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常青2018-08-28 16:063,191

  只是骂了片刻叫骂声也逐渐偃旗息鼓,却并非陈墨也有妖王那样的威势,而是陈墨的面孔自始至终都是猥琐而恬不知耻的贱笑着,却似乎十分享受众人的谩骂一般。骂得口乾舌燥的人们对这个没脑浆只有脸皮的少年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也对!”菲尔普斯满意的笑道:“既然如此,就请妖王陛下履行赌约吧。”后半句话却是对着妖王说得。

  妖王的身子冉冉升空,默默的看了眼陈墨那张被鲜血覆盖的清秀面庞,微笑道:“少年,你的名字?”

  “姓少,名年。”陈墨贱笑道:“我就叫少年。”

  妖王一滞,无奈的摇头笑道:“好个惫懒的少年,那便……二十年之后再见了!”说着他瞥了眼菲尔普斯,略略露出一丝遗憾的道:“老朋友,一路走好。”说着忽然化身一道黑影向着远方天际飞掠而去。在其身下,云层下方好似升起一颗颗巨大的气泡,露出或大或小的真空来。在每个真空下便有一座地面城,浮空城中的民众不会理解,当第一缕阳光落入地面城时,那些所谓云下贱民的脸上露出的是何等震惊和激动的表情。

  正在万民雀跃之时,却没人注意山巅上的少年正在悄无声息的向山下蹭去,只是玉泉宫上的菲尔普斯王却忽然绽放出蔚蓝的光华顷刻间便扑到了那少年面前。陈墨大惊,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擦你这老鸟,不是说好了不许卸磨杀驴麽!”

  菲尔普斯张开左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陈墨的脑袋夹在腋窝之下,笑眯眯的道:“小兔崽子,老子这是一石二鸟之计!只有这诱饵才能引你这家伙出来,五年啦,你这小兔崽子终於难逃我的五指山!”

  “五指山个屁,你现在俩手加一起也就算是个六指儿!”陈墨也不挣扎,只是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这老鸟放出了湛蓝龙王气还真没谁能逃出他的魔爪,恐怕要花一番心思才能脚底抹油了。

  菲尔普斯似乎早已看出少年的心思,笑骂道:“妈的老子还真是晦气,这世间想做老子弟子的如同恒河之沙,老子却好死不死的只看上你这贱货一人!老子时日无多,你再放半个屁老子把你子孙根捏断了!”

  两个人在山巅上你楼我的脖子我抱你的腰,言笑晏晏、其情甚欢,万千民众只是以为王与少年感情笃厚却谁也不知道两人口中竟满是脏话连篇,最终菲尔普斯仰头对浮空城上大声道:“从今往后,我菲尔普斯便不再现世,碧海长安暂由塞琳娜执掌,望大家抛却成见、众志成城!当不负我菲尔普斯数十年的经营和守护!”

  说着菲尔普斯冲天而起,向着北方迳自飞去,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浮空城中千万民众瞠目结舌,虽然明知王的时代已经落幕,却未料到菲尔普斯竟走得如此决绝,玉泉宫下的使徒们痛哭失声,塞琳娜等一众强者也是目瞪口呆、茫然失措。

  而此刻的菲尔普斯却紧紧的搂着陈墨的脖子正流星般迳自向北飞去,沿途妖云中真空地带如星罗棋布,菲尔普斯总算松了口气,妖王言而有信,地面上数以亿计的百姓终於能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阳光,这也不枉他自断四指。

  他低头看去,只见陈墨的眼睛紧闭着,眼皮下的眼珠却在不停的转动,心知这小子恐怕是在打着什麽鬼主意想要逃跑,只是菲尔普斯已不知被这泥鳅般的小子戏弄过多少次,此时终於抓住这个家伙自然不肯放手,只要他左臂不动,就算这少年将满天星斗胡诌得摇摇欲坠也休要让他动摇半分!

  果然一路上那陈墨用尽了办法,哭笑怒骂、激将奉承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到了最后陈墨终於确定这一次菲尔普斯算是铁了心不会上自己的当了,於是竟乾脆闭着眼呼呼大睡起来。菲尔普斯看着真的进入梦乡的陈墨不禁哭笑不得,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又究竟经历过什麽才练出这一身惊天战力和惊人面皮?

  “陈墨啊陈墨,你终於有落到老子手中的一天!”菲尔普斯老泪纵横的激动长啸。

  陈墨是被生生冻醒的,他激灵一下想要跳起,却发现自己被捆得好像猪猡一样,双手双脚被儿臂粗的无名金属锁链捆在一起,浑身的劲力却彷佛被莫名的禁制封印了一般难以用出。他悚然一惊抬眼看去却见满目雪白,自己竟是躺在一座巨大的冰山之巅。那道貌岸然的老鸟正蹲在身旁捏着自己左臂上的人体引擎,随着啪的一声响,引擎中嵌套的魔石弹了出来,被那老鸟轻轻一捏便化作飞灰。

  陈墨激怒之下破口大骂:“擦你个该死的老鸟,你这是卸磨杀驴!你这是兔死狗烹!你这是鸟尽弓藏!你这是……你这是虐待未成年儿童!”

