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新朋友秦诗雨
惊风雨2019-05-26 15:275,661

  一大早,宁晨起床的时候,刘丽萌和于璐璐早已不见踪影。舒心睡得很熟,宁晨蹑手蹑脚地活动,赶在舒心醒来之前就出了宿舍门。

  今天终于可以不给舒心带早饭了!宁晨长舒一口气。

  昨天秦诗雨特意约了宁晨一起去看画展,8点学校门口见。宁晨受宠若惊,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隆重地邀请出去玩!又怕舒心吃醋,宁晨就没告诉她,一大早就偷偷溜出来。

  学校的路上已经有很多学生穿梭其中,原来七点的时候也有这么多人呀!一向喜欢睡到9点的宁晨有些自惭形秽,刘丽萌和于璐璐起得更早,对比起来,自己真是懒惰!不过再想想呼呼大睡的舒心,宁晨顿时心理平衡。

  早上微凉,宁晨裹紧衣服。看四下无人,她悄悄地哼着歌儿,带着愉悦的心情,去食堂吃早饭!

  两大口下去,宁晨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韩睿!

  韩睿每天起这么早嘛!看来以后不能再睡懒觉了。如果吃早饭的时候遇到韩睿,那么这一天肯定不坏。宁晨下定决心以后要早起,然后吃得更香了。

  吃过早饭抹完嘴巴,宁晨拿出手机,差不多快到8点了,她打开消息框,看看秦诗雨怎么样了。

  结果率先跃入眼帘的就是舒心的消息:

  “宁晨,给我带早饭!”

  舒心是绝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醒的,她也太智能了吧!她是怎么知道宁晨偷偷溜出宿舍,并且现在还在学校里面的?宁晨见过舒心发怒的样子,只好给她打包了一份,重新回一趟宿舍。

  舒心还在睡觉,宁晨甚至怀疑舒心是不是设置了自动发送功能。

  把早饭给她放到桌子上,刚要拉门出去,舒心突然从床上冒出了个脑袋:

  “你今天起那么早要去干嘛?”

  舒心的眼睛都没有睁开,说话口齿不清像是还在睡梦中一样。如果不是脸上的一股狡黠之气,宁晨肯定以为舒心在说梦话。

  “要出去玩。”

  “和谁?”

  “一个朋友。”

  “哼!秦诗雨。”

  舒心说完倒头就睡,只留下一脸寒气、胆战心惊的宁晨。

  舒心是怎么知道的!!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是开了上帝视角吗?从一开始对韩睿的心思被看破,宁晨就已经领略到了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处。

  于璐璐啊,你要死得很惨了。每天都敢和这么可怕的女人吵架,宁晨为于璐璐感到悲哀。

  回了一趟宿舍,再看看时间,啊!8点零5分了!宁晨朝着校门口狂奔,双肩包在她背上不规律地晃动着,一下下重重地打击着宁晨的虎背熊腰。

  “宁晨!”

  宁晨听到熟悉的声音叫她,回头看,是韩睿!

  “宁晨,跑这么快干什么去啊?”韩睿走上来逗她,“是不是有什么好事要抢,快跟我也说说。”

  “我……和秦诗雨约好了去看画展,要迟到了。”宁晨气喘吁吁、结结巴巴地说。

  “才8点多一点,不会迟到的。”韩睿看看手表。

  “约好8点的,已经迟到了。”宁晨顾不得和韩睿多说,就急匆匆地跑去南门了。

  “宁晨你慢点,不用着急!”

  韩睿的声音被宁晨抛在了后面,宁晨觉得无比抱歉。自己要是再早点起床就不会这样了,还能和韩睿多说几句话。

  宁晨一边埋怨自己,一边朝南门一路狂奔。

  到了南门才发现空无一人,秦诗雨还没来。宁晨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有迟到。

  她心满意足地给秦诗雨发了消息:“我到南门啦!”还不忘加一个可爱的表情包。

  秦诗雨马上回复:“我马上!”回了宁晨一个亲亲的表情。

  宁晨心里踏实了,刚刚跑得太快,现在正扶着墙大喘气。

  “韩睿学长!”

