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十天前的约会
德德2018-08-31 17:352,386

  连日来京城阴雨不断,太阳好像失去了踪影似的,搅得每个人的心情如这阴晦的天气一般。我也快疯了,是被逼疯的,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更没有电台再加上连日的暴雨,我能不疯吗?雨停了,宝妈妈雨停了今晚可以迎客了。这是真的吗?雨歇了?我闻风而动,跑着出了街,还真是停了,那十天前的约会还算不算?我还要不要去?他呢?会不会去?不管了我是一定要去的,话出口了就要做到才是。翦枫亭中站立着一个人,从背影可以看出是个男人,莫非他真的来赴约了?我刚踏入亭中他转身面向了我。

  “我在此等了十天,你最终还是来了。”十天?这十天以来天天下着暴雨他怎么日日来此等我呢?

  “你是为了什么呀?”

  “赫连姑娘我们不是约好的吗?难道姑娘忘记了?”他来这里也只是为了约定吗?不是因为我?

  “可这些天连连暴雨你何苦天天来这里呢?”

  “因为我想见到你。”从他闪烁的目光我看得出他对我这张脸孔的喜爱。美丽的皮囊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什么每个男人都这样的对她这么贪婪?古代的女人真可怜,怪不得有东施效颦呢!还是我们现代的女子好啊,最起码有的男人看我们,看的不是容貌。不过,现代女人无法得到像古代女子那般忠贞不二的爱情。人,总是活在矛盾中,不论古代也好,现代也罢。

  “原来你也这么肤浅!你想见我可以到泓嬉坊找红牌姑娘褚衿。”

  “泓嬉坊?那里是姑娘的家吗?”

  “家?算是吧,那里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发现现在的自己很会在别人面前隐藏自己,不管是心情还是性情。

  “听姑娘的口气好像很不愿提及自己的家。”

  “那里怎么算是妓、女们的家呢。”我告诉他我是妓、女之后他便觉得我更容易得到了吧。

  “你怎么会是……”

  “会是妓、女是吧?你也不看看我拥有的是何等的容貌,你说我不当妓、女还当什么?难不成我当王妃不成?”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怜惜你,我要是早些认识你该有多好,那样我便护你于左右了。”怜惜我?怎么不是看轻我?我可是妓、女啊,天下最卑贱的。

  “你没有听懂我的话吗?我说我是妓、女啊,啊,我明白了你不懂妓、女这一词。妓、女是男人花钱就可以玩的女人,这下你明白了吧?”说得这么白了,应该清楚了。

  “赫连姑娘我懂那词的意思,正因为那样我才更疼惜你。”奇怪的男人。

  “随便你,反正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我该回去了,不然宝妈妈又要闹翻整个泓嬉坊了。

  “别走,我们还没有聊尽兴呢。”

  “聊尽兴?你想与我聊就来泓嬉坊吧。你以亲王的身份不会连那点儿银子都掏不出吧?”这回我毫不犹豫的没有给丝毫机会的转身离开了,急急忙忙的赶回了泓嬉坊看到正是人仰马翻的她们。

  “你们这是又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看到我一现身宝妈妈扑过来抱住我生怕我再一次不见了。

  “妈妈你这又唱的哪一出哟?”我微笑着推开她,看到的是泪流满面的她。

  “我以为你这回再也已去不回咱们泓嬉坊了,我已经失去你娘了,可不能再失去你了。”宝妈妈与其他的老、鸨不一样,她把我当亲女儿看待,她是我躯壳的亲生母亲最好的姐妹,是她告诉我,亲生母亲姓赫连,是蒙古族王族后裔,奉先人之命入宫行刺光复大元为己任,但她功败垂成。

  “宝妈妈我说过我近来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若有了念头我怎样也对你说的呀。”我怎么会走呢?即便想走又能到哪儿去?在我处于最困难的境地时是宝妈妈温暖了我是泓嬉坊给了我容身之所。让我离开我多多少少不舍得,不舍这里的姐妹情不舍宝妈妈的亲情,可,无论如何我期望这里每个姐妹可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自己的避风港!夜,是糜烂的是疯狂的是放纵的是浪荡的更是无止尽的,尤其在妓院当中,在这里男人的粗暴贪婪恶心透析无疑。

  “女儿,今晚来了个豪客,他一口气包下了你半年。”

  “宝妈妈你以前见过吗?”

  “他绝对是第一次来,我还奇怪他怎么这么做呢?不过又一想女儿你已艳冠全城了呀。女儿你见是不见?”

  “谁能跟钱过不去?我也不例外。走,会会他去。”宝妈妈带着我到了那人的房间,门口的侍卫拦住了宝妈妈。

  “我家主人吩咐褚衿姑娘一人就好。”没等我给他下下马威,他先给我下了,我仅剩的高傲猛地从我最深处窜了出来,掉头就走。

  “赫连姑娘且慢,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管、理好我的手下,我向姑娘道歉。”果真是下午我见的人,来得可真快。

  “哟,大爷你来了,这歉怎么是你道呢,应该是我道才是,都是我来晚了,惹得大爷有些急躁了。”这就是夜间的我,虚伪且矫假的我,连自己都厌恶我自己。

  “赫连姑娘,请。”我走进了这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屋子,心中则暗暗盘算着如何应对。他,不是多铎,我无法预料他会做出什么来。

  “大爷以后叫褚衿好了,这里只有褚衿没有什么赫连。”这里只有褚衿,从无赫连漻溯。

  “夜里的你艳丽非常,美丽的让人无法移开目光。但,我喜爱白天丝毫不施铅华的你,那时的你才是真正的你,那时的你不需要带着面具示人,那时的你无比快乐。在我面前你不用带着你的保护壳的,我不会也不想伤害你。”一个人的保护模是那么容易被扯下来的吗?难道他自己就没有了吗?豪格呀豪格,是不是因为你出生高贵因为被下人保护着就忘记了自我保护的能力了?在战场上的你与此时的我一样,用自己独有的能力保护着你自己。

  “大爷,褚衿敬你一杯。”他过来把酒壶与酒盅夺走了,看了我好久好久。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心疼,这让我不能接受,我要的不是这个样子。

  “褚衿这个名字是不错,可终究不是你,赫连才是你。我明天接着会同个时辰在翦枫亭等你的,希望你能来。”他离开了,因为屋里再也闻不到沉香了。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沉香的?是有个男子尽心尽力的伺候我于床前吗?还是那个男子对我倾心时?亦或者那个男子为了我们的爱情命丧在我眼前?我早就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越来越对沉香上瘾,是的,我对沉香情有独钟。点燃沉香,我渐渐步入梦乡,梦中那人再一次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