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家不傻
木空言2019-10-12 02:152,250

  尹平楠的声音在尹婉安冷漠的视线之中越说越小,最后全部在他的唇舌之中消失不见踪迹,脸上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着急变成了现在这幅略有些诚惶的痕迹。

  尹婉安有些烦躁,不仅仅是现在尹平楠找她责问的事情,更多的还是中午林启枫的事情。现在尹婉安的脑子只觉得混乱的厉害,就像是一锅粥一般。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秀眉紧紧的拧着,脸上带着的都是冷峻的痕迹,尹婉安的红唇冷冷的勾了起来,身上的米色长裙在阳光之中散发出来的暖意都融化不了尹婉安脸上的冷淡。

  只看着尹婉安的手指曲了起来,轻轻的在桌子上敲了敲:“你是不是想问我你的那个工程款为什么没有发下来是吗?”

  “对。”

  尹平楠一口就应了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再次强硬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在身侧攥紧了起来。

  冷蔑的眉梢忍不住的挑了起来,尹婉安从鼻腔之中冷哼了一声:“你的那个工程根本就不赚钱,每个季度的报表都是赔钱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说着,尹婉安的视线带着冷意的扫视了尹平楠一眼,带着的都是浓烈的压迫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些钱都到了谁的口袋之中,我只是不想要提罢了。”

  在尹婉安的视线之中,尹平楠朝后倒退了一步,脸上的情绪有些混乱。

  怪不得上峰集团多年来一直亏空,有着尹平楠和他的好母亲一直从集团里面抽钱进入自己的腰包,上峰集团能够撑得住才怪呢。难不成他们还真当谁也不知道,大家都是傻子吗?

  尹婉安这次的话点名的非常的清楚,让尹平楠的表情一下子漠然了起来,薄唇狠狠的抿着,语气中带着的都是慌乱的痕迹,眸子闪烁着:“你……你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

  尹平楠这是在推诿,这招用的实在是太烂了,而且演技也非常的烂。

  尹婉安懒得揭穿他,白皙的手指捏了捏鼻梁,尹婉安觉得自己最近皱眉的频率越发的多了,抬眸声音中带着冷淡的客气,还有着淡淡的训斥的痕迹:“我不管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话,现在我很清楚的告诉给你,你的歀是不会拨下来的,如果你非要将工程做起来的话,资金的事情你就自己去想办法吧。”

  说着,尹婉安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快步的走到角落里将刚刚尹平楠扔出去的文件捡了回来,重新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坐下,手中捏回那只钢笔,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冷漠的响起:“不管你提交多少次的报告,我都不会发放那笔资金的,如果你感到委屈的话,可以去向父亲哭诉,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勾唇冷笑了一下,尹婉安白皙的脸蛋上带着的都是嘲讽的痕迹,眉梢溢出来的冷笑刺痛了尹平楠的眼眸:“当然,你也可以将这么多年来你吞山峰集团的钱吐出来,来填补你工程的款项,这样的话,既可以打我的脸,也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这两种选择你可以任选其一。”

  尹婉安眼角眉梢带着的都是冷笑的痕迹,成功的将尹平楠心中的怒意给挑了起来,上前一步,脸上带着恼羞成怒的痕迹,大掌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把,脸上的表情带着三分的软弱:“你真是太过分了,不可理喻。”

  说完,尹平楠转身就走,将不敢朝着尹婉安洒出来的火气全部洒在了办公室的大门之上,摔门摔得震天响,就连外面秘书处的秘书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眼神中带着的都是诧异的痕迹。

  看着尹平楠的背影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尹婉安感觉有些头疼。

  小时候,尹平楠明明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他们两个人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但是却和自己的关系非常的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尹平楠开始转变了他对自己的态度,甚至非常厌恶自己出现在家中,觉得自己的出现打扰了他们正常的家庭生活。

  这一切说实话都是继母叶茹儿那个女人搞的鬼,尹婉安心中非常的清楚,只是不想要说出来罢了。

  尹婉安也不知道自己思考了多长时间,直到觅秘书敲门进来,才打断了尹婉安的思考。

  听见敲门声,尹婉安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抿了抿唇,这才将觅秘书叫进来。

  觅秘书进来之后站定在了尹婉安面前三步远的地方,将一份文件放在了尹婉安的桌子上,朗声的开始汇报:“安丰集团是四年前在国外突然间崛起的一个集团,林启枫利用四年的时间来打造了安丰集团这个商业帝国。而林总这么多年来身边干干净净,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女人或者是情儿,算是商业里的清流了。”

  尹婉安轻轻的“嗯”了一声,低眸在文件上一目十行的看着,语气平静:“我让你调查的事情直接说就好,不用汇报安丰集团的商业史。”

  觅秘书轻轻的吐了吐舌头,脸上带着少许的尴尬的痕迹:“林总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未婚妻,名叫‘白芷’,是书香门第出身,性格格外的知书达理。当年似乎是白家给林总投资,才让林总有了现在这般的事业,所以白芷小姐也成为了林总的未婚妻。”

  “而外界都传言说林总这么多年来守身如玉,恐怕都是因为这位白芷小姐。”

  觅秘书的话让尹婉安心中隐约有些不舒服的痕迹,似乎是从心地里面蔓延出来的,让尹婉安也感觉很是不对劲。

  将这般的感觉下意识的给忽略掉,尹婉安翻了翻手中的文件,文件上很明确的显示了林启枫和白芷是在四年前订婚的,那么四年了,两个人为什么不结婚呢?

  尹婉安将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觅秘书脸上出现了可惜的痕迹:“白芷小姐是家中的独生女,她的父母在三年前去世了,所以安丰集团放出消息说是白芷小姐要守三年的孝,所以暂时不结婚。”

  在三年前去世,守三年的孝?

  那么岂不是在今年就可以结婚了?

  尹婉安在文件照片上看着白芷那张温软的脸蛋,心中闪耀出来的都是不舒服的痕迹,红唇轻抿,满眸带着的都是复杂。

  白芷是吗?

  大家闺秀是吗?

  那么岂不是能够帮上自己的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旧爱撩人:权总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旧爱撩人:权总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