  “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十九岁了伐。”菲尔普斯操着蹩脚的方言调侃道:“五年间我无数次追在你屁股后面要教你冰心诀,你这小兔崽子不知好歹不说还一口一个老鸟的叫着,要不是看在你是可塑之才我早已捏死你一千回了!”他拍着陈墨苍白的面颊露出惬意的笑容,这一刻的感觉真是太他妈的爽了,爽得让菲尔普斯感觉比洞房花烛、喜得千金的时候还要兴奋!

  “我不叫老鸟了还不行,叫您老爷,老大爷,老太爷都行啊!您看在我为您的事情抛头颅洒热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情面上,就把小子我当成个屁,放了还不行麽?”

  陈墨骚眉弄眼的献着媚,谁知菲尔普斯斩钉截铁的道:“不行!”

  陈墨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好像个蛆似的扭动着身体咆哮道:“擦你个该死的老鸟,松开小爷,跟小爷大战三百回合!小爷要是败了就学你那狗屎的冰心诀又如何?”

  “松开你?你不跑才怪!”菲尔普斯笑骂,等到陈墨骂得累了不肯吭声,菲尔普斯这才稍稍肃容下来,沉声道:“你应该知道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进步神速,五年前还不过是黄金狼王气的水平,现在竟被你修练成了黄金龙王气!真是后生可畏,只是你要知道当年的墨华镇便是没度过这一关而最终堕落,你凭着一身野路子的劲气修炼至今已是危在旦夕,如果还不修炼冰心诀恐怕难逃那殇啊……”

  殇,人体引擎难以避免的魔咒,陈墨又怎麽不心中疑虑,只不过菲尔普斯那冰心诀实在是太恐怖变态,没有十年之功根本难以奠定基础,就连那口口声声为自己好的老鸟自己其实也并未真格的练成冰心诀。

  陈墨篾笑道:“你这老鸟该不会是怕我这横空出世的少年英雄轻轻松松的踏入湛蓝境界而弱了你的面皮吧?你这厮也根本没练成冰心诀却为何练成了湛蓝龙王气?”

  “因为我是天才!”菲尔普斯哈哈一笑,在免不了得到陈墨的一记卫生眼之后菲尔普斯的脸上忽然掠上一层阴霾,他叹息道:“你又何尝知道我是受到何等的栽培和期待。”他向南方望去,悠然道:“谁也不知道我的出生地,你有兴趣知道麽?”

  “有!等你死了我就去掘你家祖坟!”陈墨咬牙切齿的道。

  菲尔普斯淡淡一笑,对陈墨的恶言相向置若罔闻,只是自顾自的道:“我的出生地便是在母神啊。自我降生以后的头二十年里,我无日无夜的浸泡在营养液中,接受各种各样的武学指导和心法传授。这冰心诀本是我的启蒙教材,本应是先将其练成,只是时不我待,妖族强势,母神不得不将我培养成足以与高阶妖兽抗衡的强者,这才令我成为湛蓝龙王气的拥有者。”

  他轻轻伸出只有中指的右手,一枚水滴般晶莹剔透的湛蓝光华出现在指尖,虽然不过是昙花一现但陈墨却十分相信这东西要是滴落在自己身上,就算自己是钢筋铁骨也会被轰得渣都不剩。於是到了嘴边的咒骂被硬生生吞入腹中,脸上又迅速的升起了乖巧的面容。

  似乎对陈墨的识相有些满意,菲尔普斯声音更柔和了些,他轻轻的撕开始终略显僵硬的左臂衣袖,露出的赫然是一只青灰色青筋暴突,虯劲壮硕的手臂来!那只左手更是骨节粗大、指甲漆黑锋利,一如兽爪!陈墨见状顿时默然无语,眼中难以遏制的露出一丝惨然,叹息道:“难道,真的没人能迈过那道坎麽?”

  妖化!人们口中的王者,拥有湛蓝龙王气的战神竟然落到殇的边缘!左臂上的妖化只是开始而已,谁都知道接下来便是彻底的堕落。

  菲尔普斯面无表情的一笑,道:“谁知道呢?或许……你能做到?”他嘴角牵动露出一丝笑容,道:“我要在彻底堕落前赶回母神,所幸我抓住最后一个机会终於逮住了你这小兔崽子,你便在这北极冰盖下修炼冰心诀吧,十年助基,二十年方能成就。这也是我为什麽接下与妖王二十年之内互不侵犯的赌约,二十年之后便要靠你小子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