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常青2018-08-28 16:063,136

  妖王瞥了眼山下,似乎对自己治下出现如此下流的妖兽有些面色赧然,语气颇为生硬的问面前撅着屁股严阵以待的黄金鬼面山魈道:“那是你的子孙吧?他嘴里叽哩哇啦的说什麽呢?我怎麽听不懂?”

  那黄金鬼面山魈的脸上一片茫然,眨巴了两下小眼睛向妖王发出几声细微的尖叫。

  “有地方口音的鬼面山魈麽?果然我还是只能和你们这些高阶的家伙沟通啊……”妖王露出寂寞如雪的表情叹息了一声。

  山体上,塞琳娜一马当先,蛮子等四个在高阶魔兽围攻下只能苟延残喘,下方数以百计的战士却早已丧失了锐气节节败退。千万目光只落在塞琳娜一人身上,菲尔普斯王自断四指原来是将所有希望押在塞琳娜的身上,只是看着那无尽怪笑的妖兽和那一大一小两头鬼面山魈,所有人的心都沉重的落了下去。

  终究难逃妖云蔽日麽?

  塞琳娜的黄金虎王气已经锐减至三分之一,人体引擎在超负荷的运转下已经将人体体液推升至难以想像的高温,塞琳娜能维持黄金虎王气如此长的时间已经是越过底线,再坚持下去便随时有堕落或者死亡的可能!而塞琳娜的视野其实已经扭曲起来,就彷佛面前一切都笼罩在氤氲蒸汽之中,彷佛下一秒就会支离破碎。面前忽然出现一个狞厉丑陋的面孔,塞琳娜在心中悲呼一声:“大哥!我终不能助你赢得赌约!妹妹先行一步,不过就算死了也要杀了这见鬼的可恶畜生!”

  塞琳娜迳自抛开长剑狠狠的撞向那鬼面山魈,她只剩下这一击之力,於是打算在最后一刻引爆体内引擎与那下流的妖兽同归於尽!

  然而塞琳娜明明还没有碰到那鬼面山魈,那家伙却发出如丧考妣的惨嚎断线风筝般向山巅倒射而去。塞琳娜一时茫然无措,耳畔却彷佛留下一声轻笑,似乎有人还说了声:“多谢大婶助我一臂之力!”

  鬼面山魈会说话?一臂之力?大婶?塞琳娜剑眉倒竖,迳自看着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鬼面山魈越过层层叠叠的高阶魔兽落向山巅。

  雄踞於山巅之上的黄金鬼面山魈,看着低阶的同类笔直的向自己撞来,顿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它在妖王面前虽然如同蝼蚁一般但却是名副其实的一山之主,它早已憋足了一肚子的火,如果此刻撞过来的不是同类它早已将其撕成粉碎。而此刻的黄金鬼面山魈只是发出一声怒吼,伸爪推向同伴的后心想要将其推回山下。

  然而它却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牙舞爪的同类在半空中舒展着身子变成俯冲的姿态迳自砸了过来,更诡异的是那家伙的头壳竟如同垃圾桶般折开,从鲜血淋漓的脑壳中竟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的人类面孔!那人眸子中满是戏谑,却顷刻间厉芒闪烁变成一片血红!

  “擦你菲尔普斯这老鸟,小爷我如约来啦!”

  少年猛的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顿时一道宛若实质的黄金光华如同虚空那煌煌烈日般绽放开来,那一身坚硬无匹的皮囊顷刻间灰飞烟灭,就连头顶那半截筷子也炸成粉末,血淋淋的长发随着金芒闪过顿时蒸出一层氤氲的血气,却又被耀眼的金芒覆盖。

  一双耀眼的光翼从少年的身后两侧铺展开来,令其如同逆天而上的天使一般拥有凛然不可侵犯的宏大气息。更惊人的是一头五爪金龙在金光中宛若实物,怒睛如火、利爪箕张,威势更是惊人!

  “黄金龙王气!天!这少年是谁?”浮空城中的民众心中都升起同样的疑问,如此年轻的少年竟然拥有黄金龙王气!而看其身后的双翼和左臂上那仍一片血污的臂环,这少年使用的竟然是第一代外置人体引擎?如此说,这少年竟已拥有当年墨华镇的水准?

