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王承恩,她的一切
德德2018-08-26 21:531,764

  当我醒来我便知道自己已处于另一个时空另一个年代,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一个由宫婢伺候的居所一个到处可见太监的地方,这个空间叫做古代。我竟穿梭了时间空间存活了下来,也许不是一件坏事也许我是真正的厄运才刚刚开始。经过一番旁敲侧击我知道了我附在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身上。她很幸运也很悲哀,她是一个没有爹没有娘的孩子,她唯一知道自己姓朱与当今的天子隶属同宗。此刻的她刚刚才及竿,是女子最美好的年华,我整整比她大了十几岁,可我的心智远不如一个孩子,我竟用七年时间才看清我的爱情我所谓的爱情。阳光那么的耀眼,我沐浴中这片光芒下,忽然觉得活着,真好。就这样活着也是美好的,无关乎爱情友情甚至亲情,就这样单纯的纯粹的活着,就够了,足够了。转过头,抬起头看了看宫殿的宫匾,钟粹宫,我住的宫殿叫钟粹宫,一个名分全无身份不明的公主居然居住在钟粹宫,我惊了不小。天哪,据我阅读历史书籍所知在明朝嘉靖时期起,钟粹宫一直是太子的居所,我怎么会住在钟粹宫?我这个躯体如何会在钟粹宫?这太不合常理也太诡异了,一个皇女如何能居住太子东宫?她难道有着不寻常的身份吗?可能吗?当今皇帝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又怎么会有不同身份呢?或许,这里早已不是东宫了,被荒废了,于是,那人把她安置在了这里?看来,那人很重视她,不然不会让她居住在这里。但是,他也担着不少风险呢。她于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所在?恩情?亲情?爱情?寄情?思情?代情?还是其它?其实,我是那种比较冷情的人,不爱打探别人的事情,可现在发现到了古代全变了,变得那么八卦那么爱打听那么爱乱想。重生,当真可以改变一个人于彻底。人,是标标准准的奇怪的动物,我的离去不知道会不会使杨想起我,这是我仅想知道的事情,看来我还是犯贱得彻底呢。

  “唐,你该找个人谈场恋爱了,你总是一个人我好担心的。”

  “溯,你是知道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叫我如何面对?”

  “可是……”

  “你不用老想我,你也该想想自己呀,想想他是不是值得你要的想想你是不是真的要得起他。”

  那样的事情?如何面对?我从来都不知道她早已对过去的一切已经放下,我从来不知道亚文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唐的心扉,我从来不知道唐对亚文的信任程度多过我。可是那样的事情,不也是因为男人的伤害才发生的吗?为何疗伤的还是男人?为何唐到头来需要的仍是男人呢?姐妹之情带不走吗?男人于唐重要过我这个姐妹?这就是所谓的男女之别?以至于成为我在感情的任意一方都会失败的因素?现在回想起来,我果真不是聪明的,那么明显的提示我却听不出来,我蠢钝如猪我刚愎自用,活该被人玩得团团转,活该成为彻头彻尾的傻瓜!

  她的母亲是个浣洗宫女,为宫里的皇上及诸位娘娘清洗衣物,因为办事认真谨慎升为了管事,这就代表着她可以随便出入每个宫殿送取衣物。一日噩运却降临到了她的身上,那天她把洗好的衣裳送去贵妃宫中,不巧遇到了醉酒的皇上,继而皇上临幸了她,她乘皇上入睡后逃离了贵妃的寝宫,被皇上赐幸是一种荣耀这意味着这只麻雀将一步登天。可此刻她太清楚自己处于何种环境,现在的宫中正是贵妃的天下,贵妃的人是不允许她活着,所以必须把这件事隐下。但是,赐幸一事还是被发现了,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事情峰回路转,贵妃非但没有杀她还姐妹相称起来,并把她安置在钟粹宫派了几个人好好伺候她,她明白这些人名为服侍实为监视,她更清楚若生男孩,那么孩子出生之日就是她娘俩死之时。十月后,她诞下一个女婴,她庆幸自己生下的是个公主而非王子,这个孩子会活下去。然她当时因为难产救不活,贵妃撤走了钟粹宫所有的人,仅剩这个刚出生的婴儿及难产而死的母亲,贵妃是想让这孩子自生自灭,很可惜如意算盘未能打响,在紧要关头有个人救走了这女婴,这个人就是王承恩。其实那时的王承恩并不在宫内当值,只因为他身受这宫女的大恩,所以打定主意就算一死也要救出她的孩子脱离苦海。没过多久,先帝驾崩,新帝为君号崇祯,王承恩因护驾有功着升为总管太监,王承恩回宫了,他回宫时怀抱着一个很小很小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先皇天启帝他从未谋面的孩子,天启帝是崇祯的亲兄长,而当今皇帝崇祯是她的亲叔叔。因身世既特别又尴尬崇祯也不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存在的只有王承恩的心腹,是的,她是这群太监们的公主而非大明的公主。

  所以,贵为公主的她一无所有,她有的就只有王承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