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好兄弟
叶知拙2018-08-28 23:564,475

  周行,赫赫有名的地产大佬,更是商界的一个传奇人物。

  宋涛早就听过他的大名以及传奇经历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认识。没想到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周行,而且周行还主动给他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

  宋涛感觉这一切有点梦幻了。这种大多存在于电视剧和小说中的剧情现在竟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这让他有点不敢相信。

  宋涛盯着名片看了好久,确认刚才的老人就是行健地产集团的老总周行之后,内心一阵狂喜。

  “真的是他!”

  难道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先让他跌倒,现在又拉他起来?不然的话,周行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地给一个站在路边发传单的销售提供工作机会?

  宋涛想来想去,只能认为是自己撞了大运。

  可是高兴归高兴,冷静下来后,宋涛一想到要给周行发简历,心里就发虚。

  商业间谍那件事已经成了他人生中永远也抹不去的污点,虽然现在有一个翻身的机会摆在面前,但是他可能会因为自己之前犯下的错误而失去这个宝贵的机会。

  “如果他知道我被开除的原因,肯定会对我很失望的,谁会要一个为了利益而背叛自己公司的人呢?”

  他一点一点地撕着一张传单,一边呆呆地想。

  他现在后悔不已,可是木已成舟,他还能怎么办呢?

  忧愁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正当他坐着发呆的时候,陈思瑶来检查工作了。

  陈思瑶拍了一下桌子,“宋涛,你在干嘛呢?”

  宋涛赶紧看向陈思瑶,“哦,没什么?”

  陈思瑶皱着眉头,看见桌子上全是被撕下来的纸屑,就很不高兴地说:“你不发传单,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宋涛发现她今天的表情比昨天要严厉多了。大概是因人而异的缘故吧,她压不住张勇和施光龙,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懒散,而宋涛是刚来的新人,外表看起来挺老实的,所以她才能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宋涛吞吞吐吐地说,一边在脑海里寻找合适的理由,“这会儿路上还没有多少人,所以我······”

  “没有多少人,你就不知道拿着传单去人多的地方发吗?”陈思瑶用更严厉的语气说,这一次,她没有像昨天那样泄气,“做销售,脑子要灵活一点,安排你做什么,你不但要保质保量地完成,而且还要想办法超额完成,为公司创造更多的收益。只有这样,你的业绩才能上去。”

  宋涛心里很不爽:“别拿你们这种低级的销售理论来教育我,我上班的时候,你可能还在读书呢!”

  不过他并不想和陈思瑶争论。他知道,这个时候沉默是金。

  陈思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问:“张勇和施光龙呢?”

  “不知道。”

  “他们没来上班吗?”

  “没见到,就我一个人。”

  “哼!这两个人家伙,再这样混下去,他们连基本工资都拿不到!”陈思瑶气愤地盯着桌子,“你可不要跟他们两个人学,像他们这样的人,永远都是打工的料。不要指望天上会掉馅饼,机会给你了,如果自己不努力,那也是白搭。”

  宋涛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

  “做人就要努力,只要是机会,都得抓住,特别是销售,这是最能锻炼人的工作。如果只是抱着混基本工资的心态来做,那不如不做。”陈思瑶越说越没完了,用一个过来人的口气说,“你比如说我,我是今年3月份进入公司的。一开始也是和你一样,在大街上发传单,但是通过努力,我把绩效做到了全公司第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就被提为区域销售经理了······”

  陈思瑶巴拉巴拉地说个不停,还向宋涛兜售起了一些烂大街的成功学案例,宋涛越听越烦躁,突然产生了辞职不干了的念头。

  “······如果仅仅只是在这里混饭吃的话,那你就不适合做销售,而且以后无论你做什么工作,都不可能会成功······”

  当听到陈思瑶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宋涛站了起来,打断她说:“我也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做销售,所以我不想干了。”

  陈思瑶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宋涛根本就不配合她的演出,于是语气突然变温和了,“其实,只要用心,什么工作都能做好,关键是态度要端正。我刚开始的时候也和你现在一样——”

  “我是真的不想干了,我辞职,你们还是找其他人吧。”宋涛下定了决心,十分干脆地说。

  “不是,你······”陈思瑶双手叉腰,正要劝说宋涛,却被宋涛伸出一只手来制止了,“对不起,我干不了。”

  宋涛说完,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

  陈思瑶又气又急地在他身后大声喊:“喂,宋涛,你这是干什么呀!给我回来!”

  宋涛无动于衷地往前走着,这一刻,他突然感到无比的轻松。

  回家以后,宋涛倒床就睡。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啊,头昏脑涨!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他一脸难受地坐在床上,摸着胀痛的脑袋。

  这会儿,他整个人就像丢失了灵魂一样,从里到外都感到难受。上午辞职之后的那股轻松劲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再次失业的落寞和迷惘。

  果然是“帅不过三秒”啊。主动辞职不干时的那种爽劲儿就像酒精一样让他精神亢奋,觉得自己真酷。可是劲头过了以后,心里却充满了无尽的空虚。

  这种空虚被午后开始变得昏黄的阳光放大了。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看着窗外的阳光和天空,他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非常陌生,好像一切事物都距离他十万八千里一样。这种感觉难受极了。

  他想起还要给行健地产的老总周行发简历,于是决定先去洗个澡,把一切的不快通通冲掉。

  刚下床,手机响了。

  拿起一看,是代春望打来的。

  宋涛现在一看到代春望,心里就有股气。他觉得代春望不仅欺骗了他,肯定还藏着其他什么秘密,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手机响了几下之后,他接了。

  “还在发传单吗?”代春望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宋涛有种被侮辱的感觉,心里更气了,但他并没有发作,“没有,我已经回家了。”

  “回家?你不干了?”