  “呛”的一声清越悠扬的声响,少年从背后拽出近人高的一把柳眉长刀,拔出剑后将刀鞘在刀柄处一扣却顿时变成一把一人多高的长枪。长枪如龙、金光狂炽,那一刻的凛然威势却是如许惊天动地、摧枯拉朽!近在咫尺的妖王也不尽露出一丝惊意,而空中的菲尔普斯却终於放下心事放声长笑起来。

  黄金鬼面山魈怒不可遏,这才知道这操着一口地方口音的同类竟是人类装扮而成!它方才未能识破少年的真身,情知妖王势必不会放自己活命,心里顿时恨极了这少年。它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绽放出恐怖的妖气狠狠的向少年撞了过去。

  即便面前的是一座小山也经不住五阶妖兽的狠厉撞击。然而那少年此时已将外置引擎催动至最强境界,隐约可以听到臂环中发出擦擦的摩擦之声,那是魔石疯狂运转的声音。而柳眉长枪的锋芒处更是金光耀眼,随即狠狠的刺中那黄金鬼面山魈的胸膛。

  原本,黄金鬼面山魈的身躯坚若钢铁,刀劈斧砍也难动其分毫,只是在那少年手中的柳眉长枪下却彷佛草扎的身子,竟被那少年势如破竹的一枪炸碎了胸膛,整个沉重的身躯也被其挑飞落入一群张口结舌的高阶魔兽之间。

  少年的身子在空中灵猫般翻滚一周轻而易举的落在山巅之上,落地的一刻虽然声息皆无,但下一秒便被漫天惊雷般的欢呼声所淹没。

  赢了?赢了!过山车的感觉也难以形容此刻目睹一切的人类此时的心情,山体上塞琳娜、蛮子等一群人都已呆若木鸡,这世上之事实在变幻莫测,这大喜来得太仓促和猛烈了些,一时让大家难以接受。

  山巅上,陈墨看都不看身旁的妖王,抬起鲜血淋漓的面孔看向菲尔普斯,笑道:“你这老鸟,不是说好了等我准备好了再开始麽?你这先敲了鼓,万一我赶不及回来输了赌约可怪不到小爷我的身上!”

  漫天目光都是一片呆滞,这天下还有人敢叫菲尔普斯王为老鸟的?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竟以这种方式为菲尔普斯王赢下这一豪赌。

  “你这小混蛋自己误了时间还要怪我?我硬着头皮拖延了半个小时,妖王陛下又哪里有那个耐心?”菲尔普斯明显的心情极好,称呼妖王的时候甚至加上了陛下二字。

  陈墨似乎这才注意到妖王的存在,扭头看去盯了半晌,直到始终风清云淡的妖王都不禁面露尴尬之色后才涎皮赖脸的笑道:“妖王陛下,我不过是菲尔普斯那老鸟的小卒子而已,虽然坏了您的好事,您大人有大量,总不会为难我这小孩子吧?”

  妖王再大的心胸此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冷的瞥了眼少年,没好气的道:“看你也并非菲尔普斯的马前卒,又为何要舍生忘死的帮他?”

  陈墨贱笑着道:“鬼才为了帮他,不是陛下您宽厚仁德,想要拨开妖云露出日光麽?我们这些云下贱民对您感恩戴德,小子虽然不才,却也愿意为陛下您的仁义之举肝脑涂地呢。”

  妖王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就感觉面前这个看似清秀的家伙是如此面目可憎,却又好像抹了油的鹅卵石一样滑不留手,看他那闪烁的目光分明是稍有不对就要脚底抹油的架势,哪有刚才那一枪震碎五阶妖兽的肆无忌惮?

  菲尔普斯开口道:“妖王陛下,虽然有投机取巧之嫌,不过我是否赢了?”

  沉吟片刻,妖王感觉胸中有种郁闷之极的感觉,最终还是点点头:“是!”

  空中又是一片欢腾,浮空城中的民众固然因为王的胜利而欢呼雀跃,却并没从心底意识到拨开妖云的意义。相对於更加庞大的地面族群而言,拨开妖云便如同从地狱升到天堂!

  “不过!”妖王的声音令欢呼声为之一清,妖王露出些许戏谑的笑容看着陈墨和菲尔普斯,轻轻的道:“我与菲尔普斯的赌约是令人类头顶再现青天,却并未答应驱散这漫天妖云……”他顿了顿,轻笑道:“况且我也无此能力。”

  “从今日起,每座地面城上空的妖云露出与地面城面积同样的缺口,这也算是拨云见日了吧?”妖王看着菲尔普斯,脸上再次拢上恬淡的笑容。话音刚落空中便传来嗡嗡的叫骂声,只是随着妖王的目光掠过,叫骂声却逐渐偃旗息鼓。菲尔普斯面不改色,却看看山巅上的陈墨,微笑道:“妖王耍赖了,你看如何?”

  陈墨耸耸肩,轻蔑的道:“妖王陛下如此宅心仁厚,你这老鸟便知足吧!就算拨开了这漫天妖云,我们这些云下贱民又怎敢踏出地面城一步?这天下毕竟是妖王陛下的啊,他老人家网开一面,难道你这老鸟还敢坐地起价?”

  陈墨屡次三番的向着妖王说话,虽说开始时大家体谅他身居妖王身畔朝不保夕,但此时却有些出离的愤怒了。刚刚被妖王瞪回去的叫骂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向着陈墨倾盆而下,直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焰龙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