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阿芳
叶知拙2018-08-30 16:542,419

  阿芳是周行对太太的爱称,她的全名叫贺芳。

  三年前,贺芳独自去大理和丽江旅行。去的时候还是正常的,可是回来以后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云南回来以后,就变得闷闷不乐了。”周行说,“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说身体不太舒服。但我看得出来,她根本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有什么心事。”

  宋涛问:“她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医生也是这么说的,但除了她自己,谁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周行说着叹了一口气,“我很后悔当时没有陪她一起去。当时我一直忙于打理公司事务,确实有点冷落她了,但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宋涛依据已经掌握的一点信息,问道:“您太太当时在云南待了多久?”

  “大概有一个月吧。”

  “她没告诉你她去过哪些地方?”

  周行摇了摇头,“没有,她去之前之说想去大理和丽江散散心,顺便去看看一些老朋友。”

  “她在那边有认识的人?”

  “是的,这还得从我们知青的时候说起了。”

  接着,周行开始说起了当年他和贺芳在云南插队的往事。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时候,周行与贺芳都在一个叫小桥村的小山村里插队,他们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相知相恋的。

  贺芳出生于书香门第,不但有文化,还能歌善舞,经常被派到区里去参加各种文艺活动,所以认识了不少朋友。

  “我们相爱之后没过多久,高考就恢复了。当时队里只有一个返城名额,一开始给了我,但我让给了阿芳,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也能够回去。一年以后,我也离开了小桥村,回了城,后来考上了大学,毕业以后出来经商,然后就跟阿芳结了婚。”

  “其实我也一直怀疑她是不是在云南受了什么刺激,可是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可能。她在哪边能受什么刺激呢?她一直都是一个善良开朗的人,认识她的人都非常喜欢她。所以我实在是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宋涛点了点头,然后试探着问:“恕我冒昧。那您有没有想过问题可能出在您身上呢?”

  周行说:“我确实有一半的责任。那时候公司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我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忙,对她的关心不够。但是她一直都非常支持我,理解我,从来没有半句怨言。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还会开导我。我们的感情也一直非常稳定,自从结婚以后就相敬如宾,几乎没有红过脸吵过架。所以我现在感到非常困惑,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患上了抑郁症?”

  “那么您夫人的病表现为什么样的症状呢?或者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开始还没有现在这样严重。那时候她至少还认识我的,只是像一个人生闷气一样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还经常哭。后来就渐渐有点不正常了,她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我了。但是说来也奇怪,她只是不认识现在的我,但是却认识知青时候的我。她经常抱着我当年的照片,口里念着我的名字。而只要我一走过去,她就会把我推开。”

  “或许,”宋涛推测道,“她对您的记忆只停留在你们的知青时代。”

  “对,心理专家也是这样说的。因为受到某种刺激,她的记忆出现了缺失。”

  “医院有没有办法呢?”

  周行摇头说:“他们尝试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有用。不过后来有一位医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办法,说也许能重新唤醒阿芳,只是成功的几率不大。不过我还是决定要试一试,不管能不能成功,都要去争取。”

  “什么办法?”

  周行停下来,看着宋涛,“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宋涛疑惑不解地问:“您的意思是,让我来帮助您太太恢复记忆?”

  “是的。昨天看见你以后,我就决定把这个工作交给你了。”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跟我年轻的时候长得非常像。”

  宋涛惊讶地看着周行,“我和您年轻的时候很像?”

  “不说完全像,但至少乍一眼看是很像的,我给你看一张照片。”周行说着拿出手机,翻出一张自己年轻时候的老照片,拿给宋涛看。

  照片上的周行有着一张英俊的国字脸,眉清目秀,有股阳刚之气。

  宋涛看了之后也觉得惊讶,说:“确实很像。”

  周行说:“如果你打扮成知青时代的我,那就更像了。”

  宋涛听到这里,大概知道了周行给他的工作是什么了。“您的意思是,让我假扮成年轻时候的您,去唤醒您的太太?”

  “是的,”周行说,“但是医生说了,光找一个长得像的人还不够,还得重现一些当年的场景才行。因为阿芳现在对我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我们在小桥村插队的时候。”

  宋涛说:“您不会是想让我到小桥村,扮演知青时候的您吧?”

  “正是这样。”

  宋涛陷入了沉默,他不敢相信周行给他提供的竟然会是这样一份工作。这种特殊的治疗方法他倒是听说过,但现在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他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

  周行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说:“是不是有有点难以接受?”

  宋涛说:“是有一点,但是我不会演戏,我可能表现不出您当年的气质······”

  “我也知道,这确实有点难度,毕竟你不是一个演员。可是如果让演员来岩,表演的痕迹又太明显了,很多东西不是演出来的,而是一种真情流露。”

  宋涛心想:“真情流露?那我更不行了,我又不是你本人,怎么真情流露?”

  周行接着说:“我知道,一开始就严格要求你是不现实的,但是只要通过一段时间的亲身体验,我想你还是能够做到的。”

  宋涛问:“您想让我怎么做?”

  “这个先不谈,我知道你现在还有很多疑惑和顾虑。所以我想先跟你谈谈报酬的问题。”

  周行的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了宋涛的痛点,如果他错失了这个机会,那就意味着他将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去解决自己目前面临问题。虽然这份工作奇怪得让人难以接受,但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宋涛还没来得及仔细考虑,周行就说:“你可以不用急着表态,在你表态之前,或许可以了解一下你能得到什么回报。”

  宋涛非常困惑地看着周行。

  “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们先去吃饭吧,边吃边谈。”周行说着折转了方向。

  宋涛还有点发懵,就说:“哦,好的。”

  “我邀请你尝一尝我们自己种出来的无公害蔬菜,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周行微笑着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期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期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