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白算计
末喜2018-08-27 12:073,215

  沈若初莫名的有些不敢看厉行的眼睛,那眼神太锋利了,不过为了自由,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这儿!

  过了许久,就在沈若初以为厉行不会说话,不会理会她的时候,沈若初只见厉行从腰间拔了配枪,“啪”的一声用力拍在大理石桌子上,不带什么感情的声音开口:“可以,给你机会,拿枪嘣了我!”

  沈若初瞪大眼睛,就这么不可置信的看着厉行,他是北方十六省的少帅,他说让她杀了他,那整个迷城会陷入怎么样的境地?

  更何况她若杀了厉行,等于自掘坟墓。

  “你的意思是不放我了,对吗?”沈若初咬着牙,上下的牙齿咬在一起,让她浑身打颤。

  厉行仍旧是平淡的目光,不带什么感情:“不是,除非我死,否则,我放不开你!”

  这不是糊弄沈若初的,是真的,虽然见的次数不多,可是喜欢跟时间长短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好,很好,我真是应该高兴,能被你这厉大少帅喜欢,真是荣宠至极。”沈若初坐在沙发上。

  她回迷城是来报仇的,可是没想到这仇报的,把自己给推进了万丈深渊。

  沈若初呆呆的坐着,厉行就这么静静的看了沈若初一会儿,有些烦躁的扯了军衬的扣子,站起身,顺手给沈若初盖了一条毛毯,起身离开了。

  沈若初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一具具尸体被抬了出去,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厉行再次出现,端了一碗粥,半蹲着在沈若初面前,对着沈若初极尽温柔的哄道:“若初,吃点儿东西。”

  沈若初别开脸,她不吃厉行的东西。

  “不吃东西,哪有力气跟我生气!”厉行蹙了蹙眉,半是认真的开口,“如今战事这么乱,不知道有多少人吃不上饭,我们能吃饱饭的时候,就不要因为生气而绝食。”

  一旁的林瑞哪里见过自家的少帅对哪个女人这么温柔的,忍不住对着沈若初劝道:“若初小姐,您就吃一点儿吧,少帅说您不舒服,就给您熬了粥,这粥是少帅亲自熬的。”

  沈若初转过头看着厉行,不知道是因为厉行的话,还是因为林瑞的话,厉行喂过来的粥,她都吃了。

  她现在摆脱不了厉行的,只能等,等她报了仇,躲得远远的,到厉行找不到的地方去。

  厉行说的对,她折磨自己也没用,他不会心软的,方才她那样求他,他还说除非他死,否则不会放手的。

  看着沈若初乖乖吃了东西,厉行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很多。

  厉行就这么给沈若初喂着,足足喂了两碗,沈若初吃不下了,才肯罢休。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厉行对着沈若初道,说话的时候,给沈若初整着衣裳,厉行又将自己的军装外套给沈若初披上。

  沈若初看了看外面,天已经黑了,连忙起了身,跟着厉行一起离开。

  车子停在沈家门口,厉行对着沈若初嘱咐:“明天上午,我来接你去医院。”

  沈若初点了点头,她不同意,厉行也会来的,她没力气跟厉行闹了。

  回到沈家,沈家人已经吃过晚饭了,沈为在家,嘴里叼着雪茄,周围烟雾缭绕的,方菁母女几个坐在沙发上,一个个看好戏的等着沈若初。

  沈若初感觉到一种来者不善的气息扑面而来。

  “沈若初,你今天一整天跑哪儿去了?”方菁理直气壮的对着沈若初问道。

  沈若初声音略带些冷然的看着方菁:“和同事吃饭逛街去了。”

  今天和厉行在一起,遇上了刺杀,她根本没什么精力和方菁母子斗了。

  “哪个同事啊?”沈菲斜睨沈若初一眼,她倒要看看沈若初怎么扯谎?

  沈若初蹙了蹙眉,看着那边沈为脸色不是很好看,心下多了些防备:“译书局的同事而已。”

  这些人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在这儿理直气壮的喊着,她的小心点儿。

  “胡说!满口胡说!沈若初,你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么?!”沈怡压不住脾气了,对着沈若初喊道,“今日我和大姐逛街,分明看到你和一个男人从车子上下来,去了医院!去做什么?什么同事?还要一起去医院的?!”

