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脱鞋
木空言2019-10-12 02:152,433

  空旷的诊断室,只有面色凝重的三个人。

  “伤势比较严重,骨头错位很厉害,必须要正骨。”沈默在尹婉安肿起的皮肤上抚了一下,立刻听到对方的低声痛呼。他立刻拿开手,往本上写着病例,“情况不容乐观,要尽快。不然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尹婉安稍稍缓过来,立马摆了一下手,“正骨要很久吧,先简单包扎一下就行,下午还有个会议,不能耽误。”

  现在正是尹氏风雨飘摇的时刻,她怎么好因为自己的伤势而拖慢了公司进程?

  沈默自然是一片医者父母心,闻言眼睛一瞪,“你这人怎么要工作不要命呢?”

  他说着朝从刚刚起就一言不发的林启枫看去,“你们认识,不如正骨由你亲自来?反正这事情你比我在行。”

  林启枫深不见底的瞳仁如同一口古井,没有波澜地往这边转了一下,不搭话。

  尹婉安心里倒是“咯噔”一声:这个男人,还会正骨?他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越来越多不为人知的一面在她面前展开,她竟然觉得对他有些好奇起来。

  两人各执不同的目光,但都盯着林启枫看。林启枫不知想起了什么,没理他们,自顾自去窗口点燃一支烟。细细的香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姿势很迷人。

  窗外是艳阳高照的天气。过了好一会儿,他魅力的薄唇吐出一团白色,眼神渺远,“你来就好。”

  “这怎么行?”沈默睁大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他身边,苦口婆心地劝导,“你那技术自己也清楚,怕是难有人比你手稳。你要想她少受点皮肉之苦,还是亲自来比较好。”

  “我没想让她少受皮肉之苦。”林启枫没转头,声音低沉着矢口否认。

  “你们之间的恩怨我管不着,我只管治病。”沈默摆摆手,打了个哈哈,一副了然的样子,“再说,就算你跟她有仇,也要等她完全好了之后才能折腾下一轮不是?”

  林启枫皱了皱眉,把这番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似乎,他讲的也不无道理。

  看来今天这小子是打定了主意要偷懒。林启枫回头,眼梢带着不远处的尹婉安,思虑良久,终于点头,“好吧。”

  两人的对话都进行得极小声,尹婉安不明所以,只看到沈默留在原地,林启枫独自朝这边走来。

  “你们在说什么?”她有点好奇。

  林启枫没有回答,径自将她轮椅一转,动作不甚温柔地推到里间,神色漠然,也不绕弯子,“脱鞋。”

  “啊?”尹婉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在当场。

  他叫她……脱鞋?

  脱鞋这种事情,她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都告诉她,不能随便在男人面前为之。

  “叫你脱就脱。”对此林启枫显然没什么耐心,看着她踟蹰的模样,他说话间也带上了三分火气,“女人,你到底在想什么?不过是要为你正骨而已。”

  “你?”听到他说要为她正骨,尹婉安仍是不敢相信,“你能?”

  没有听到回答。她一抬眼,便跌进对方带着怒意的黑眸,不觉竟失神了好一阵。

  这双眼睛,真的好熟悉,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她的梦里。

  他们是不是,曾经见过面?

  可是不应该啊,如果他们真的见过,以他惊为天人的容颜,她怎么可能忘记得了?

  不过几秒走神的时间,对方表情转瞬变得更加不好。尹婉安思索着,快速在心里下了决定,接着认命点头,“好吧。”

  反正由谁正骨都是正,最后的结果没差就行。她还赶着时间回公司,不能一直在医院耽误着了。

  白色的细边高跟鞋被脱下,幼白的小腿搁上了专用的台子。林启枫看到那白皙脚背上那粒熟悉的朱砂小痣,闭了一下眼睛。

  再睁眼,那双鹰眸里已经无波无澜。他镇静地观察伤势,仿佛那是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

  尹婉安有些忐忑地被他审视。他眼神冰冷得可怕,她几乎担心下一秒,他就要出手拧断她的脚踝。

  她默默闭上眸子,眼不见心不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是等了好久,预想中的疼痛也没有到来。尹婉安睁开一只眼,偷偷往林启枫瞧去,却见那完美的脸上,竟有不忍的神色闪过。

  尹婉安吃了一惊,但这神色只是一瞬,须臾便被冷漠代替。

  他又盯着她的伤处瞧了一会儿,伟岸的身影毫不犹豫地转向门口,大步走了出去。

  尹婉安一脸茫然,还没等她细想,沈默已经笑嘻嘻地进了来,“他说今天发挥不好,还是由我来。”

  “哦。”不知为什么,她心里竟涌起淡淡的失落。

  林启枫走出诊室,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右手还在轻微地颤动……该死,他对着她的伤势,竟然下不去手!

  是心里还存着曾经的怜惜么?

  可是,她都可以那样背叛他,凭什么他要对她念旧情?

  林启枫抬起右手盯着自己的掌心,又狠狠收紧。

  诊室里,沈默蹲跪在尹婉安面前,摆好正骨的姿势,打了个响指,“看着我。”

  “诶?”尹婉安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但毕竟对方是穿白大褂的医生,她也只好照做。

  对上她的视线,沈默认真发问,“林启枫是不是喜欢你?”

  “啊?这……啊!”尹婉安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脚踝处传来剧烈的疼痛,立刻就超过了她能承受的极限。

  一声尖叫,后背在顷刻间被冷汗浸湿,眼前几乎不能视物。

  走廊上,一只欣长的手被这一声震得轻微一抖,指间夹着的香烟落下些许烟灰。

  事到如今,听到她的惨叫声,他心里居然还会有感觉。

  真是没用。

  林启枫平静的目光带着常人难以察觉的情绪望向门口,似乎在努力压制着什么。慢慢地,那仅存的一丝情绪消弭无踪,只剩无边无际的冷漠。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他薄唇轻启,“查查最近三年,尹婉安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

  那女人,说话的表情和动作都和以前大相庭径,他必须要搞清楚原因才好。

  终于勉强能看见东西,沈默满意的笑就闯进尹婉安的眼帘。他两只手活动了一下她的脚踝,接着拍拍手站起来,“好了。”

  这就好了?

  尹婉安试着把脚搁在垫子上压了两下,果然,虽是还有轻微的疼痛,但已经不碍事。

  她略带惊讶地往沈默看去。

  这位医生医术过人倒是没错……可他刚刚问的话,就只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

  转移注意力为什么要问这种话!

  沈默耸了耸肩,显然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地取材,随便找找话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旧爱撩人:权总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旧爱撩人:权总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