能被她们摆弄的。

  祁容眼底满是厌恶和不屑,这才看向沈若初问道:“若初小姐怎么不说话,也不坐?”

  “我不敢。”沈若初看了方菁母子几人一眼,“今日祁董事长送我去医院,被我大姐和二姐看到了,会来同父亲说我像个交际花一样和男人厮混,我自然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的。”

  沈若初挑了挑嘴角,她绝对不能让这母子几个人好过的,算计她,她也不会就这么白白算了的。

  沈菲和沈怡,没想到沈若初会当着祁容的面儿把这些话给说出来,一时间吓得不轻,父亲在祁容面前丢了脸,一定会打死她们的。

  祁容冰冷的脸上多了些笑容,不过是冷的吓人的那种笑容:“沈大小姐看来,我是那种很随便的男人吗?”

  “这是误会,都是误会!”沈为连忙回道,瞪了沈菲一眼,这两个蠢东西,今日算是给他出了个大难题了,若是得罪了祁容,那可就麻烦大了。

  祁容收了笑,目光变得锐利许多:“日报社工作的,说话最重要的是真实性,我觉得我倒是可以和你们社长好好谈一谈。”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是个误会,我当时不晓得那是祁董事长您。”沈菲吓坏了,祁容若是去跟社长谈了,她的工作一定会丢的。

  日报社几次想要给祁容做个专访,被祁容给拒绝了,她能不能留在日报社工作,还不是祁容一句话的事儿。

  沈为更是吓得不轻,若是因为这个事儿,沈菲把工作弄丢了,那以后还有哪个日报社敢要她?

  沈菲虽然是从圣约翰毕业,可是能找了这么个工作不容易,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面子的事儿。

  沈为刚要说什么,祁容已经起身:“我还有事儿,就不叨扰了。”

  沈为一听,连忙对着沈若初道:“你快去送送祁董事长。”

  沈若初经过沈为身边的时候,压低声音说道:“多给你大姐说说好话,知道吗?”沈若初到底是救了祁容侄儿的命,若是若初开口,祁容多多少少是要给些面子的。

  沈若初点了点头,眼底却满是不屑,跟着祁容一起出去。

  到了缠枝大铁门的门口,祁容顿住步子,回转过头看着沈若初,声音少了些许冰冷:“对不起,你救了萌宝的命,我没想到还给你带来了困扰。”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这一家子人太市侩了。”沈若初冷笑,觉得她都替那些人脸红了,那些人却能那样的恬不知耻。

  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了。

  祁容裹了裹眉,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沈若初再次开了口:“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里了,我这样的家,你也看到了,多谢你送来的那些东西。”

  没有多余的话,沈若初转身离开,祁容冷沉着脸,静静的看着沈若初的背影,说不上什么滋味儿,他一直以为那样不一切的扑进火海的女孩儿。

  该是出生在一个不一样的家庭里头。

  沈若初回到了家里,沈菲低低的哭着,想必是被沈为教训过了,沈为无能,除了会打老婆和孩子,什么都解决不了。

  “怎么样?怎么样?你和祁董事长怎么说的?他同意不找去你大姐的单位了吗?”沈为急急的问着。

  沈菲也停住了哭,别的都好说,工作最要紧,一屋子的人,齐刷刷的看向沈若初,好像沈若初掌着沈菲的生杀大权一样。

  沈若初不说话,方菁有些急了:“你到底有没有说呀?”方才沈为已经教训了沈菲,若是再丢了工作,沈菲不得被沈为给打死?

  “没有!”沈若初冰冷的目光看向方菁。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心肝儿发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