  韩睿看着宁晨一颠一颠奔跑的背影,心想这姑娘真可爱,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突然被叫住了,是秦诗雨。

  “是诗雨啊,你不是要和宁晨去看展,快去吧!”

  “学长今天没事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秦诗雨笑得很调皮。

  “我啊,我这不是要上课去,你快去吧,宁晨等着呢。”

  “不着急,才8点多。”秦诗雨把手机举起来,凑到韩睿面前给他看时间。在大高个韩睿面前,秦诗雨显得格外娇小,充满了身高差带来的萌感。

  韩睿突然离秦诗雨很近,秦诗雨怎么和舒心一样,这么喜欢“勾搭”自己,噢对,是撩汉。不过秦诗雨还是和舒心不太一样,秦诗雨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舒心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秦诗雨在撩汉上大概比舒心更胜一筹。虽然长得不如舒心,但她充满了少女的气息,懂得在不经意间把自己的魅力释放出去,不像舒心那么矫揉造作的演戏。秦诗雨声音本身就甜甜、嗲嗲的,总带着和父母撒娇惯了的语气,这种少女音色就足以让广大男同胞醉倒了。

  秦诗雨一直缠着韩睿聊天,甜甜的左一声“韩睿学长”,右一声“韩睿学长”,缠着韩睿问东问西,还特别会找话题,拉着韩睿不放。撒娇时,从来不会挽着人胳膊,反而拉着韩睿的袖子摇来摇去。

  韩睿和秦诗雨聊了好一会儿,下意识地看了手表:“我这……上课迟到了!把时间给忘了,我得赶紧走了……”韩睿突然想起来宁晨,“诗雨你快去吧,宁晨还等着呢!”

  在南门等候许久的宁晨看看手机,都快八点半了,还是没有秦诗雨的影子,只有一辆出租车也在门口等着。

  宁晨走来走去,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多和韩睿说几句话了。

  秦诗雨终于来了!宁晨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娇小明媚的女孩,短裙随着脚步有节奏地舞动着,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再看看自己,一件随便随便的T恤衫,仔细瞅瞅,上面还留有早饭的饭渍。宁晨赶紧用手搓,却搓不掉,只好拉上外套的拉链试图遮住。宁晨忽然又觉得下身的运动裤显得腿粗,秋天冷还不忘穿个运动外套,更显得人臃肿。秦诗雨的短裙冷是冷了点儿,但这才是大学女生应该有的青春的样子吧!

  宁晨下定决心,周末要拉着室友去买一件短裙。

  “宁晨,没等急吧!”秦诗雨看到宁晨时加紧跑了几步,到宁晨面前,笑靥如花:“刚刚在路上遇到韩睿学长,就聊了几句。”

  “没事的。”宁晨更加后悔没和韩睿多说几句了。

  秦诗雨说着,拉着宁晨的手,走上了一直等着的出租车,原来是秦诗雨预约的啊!

  “真是抱歉啊宁晨,早知道就让你先上车了,风又这么大,多冷啊,真是都怪我来晚了,谁知道碰到韩睿学长了,好久没见,就多聊了两句。”

  宁晨的手被秦诗雨牵起来,秦诗雨的手虽然很凉,宁晨却觉得暖暖的。

  这是我的新朋友秦诗雨,宁晨心想。

  画展上人不多,秦诗雨拉着宁晨,在每一幅画面前停了很久。

  宁晨只看油画上是小桥流水,一派静谧的自然风光,虽然是宁晨向往的地方,可是这画与现实差距太多,宁晨反而找不到代入感,只觉得这画的颜色过于浓烈,不是自己喜欢的。

  她看向身后的秦诗雨。秦诗雨的表情是那么认真,细细端详画作的神情让宁晨不忍打扰。秦诗雨慢慢走近,仔细看画的细节,说道:“这幅画的笔触很好。”

  宁晨也凑上去看,只看到油彩粘在画上凹凸不平,也看不出来什么。

  秦诗雨歪着脑袋,又向后退几步,脸上带着微笑。

  宁晨觉得这油画与秦诗雨之间仿佛已经产生了什么共鸣,是一些说不出的秘密,只属于她和油画,旁人无从得知这其中的奥妙。

  秦诗雨临走时,又回眸一瞥,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幅画。

  宁晨顿时觉得和秦诗雨比起来,自己是那么的粗鄙不堪,一点艺术气息都没有。

  看了一会儿画展,感觉有些饿了,宁晨正想着去哪里吃午饭,秦诗雨竟然变魔术一样从包里变出来两个三明治和两瓶果汁:“看,我们的午餐!”

