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就这么殁了
德德2018-09-06 12:052,324

  哇的一声响彻整个豫亲王府上空,府内赫新楼的主子今夜为府里的王爷生了一个女婴。赫新楼里住着对豫亲王最重要的人,整个王府除了王爷的心腹奴才婢女们及王爷自己能自由出入赫新楼之外,其他的人就算只在楼外徘徊都不可,否则以忤逆罪论处。所以,王府的人只清楚里头住着一个王爷极为保护极为珍视的神秘女子。

  “王爷,是位格格,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产婆把孩子抱到我面前,格格?是格格不错,可不是我豫亲王府尊贵的格格。她的阿玛不是我多铎,而是已逝的豪格。听得连声贺词,哪里来的欣喜,却犹如丑事揭发绵绵不绝无地自容的讽刺。漻溯,我的心如被刀子割了一道又一道般,它在淌血不停的淌着,我愿意接受你的所有,单单容不下这个孩子,正因为爱你这个婴孩理所当然不应存在于你我当中,我对你的爱是自私而非无私。我做出一个决定,一个可以毁坏你我之间的决定。

  “本王永远也不想见到她。”我这句话的深意听者无一不明白,残酷吗?命运对我何其不残酷?年少时我丧父丧母,好不容易碰到了心心念念的爱情,还不曾得到分毫。现如今为了我的爱情,我别无他法。就算有一天你会恨我,我唯有坦然对待。有的时候,恨比爱更深刻更难舍。爱恨情仇,我爱新觉罗子孙总是无法躲避的人生主题。

  “王爷,王爷,格格没气了。”抱着婴孩的嬷嬷哭丧似的叫喊倒地,什么?夭折了?

  “查,给我彻查。”我刚刚下令,就死了,这怎么可能?怪哉呀。会是有人知道了这个女婴的秘密吗?按理是不会的,知情、人逃的逃死的死没剩几个了,活着的自是死守秘密不会松口的。

  “王爷,格格是中毒而殇的。”中毒?什么人如此大胆跑到我的王府投毒?不对,赫新楼护卫重重不是外人所为,难道是府中下人干的好事?难不成真的应验了豪格所说,我的福晋们个个妄图迫害漻溯?

  “进里屋去,给她把把脉。”进去的太医连滚带爬来到我的面前,我的心咯噔的一声,漻溯果真出事了?

  “王爷,她,她也中毒了。”中毒了?这让我方寸大乱。

  “什么毒?”我厉声及威胁的问道,碰到关于你的事尽显我狂妄残暴的潜质。

  “与婴孩一样,始娅嫣。”

  女儿啊,我有件事情得告诉你,免得害了你。看到宝妈妈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事情非同一般。

  是什么,妈妈尽管畅所欲言,对我不需要有所隐瞒,我都受得了。

  始娅嫣,你中了始娅嫣。

  那是什么?

  一种春药。

  春药?

  为何我没有任何反应?

  这种春药不是即兴的,是长久的。

  还有这样的春、药?发明此药的人还真是厉害。

  不止那么简单,它还是毒、药,剧毒无比没有解药的毒、药。

  毒、药?妈妈,可我还活着呀。

  女儿,始娅嫣遇到你怀孕燃起沉香时你便会中毒。

  为何?

  始娅嫣是明朝宫中一个太监所创,本身没有什么的。但是当它遇到沉香当它遇到有身孕之人就变成了无可救药的毒、药,所中之人一个月后便会死。

  这样的死不是我们所谓的安乐死是什么?我什么时候吃了这个药的?妈妈。

  大概在一年多之前。一年前?那时正值大明最飘摇的日子,会是谁给我投了这个毒?不会是亚父,难道是崇祯?是崇祯吗?我就那么碍眼吗?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吗?崇祯,你还真是狠毒非常,你还真是运筹帷幄,就是死了,也不放过我。

  “那有法子可解吗?”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毒名,我颤声询问。

  “始娅嫣此物出自前明一太监之手,是一种极为厉害霸道的春药本身是无毒的,但若与沉香一同使用就由春药转变成了无药可解的剧毒,产妇中此毒只余一个月性命,至于婴孩出生不久便会夭折。其实这毒对普通人没有任何伤害,只对有孕之人才起效应。总之,王爷,老臣从没有听说过中了此毒有存活的。”始娅嫣,好动听的名字,好霸道的药性。

  “那你的意思是你救不了了?”

  “天下无人能解,王爷请恕死罪。”时也命也?

  “死罪?好啊,来啊,拖出去夷九族。”到底是谁为了什么原因要置漻溯于死地?一个月,你只有一个月可以存活在这个世上,命运对你太不公平了,你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完美,上苍为何要抉择夺走你?

  “漻溯,孩子死了。”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你的床边。

  “孩子死了?死了?”你喃喃的重复着我的话。

  “是的。”我不得不告诉你真相,即使伤了你,也得告诉你,我不能对你有丝毫隐瞒。

  “多铎,给我拿些碗碟好吗?”你的理智冷静令我骇然。你要碗碟干吗?我示意让下人取来。婢子们立马把碗碟放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

  “好了,你一伸手就可以探到。”我提示你,它们的所在。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你们可以出去吗?”我顺着你,来到外屋,关上房门。没过一盏茶时间,屋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碎物之声,我透过门缝往里望瞧见你正在倾力摔碗碟,仿若声音越沉越好,这是你的发泄方式?我感到你的无助,如同身受,我为你心疼不已。可我知道我帮不了你,不是不想帮而是我没有插足之地。漻溯,那个孤芳自赏傲视一切的女子,此后将一去不复返了,她,也殁了。这不仅仅是豪格的悲哀也是我的,是我们全没有获取保护她的资格,能不羞愧吗?但凡是堂堂男子汉就算是获不得资格又怎样?还是没有护好自己心爱之人的周全,真是白来世上一遭了。漻溯,我总想问你,后悔与我相遇吗?我不后悔,就算你不爱我。那么,请你也不要后悔与我相遇好吗?虽然我无能阻止你受伤害,虽然我无能阻止豪格离开,虽然我无能阻止你的流逝。

  三月,春暖花开时,命运的轨迹何其相似,第一年豪格在万物复苏的季节里结束了他的一生,第二年漻溯却是不得不无奈的与初升的太阳道别,第三年而我也选择了这样的日子停止了呼吸,我们三个终于团聚了,没有谁再能把我们分开了,漻溯,我和豪格可以永远的守护在你身边了,我和豪格可以时时刻刻的看到你了,我和豪格可以分分秒秒守着你了,真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