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肉
鬼小姐2018-08-27 16:312,257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一个红太阳;

  中国人民闹饥荒;

  端起碗,照相馆;

  尿一泡,肚子扁;

  今反右,明反右;

  反的社员吃人肉!

  --

  丫蛋醒来的时候,还是那般一颠一颠的在一个人的肩头,但是这肩膀比父亲的要宽阔,她看向四周陌生的环境,不认识的街道,不认识的人群,不认识的小作坊。

  她的嘴里还是之前那颗糖甜腻的味道,她回味的舔了舔唇,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向地下的土路,这不是回家的那条山路,这条路平坦而宽阔,不像自家村里的那条路,狭窄而崎岖,她立刻开腔的问道:“叔叔,我阿爸呢?”

  那个穿着皮夹克的矮胖子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反而阴沉的说到:“你这娃儿真轻,抗在肩上都没有二两肉,白费了我一袋粮食。”

  这阴狠的话语,透过他干裂的嘴唇,叫丫蛋看到了他一口的黄牙,还有他脸上从眼睛下方直到嘴角的那一条蜿蜒的疤痕,她有些害怕,也没再说话。

  “陈社,陈社,你可回来了,都等急了。”

  那个矮胖子刚进这个巴掌大的小镇子就有人走了来,甚是着急的冲着胖子说了句。

  “叫他们都回去,今日不宜,明日再说。”

  那个又高又瘦的人像一个竹竿一样杵在这胖子的身旁,眼睛深深的凹陷了下去,眼神却精神明亮,朝着这丫蛋就是一顿打量,甚至夸张的吞了口口水,这神情让丫蛋有些不适应,她冲他咧了嘴笑了笑,漏出了自己稚嫩的笑容。

  那个高高瘦瘦的人拍了拍这胖子另外一边的肩膀,也没说话的就走了。

  那个矮胖子将她带去了一个漆黑的房间内,这房间矮小低沉,他到地方的时候已经黄昏了,更加映衬的这房内乌黑一片,房内空无一人,也没点煤油灯,他轻车熟路,将人往一个污秽的桌子上面一放,叫丫蛋的屁股坐在了桌子上面。

  桌子在屋子的正中间,桌面似乎有些倾斜,丫蛋怕自己没坐稳,赶忙的用自己的手抓紧了桌子的边缘,才使得自己没有掉下去。

  她还没长开的手掌摸在这斑驳的桌子上面,这桌子上面有些毛糙,还有些油腻潮湿,似乎有点像那公社大食堂里面用来剁菜的砧板,上面有些划痕,布满了木屑,她低头看了看,就着那矮胖子刚刚点好的煤油灯昏暗的烛火低头看了看,但是这桌子吓了她一跳,这桌子怎的是红色的,她吓的有些魂不附体,惊吓的啊了一声。

  “鬼叫什么。”

  他呵斥了一声,这个时候的他完全的撕去了中午见到丫蛋时候伪装着良善的面庞。

  丫蛋看了一眼她,旋即丫蛋自己又想了想,兴许是这木头就是红色的呢。

  她不敢看着四周的样子,不知道是天气冷,还是她身上的破旧的大衣不挡风,或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丫蛋觉得自己浑身都冷到了极点,许是她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叫她饿得吧。

  她抬头看到了挂在她正前方那明晃晃的大刀,狠狠的抖了一下自己瘦弱的身体,目光胆怯又恐怖的看向了那边嘴里骂咧咧的胖子,丫蛋也不知道他在骂些什么东西,但是她似乎觉得好像在骂她,尽说些她这个年纪还理解不来的话。

  “操蛋的玩意,什么狗东西,还没进镇就等着老子。”

  这句话叫丫蛋听清了,她有些惊讶,抬眼看了过去,她看过去的时候,胖子也正好在看她,他放下了他刚喝水的磁钢,朝她走了过来。

  她有些怕,不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些什么,桌子有些高,她的双腿悬挂在半空中,她也不敢擅自跳下来,她的双手搅在了一起,她此刻胆小孤僻到了极点,看着那满脸横肉的胖子也不敢说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张的四处看着。

  那个胖子越过她,去将门给关了起来,彻底的隔绝了外面细微的亮光,整个房内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胖子不说话,丫蛋更加的不敢说话了。

  那个胖子不知道从何处掏出来的一包烟,哗擦一声,火柴燃了,他点了一根烟,空气中刹那就传来了烟草刺鼻的味道,她浓重的皱起了眉头,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事多。”

  他虽然骂骂咧咧的,却捏了烟火,端起了磁钢,咕咚咕咚的又喝了几大口热水,透过那昏黄摇曳的灯,她瞧见了那白色磁钢上面还印上去了一个人,这人她在报纸上面好像见过,穿的也是这样的一套衣服,记得阿爸当时拿着那张报纸看了半天,也看不懂,然后便去找过村里唯一的一个教师,叫他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丫蛋其实也很渴,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唇,吞了口口水,这动作叫做陈社的胖子看见了,他犹豫了半晌,还是将水递了过来。

  磁钢的里面的水有些烫,许是她的小手被冻得太狠了,此刻稍微有点温度的水都叫她仿若被烫着了一般,但是她还是端得很稳,双手捧着,仰头也喝了水。

  但是似乎越喝越饿,她的肚子叫的厉害。

  她知道没东西吃,她也不渴望这个陌生人会有什么东西给她吃,但是其实这人给东西给她吃,丫蛋也不敢再吃。

  她虽然小,但是她也知道,她是吃了这人给自己的那颗糖自己才会倒下去的,但是这人突然朝她跪了下来,还砰砰砰的朝她磕头,她听见这人的头磕在地板沉闷的声响,还不懂事的稚嫩眼睛里面看到这一现象直接的吓呆了,坐在桌子上面一动不动,吓的屏住呼吸,似乎连气都不敢喘了。

  这人的嘴里边磕还边念念有词,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么东西,但是他似乎在做什么神圣的动作,在举行什么了不起的仪式,他虔诚的闭着眼睛,直到许久的时间他才起身。

  他似乎是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语气颇是轻快的说到:“早点睡吧。”

  他说完这话就将丫蛋从桌子上面抱了下来,放到了一张矮榻上面,这矮榻是竹子做的,此刻猛地受了力,这竹榻子传来吱呀的声响,似乎是老旧到了极点,随时要被这瘦弱的人压断了一般。

  此刻太阳完全的落入了西边的地平线,天际黑的连一丝的光亮都没有了……

  翌日,公社的大食堂里面,一早就飘来了肉的香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食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