  宁晨觉得秦诗雨真是太体贴了!

  秦诗雨吃饭时也很文雅,一小口一小口,就算是坐在美术馆的长椅上吃三明治,也有一种在吃高档西餐的感觉。反观宁晨,两三口就吞了一个三明治,剩下的就是欣赏秦诗雨慢慢吃了。

  在美术馆和秦诗雨一起度过了充满艺术气息的一天,宁晨觉得自己在秦诗雨的感染下,似乎也要变得高雅起来。秦诗雨在看画的时候很安静,让宁晨觉得自己和她之间似乎有一道怎么也越不过去的屏障,这屏障,也许就是秦诗雨身上的艺术气息带来的。和宁晨比起来,秦诗雨像是个很有品味的小公主,让宁晨羡慕不已。

  从美术馆出来,就到了晚饭的时间了。

  “这一天过得好快啊!”秦诗雨看着远处的夕阳感慨道。

  “你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觉得时间过得快了!”宁晨羡慕地看向秦诗雨。

  “我们去吃晚餐吧,都有些饿了!”秦诗雨笑得很好看,自然地挽起宁晨的胳膊就往前走,“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店,就在附近!”

  “好啊!跟着你!”宁晨被秦诗雨挽着,既有些不自在,又受宠若惊。

  是一家装修高档的西餐店,一看就和宁晨平时去的不一样。西餐店里还飘着悠扬的小提琴音乐,再加上身边看上去很有品味的秦诗雨,宁晨想要给这家店打10分!

  秦诗雨熟练地点了牛排,宁晨也要了一样的,两个人聊起天。秦诗雨不像看画展时那么安静,此刻的她更有亲和力,不断地找话题,和宁晨聊天。秦诗雨情商不低,很是健谈,竟然能和话题终结者宁晨聊得不错,还向她介绍了很多牛排和红酒的知识。

  一个月前的宁晨,怎么都想象不到,自己会坐在高档西餐厅里,和自己的新朋友聊天。原来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宁晨觉得仿佛有很久连自己都没有听到过自己的声音了。真是像梦一样美好。

  两个人聊着,宁晨终于鼓足勇气问秦诗雨:“我有一天,看到你在操场上哭,现在好了吗?”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秦诗雨很惊讶的样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正好那天我心情也很不好,看到你边跑边哭,就很有同感。可能是我真的认错人了吧!真不好意思!”宁晨是发自内心的,真的很想要去关心她的新朋友秦诗雨,可没想到会认错人,真是出了大糗,那天天色也晚了,大概真的认错人了。

  “你那天怎么了?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秦诗雨没有理会宁晨认错人的事情,连忙关心宁晨。

  “没什么事,现在已经好了。”宁晨感受到秦诗雨的关心,受宠若惊。那天正是被舒心欺负,舒心故意拿韩睿来气自己的时候。现在舒心的态度和以前相比,已经不能再好了。原本朋友间是无话不谈的,可能是刚认识的新朋友的缘故吧,再加上宁晨这么内向,也就没有向秦诗雨分享韩睿、舒心的事情。

  “吃得好饱啊!满足!”秦诗雨识趣儿地转开话题,别人不想说的事情就不要再问啦。她拍拍肚子,露出调皮可爱的微笑。

  用餐完毕。

  其实宁晨觉得分量有点小,自己还想再吃一点儿,但是看秦诗雨已经吃完了,就不好意思再提。突然有些怀念和室友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于璐璐、刘丽萌都是大胃王,总是能再加好多菜。秦诗雨吃得不多,宁晨也只好配合她,她也从来不敢对人主动提什么要求。

  结账的时候,被秦诗雨体贴照顾了一天的宁晨抢着去付钱,秦诗雨也由着她去。看到账单,宁晨被吓了一跳。两个人花了快四百!宁晨觉得实在是贵。不仅贵,还没吃饱。宁晨在心里默默决定,要把这家店拉黑。