  剩下的话,沈怡没有说完,她和沈菲一路跟着去的,却被人拦了下来,也不知道沈若初跟着那个男人去做什么,只好回来跟阿爸说了,让阿爸好好收拾沈若初。

  沈若初没想到今日的事儿,会被沈菲和沈怡看到,她们一定在沈为面前说了不少添油加醋的难听话,所以沈为的脸色才这么难看。

  方菁看着沈若初脸色变了变,像是被人抓住小辫子一样,更加认定沈若初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

  旋即,方菁夸张的喊道:“我的天呐,真是不得了,我们沈家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你阿爸是副市长,你做什么都得顾全你阿爸的面子,你跟着那个什么鬼男人去医院做什么?还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去医院?!”

  方菁的话,意有所指,说沈若初不检点,沈为脸色更沉了,黑如锅底,他接了这么个女儿回来,又是在译书局工作的,自然是希望这个女儿将来能找个高门。

  为他的前途铺路了,可是沈若初却是个胡来的!

  这不就断了他的算盘么?那些高门哪个不想要个干干净净的小姐。

  沈若初心中不由冷笑,这些人的嘴脸,一个个不用化妆都可以登台唱戏了。

  收了目光,沈若初故意装作有些紧张的样子对着沈为道:“阿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不是的。”

  “什么是不是的了?沈若初,你不要狡辩了,你在国外自然开放,你在国外的那些破烂生活习惯,交际花的风格,就不要带回沈家,不要给阿爸抹黑,这里不是英国!”沈媛迫不及待的火上浇油。

  一想到沈若初害的她被扎了一身的玻璃,害她没床睡觉,害她参加宴会穿了破衣裳,她就巴不得沈若初死。

  沈媛眼里藏不住的兴奋,好像马上就可以看到阿爸用鞭子把沈若初打死一样。

  瞧瞧,这是一个高中孩子能说出来的话,这就是她所谓的姐妹,一个个的巴不得她死,巴不得她立马跳进万丈深渊。

  沈为本来就气急,没想到接了这么个女儿回来,又听着方菁母女的一番话,只觉得怒火中烧。

  “来人,把我鞭子拿来!我要打死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沈为气急败坏的吼道。

  四姨太见此,连忙拉住沈为,劝道:“老爷,老爷,这中间兴许有什么误会呢?!若初小姐是读过书的人,不可能会胡来的!”

  这鞭子若是打下去,若初小姐怎么受得住?

  沈若初就这么冷然的看着沈为,四姨太一个没读过书的人都懂得的道理,沈为却不懂,执意要打她,不,不是因为沈为不懂。

  而是因为沈为气急了,一个功利心太强的人,他怕她的女儿成了交际花,卖不到一个好价钱而已,在他眼里,儿子是用来传宗接代的,女儿则是用来是交易的。

  “你懂什么?!”沈为一把推开四姨娘,接过沈媛一路小跑着送来的鞭子,举着鞭子就要朝沈若初身上抽过去的时候。

  沈若初没什么温度的声音道:“今天祁氏集团的办公大楼着火了,我救了祁董事长的侄儿,受了伤,祁董事长送我去医院处理伤,才会像大姐和二姐说的那样,和男人一起去医院,并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后面几个字,沈若初咬的尤其重,这事儿她不说,明天也会上报纸的,沈为也会从报纸上看到,上午那么多记者在现场,烧的又是祁氏集团的办公大楼。

  她更不想被沈为打了,让方菁母女得意。

  沈为手里的鞭子扬在半空中,惊讶的看着沈若初,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事儿,他今日是听说了,却不知道救人的是谁,毕竟听说那女子没留名字,也不接受采访。

  方菁母女更是惊讶的不行,方菁看着沈菲和沈怡,试图从两人那里知道真假,沈菲冷沉着脸走了过来,对着沈若初道:“你胡说!西街的着了那么大的火,你怎么能去冲进火里去救孩子呢?别以为今日听了些什么就可以往自己身上贴金,给自己找借口!”

  她不信,绝对不信,沈若初就是给自己找借口。

  “就是啊,你说你救了祁董事长,你去找人来对质啊,再说了你救了祁董事长的侄儿,这么大的事儿,他怎么会不来登门感谢,沈若初不光生活不检点,还满口的谎话,阿爸,你不要听沈若初的,她不吃点儿苦是根本不会说实话的。”沈怡也跟着喊道。

  不能这么便宜的了沈若初,让她三两句就逃脱了责任。

  沈若初眼底的目光更冷了,正要开口说话,陈嫂急匆匆的一路小跑着进来,对着沈为轻声道:“老爷,门外有个自称是祁氏集团董事长的人,要找若初小姐。”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祁容登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