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翦枫亭的美好
德德2018-08-31 17:341,703

  从皇宫议完事出来就看到一女子站在宫墙边,空洞的眼神,放空的状态,放佛使她没有了任何生气。刺客不该如是,这样的人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从何谈起谋杀,可不是杀手又是什么人?平民百姓是没有胆量靠近皇城的,皇城等同于禁区。是她,怎么会是她?怎么可能是她?她原来是真实存在的,她真的是存活于这世间的。

  “姑娘你是何人?来此为何?”她的眼泪悄然滑落,她怎么了?我吓到她了吗?

  “姑娘是我说错什么话了?惹你眼泪。”我发现自己用词语气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你刚刚问我什么?”

  “姑娘知道这里是何地吗?”我得确定她听到我的话。

  “你以为我有毛病吗?”好个生动的活泛的女子。

  “我无它意,只是想要姑娘明白这里是皇宫。”她眉毛轻轻一挑,微嗔的看着我。

  “皇宫怎样?我来不得么?”

  “姑娘有所不知,私自靠近皇城会以刺客而杀之。”

  “杀之?”喃喃问我,这个规矩让她想到了过去么?

  “是的。姑娘你老实告诉我,你为何在此?”

  “据闻皇宫金碧辉煌,今日特来一观。”借口,稚气的借口,也是可爱的借口。

  “姑娘可喜欢?”她顿了一会儿,也许无法置信会轻易过关。

  “气势恢宏。”

  “我叫豪格,不知姑娘你姓字名谁?”她绝对在之前听过我的名字,不然她不会显露惊讶的表情审视的眼神,她好像很清楚我是谁。

  “赫连漻溯。”

  “赫姑娘……”你打断了我。

  “不,我姓赫连,不是赫。”

  “抱歉,我对于汉人文学还了解不详。”赫连?赫连当真是汉族的姓氏吗?蒙古部有个部落有姓赫连的,难道她非汉家女?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你显得有些不耐烦。

  “请。”我目送着你离开了我的视野,第一个想去的地方就是一个名为北宫浥亓的人题名的那座叫翦枫的小亭,自从我来到京城,那里我自认为是最漂亮的景致。翦枫,名副其实,微风吹过,枫叶一片一片落下时一分为二,就真的像被剪刀剪过一般。我蛮佩服这个叫做北宫浥亓的人,他是一个值得相交的人,这点从他的字可以看出,可以从小亭的名字看出。

  “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可以遇到你?还可以与你相谈?还可以与你接触?

  “赫连姑娘你好。”

  “你怎么会还这里?你怎么会找到这里?”原来你眼中闪烁的不是惊喜而是惊讶与厌恶,这里是你在意的地方,对吗?你是嫌弃我出现于此,对吗?

  “赫连姑娘这里是我无意中寻得的,姑娘也喜欢来这里?”

  “是吗?很美丽吧?很难舍吧?”

  “北宫浥亓的题名也很符合意境。”

  “你说什么?你认识他?怎么会?”你又逐渐喃喃自语了,又是因为我的话语?时不时的进入自己的世界,好奇怪的女子。

  “我不认识他,可是上面的匾额是他所写。”我指了指亭上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草书正是北宫浥亓的题词。

  “你说那是他写的?我从来不知道,翦枫亭是他起的名儿。”你不认识字?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一定倾力教会你所有的汉字。

  “千真万确是他写的。”

  “可能匾额上写得是行书的原因,我没看懂到现在都不懂,谢谢你能告诉我。”行书?你看得出是行书,却不认识上面的字,你不是不识字,是你不会写行书的原因,要是有交集我教你写行书。

  “赫连姑娘你认识北宫浥亓?”

  “很早以前的事了。”

  “可否为我引见?我想与北宫浥亓结识。”

  “很遗憾,他不在人世了。”

  “太可惜了。”你是北宫浥亓的什么人?为何他的名字可以引出你的眼泪?你们是亲人吗?或者,你们曾经相爱过?

  “姑娘你天天来这里吗?”我抱着试探的心态问了问,我猛地想从今而后一直能见到你。

  “对啊,天天来,一天不来,晚上就睡不着。”每天都来?那为何不曾相遇?错过了吗?

  “明天我可以见到你吗?”我期待明天能见到你,这意味着什么?你怎么会给我甜美又甘心等待的感觉呢?没有一个女人曾给过我这样的体会,我的福晋都没有,我的妾室也没有,你是第一个。其实这样的感触,不是此时,是那一天那一刻那一眸。

  “当然,我明天还是会来这里的。明天见,豪格。”豪格?这么自自然然的就把我的名字叫出来了?我听得好舒坦,如果能听到你唤我的名字一生会如何?我会厌倦吗?我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