  从饭店出来,已经夜幕降临,风更大了。北易市的秋天昼夜温差很大,到了晚上,没了阳光会更冷。

  下了出租车,宁晨眼见着秦诗雨冻得直哆嗦,干脆把外套脱下来给她。秦诗雨感激地穿上,抓着宁晨的手,两个人一起往宿舍走。风很大,但是两个人始终手拉手,宁晨突然意识到,原来这就是朋友的感觉。

  两个人在大风里说起今天的画展,秦诗雨还意犹未尽,宁晨高兴地答应她以后有空可以再去看。两个人聊得正高兴,宁晨注意到秦诗雨的目光,顺着她的目光低下头,就看到了自己T恤上的饭渍。宁晨很尴尬,秦诗雨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丝毫不在意,继续兴高采烈地聊天。

  除了这点,和新朋友一起在秋风中相互依偎着往回走,真是美好的一天啊!还要除了超贵的晚饭这一点,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在。

  于璐璐调戏一样走过去摸摸宁晨的下巴问:“怎么这么晚回来?”

  “我出去玩了。”宁晨说这话的时候很自豪,自己终于也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了,像是什么骄傲的事情一样。

  “哎呦!你还能出去玩?和谁?”于璐璐果然意想不到。

  “秦诗雨。”没等宁晨回话,舒心酸酸的说。

  “秦诗雨!就是那个小公主啊!她怎么和宁晨玩一起去了!”

  舒心眉毛一挑,表示不满。

  “我说的是真的,你别不信啊!秦诗雨家可有钱了,好像也住在你家那边的别墅区!”于璐璐对舒心的心思了如指掌,还不是吃秦诗雨的醋了,于是一字一顿地强调秦诗雨有多好,都快要扑到舒心脸上去了,“只是,人家可比你亲民多了,一点架子都没有——,从来不会因为有钱就怎么样——,说话也好声好气的——,笑起来也比你好看多了——!!”

  “我是因为有钱才这副脾气吗?”舒心立刻表示不满,“我脾气就这样,天生的!”

  “不是有钱谁能惯得出来你!大家还不是因为你有钱才都惯着你!”于璐璐撇嘴。

  “瞎了你的狗眼!”气急败坏的舒心骂道,“你觉得我人缘很好是吗?!”

  瞎了眼的于璐璐愣了一下,继而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合:“对啊!舒心不管有钱没钱,大家都不喜欢她。就那副臭脾气,刻薄又傲慢,谁会因为她有钱就高看她一眼?”

  舒心狠狠地瞪了于璐璐一眼,什么都没说。

  于璐璐的心情简直要到天上去了,这可是第一次和舒心吵架赢了!而且今天还完成了对舒心人格的诋毁,历史应该铭记这一天!本来就是!不管有钱没钱,大家最后看到的,都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她身上的外在标签。于璐璐自我陶醉不已。

  宁晨暗搓搓想,怪不得晚餐贵,秦诗雨平时也去这么贵的餐厅吃饭吧,这就是人家的日常生活。原来秦诗雨这么有钱啊,比舒心还有钱。有钱人可真多!

  刘丽萌拍拍宁晨脑袋:“今天和小公主玩得怎么样?”

  宁晨被吓了一跳:“啊,还挺好的。”

  虽然想起来晚餐有点肉疼,但是今天也不失为美好的一天!

  “刘丽萌,你周末可以陪我买衣服吗?”宁晨突然想起来秦诗雨的短裙,羞涩地问刘丽萌。

  “哎呀,你要买衣服呀,天冷了也该买衣服了。你想买什么衣服呀小宁晨?”

  “我……想买一件短裙。”

  “短裙??!”刘丽萌瞪大了眼,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宁晨:“都秋天了你穿什么短裙啊!我跟你说年轻的时候这么穿,老了就是老寒腿,膝盖啊什么的,都必须要保护好它,尤其是腿,我秋裤都穿上了,你还想着穿短裙?真是作……”

  刘丽萌这个小麻雀叽叽喳喳,哦不,像麻雀妈妈一样唠叨个不停。宁晨的短裙之梦,就这样被老麻雀刘丽萌浇灭了。

继续阅读:17. 新朋友和室友之间的战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好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