  “嗯。”

  “呃······好吧,我打电话来,是想问问你今晚有没有空。”

  “干嘛?”

  “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今天晚上出来喝一杯,我请客。”

  宋涛犹豫着要不要去。

  “怎么,有事?那就改天约?”

  “哦,没事。”

  “好,那就来吧。晚上六点半,小城故事见。有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当面跟你解释一下。”

  “嗯。”

  宋涛挂了电话,怨妇似地盯着手机,说:“哼,解释?有必要解释吗?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解释!”

  ······

  晚上六点半,宋涛来到了商业街的“小城故事”酒吧。

  一看到这个酒吧,宋涛就忍不住感叹人生无常。以前春风得意的时候,他经常和代春望来这里喝酒,每次都是他请客,那时候出手真大方啊,而现在呢,他却成了一个负债累累的穷鬼。

  进了酒吧,宋涛一眼就看到了代春望。

  代春望现在的衣品突然提高了,还弄了一个时下流行的职场发型,看起来挺得意的样子。

  宋涛走过去,在代春望面前坐了下来。

  宋涛开门见山地说:“说吧,有什么事要向我解释?”

  代春望说:“别急嘛,先喝几杯酒再说。”说着拿起酒往宋涛的杯子里倒。

  宋涛用手掌盖住杯子,“先说了再喝。”

  代春望的手悬停在半空中,脸上那副虚假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盯着宋涛看了一会儿,笑容逐渐褪去,变成了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宋涛有点惊讶,在他的印象中,无论发生什么事,代春望都不会给他脸色看。然而现在,呵呵。

  “你究竟是变了?还是你本来就是这种人,只是一直在伪装?”宋涛不禁在心里质问代春望。

  代春望慢慢地把酒放下,又把两只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身子前倾,“咳,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对我的态度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呵呵,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宋涛心想,嘴上却说:“哦,有什么不一样?”

  宋涛是一个不喜欢把话说得太难听的人,除非忍无可忍了,他才会毫不留情地反击。

  代春望说:“我觉得你好像变得比以前陌生了。”

  “真是够无耻的啊,这是要有多无耻才能说得出这种话?”宋涛心想,“明明是你变了,现在却反过来指责我?真是笑话!看来我真的看错人了!”

  “哦,我变了吗?”宋涛轻松一笑,“还是你变了?”

  代春望脸上掠过一丝不悦,说:“准确地说,我们都变了。人都会变的,如果一直不变,那反倒不正常了。”

  “是,人必须要变,不变不行。”宋涛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不过要看怎么变,是往好的方向变,还是往坏的方向变?”

  “你果然变了,”代春望说着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你以前从不这样说话,现在变得话里有话了。”

  宋涛没有解释,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说:“好吧,不绕弯子了,有话直说吧,待会儿我还有事。”

  “好,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直说了。”代春望把酒一口喝了,开始说了起来。

  代春望把他和黄爱玲的事情解释了一遍。无非就是说他是在黄爱丽和宋涛分手以后才和黄爱玲在一起的,还说爱情是两个人的自由选择,并没有什么错。宋涛听了以后,更觉得代春望这人太无耻,竟然还好意思为自己辩解。更令宋涛无法忍受的是,代春望竟然还说会替他好好照顾黄爱玲。

  为了压抑内心愈烧愈旺的怒火,宋涛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劲地喝酒。很快,他就有点醉了。

  “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好兄弟——”

  “好兄弟?”宋涛打断了代春望的话,“你告诉我,什么叫好兄弟?”

  代春望此时也有点醉了,就说:“我一直都把你当做好兄弟,当初我就警告过你,不要太膨胀,可是你不听。现在好了吧,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宋涛用手势让代春望停下来,嘲讽道:“果然是好兄弟!都说好兄弟是两肋插刀的交情,你果然给我插了两刀!”

  代春望无可奈何地看着宋涛,“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宋涛发现代春望现在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说的话是虚伪的,而他又处处表现出了自己的傲慢。宋涛记得以前他一直是一副老老实实、小心谨慎的模样,现在却变得狂妄了。

  宋涛本想骂代春望几句,但转念一想:“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是当初的我吗?”如此一想,心中释然。

  不过,宋涛的心里突然又产生了另外一个疑问——他怀疑自己被诱惑去当商业间谍这件事情跟代春望有关系。不过他不敢确定,仅仅只是因为代春望这种突然的转变而怀疑。

  宋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走了,再见!”

  代春望也站了起来,付了酒钱之后,跟着宋涛走出了酒吧。

  两人站在酒吧门口,看着眼前的夜色,久久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代春望说:“宋涛,我今天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希望你——”

  还没说完,宋涛突然转身朝代春望的脸上打了一拳。代春望惨叫了一声,捂着脸倒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代春望愤怒地叫道。

  宋涛指着代春望,“这一拳,是你欠我的。从此以后,你我再无半点关系!”说完他摇摇晃晃地走了。

  宋涛沿着马路走了一会儿,然后在路边的花池边坐了下来。

  “好,全都结束了,真痛快!”他对着天空大声说。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谁都靠不住。他暗暗发誓,要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站起来,狠狠地打那些陷害他和看不起他的人的脸!

  他突然想到还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于是急忙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还得赶回家,给行健地产的老总发简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期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期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