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十世好人(下)
天霸动霸2018-08-28 11:562,409

  “此子。此子。”喃喃了半晌,竟没能说出下文。仿佛独孤九才是执掌生死的判官,而判官反而沦为了任宰割的亡魂。

  城隍接过手中的生死簿,翻看几页,亦大惊。

  城隍起身,手握生死簿,一挥手,便从大殿消失,出现在隍城上空。独孤九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扯,跟着城隍一起向远方飞去。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问。

  荒芜的大地,阴霾的天空,好像没有尽头,一座座规格相同的古城从下方飞速掠过,不断向后退去。

  直飞到一座更加宏伟的巨城前,城隍才落下。

  “县城隍,求见府城隍。”

  不多时,入城,进入一间规模比先前那座大殿宽敞数倍的古殿。殿中,同样的布置,判官侧案、百鬼分列。一位大汉临危正坐,红脸虬髯,官袍以及顶盖都要华丽很多,皆是大红色。

  府城隍接过生死簿,与府判官手中的生死薄进行比对,失色!二话没说,带着县城隍和独孤九又飞上了高天,向更远方飞去。

  飞了很久,万城隐于脚下,一座通天巨城填满了独孤九的视线。那城墙甚至比天还要高出几分,不论是向上望还是向两边看去,都怎么也看不到头!

  “第三千四百府、府城隍,求见州城隍!”

  “原来这穿官袍的不是阎王,是城隍,他们竟也有品位高低之分,就像生前那些官老爷一样。这冥界也比老叫花讲的大了去了。”

  独孤九暗暗咂舌,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此反复,州城隍不敢置信的看了几眼独孤九,又带着其他两位城隍和独孤九飞上了高天。

  “第一百八十一州、州城隍,求见主城隍!”

  “第三十六主城、主城隍,求见秦广王‘蒋’。”

  脚下,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

  光洁而清澈,站在上面却又照不出任何影子。

  秦广王身高九尺,帝冠锦袍,与自己手中的生死薄比对后,沉吟片刻,将诸位城隍屏退,一挥手,镜子便不见,面前竟出现一个充满绿色的世界!

  独孤九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青竹翠柳百花香,鸟语啁啾艳蝶舞。鹅软石径,婉转通幽;水榭亭台,飞檐一角!头顶是朗朗晴空,阳光和煦,身边是溪水潺潺、清泉见底。

  冥界怎么会有这种生机勃勃的地方!

  直走到一处假山凉亭,秦广王才停住步子:“十殿阎罗之首、秦广王‘蒋’,求见鬼主,并求赐生死总簿一观!”

  令独孤九万万想不到的是,秦广王口中的‘鬼主’,竟是一个俊俏儒雅的青年书生!

  亭台依水而立,湖波粼粼,倒影出远方的群山,一片葱茏景象。

  鬼主一袭白衣,不见半点鬼气,手中一把折扇,上书水墨秋林图。这样的扮相和气质,说是神仙也不为过,怎么会是鬼主?

  “何事?”

  “禀鬼主,生死薄有误。”

  凉亭内,只剩下鬼主和独孤九两‘人’。鬼主面带微笑,神情不乏几分玩味,摆弄着手上的生死簿。

  真正的生死簿其实只有一本,正是鬼主手上的这一本。

  生死簿是天道至宝,与冥界同样古老!

  凡界所有的生灵,生死期限、富贵荣华,这本薄薄的小册子上面都有详细记载。自从冥界诞生以来,从未出过差池。上面记载的一切,与天道息息相关,绝不会错!

  三更死就是三更死,绝不会拖到五更,当然也不会提前哪怕半个刹那!

  鬼主双手白皙而修长,饶有兴致的翻看着独孤九轮回十世仍为人的经历。

  ——第一世,刺客无名,阳寿二十七年。单剑朝天子,出九剑,枭皇首,诛百官。草菅人命,杀人如麻。罪孽,弑君!

  ——第二世,夏侯建业,阳寿四十年。官拜上将军,掌兵十万,克城三百,屠城七十有四,杀生逾百万。罪孽,屠城!

  ——第三世,自号‘武尊者’,阳寿一百零三年。立邪教,暗中挑起江湖动乱,数千武林正道因其而死!

  ——第八世,叶风云,仙剑门徒,阳寿八百四十一年,渡劫飞升失败,累及苍生,一个仙侠文明因此覆灭。

  每一世都可以说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凡他在,苍生必染血。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再投人胎,不魂飞破灭已经是天恩浩荡!

  但他偏偏做了十辈子的人!

  鬼主对着手中的生死簿喃喃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遁其一。这便是‘一’吗?天道之外,皆不可窥探,连我这生死薄之主,都被蒙在鼓里吗?”

  独孤九浑不知鬼主在念叨什么,又在跟谁念叨。他只知道,他见过最美女子的手,也没有鬼主的这双手好看。这双手,怎么会属于一个男人,抑或说男鬼?

  “他是鬼主?难道比阎王爷还要厉害吗?”

  独孤九可是听人说过,阴曹地府里就数十殿阎罗最大,也听说过秦广王是十殿阎罗之首。

  他心中暗忖:竟然惊动了这样身份的人物,自己这次若不是撞了天大的运,就是倒了天大的霉。

  想到这,愈发不知敢怎么办了,刚要开口说话,鬼主却冷不丁道:“独孤九,你可想死?”

  “啊?”他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继而愣住,“我、我。我已经死了啊。”

  鬼主道:“我没问你死没死,我问你想不想死?”

  独孤九反而更懵了:这话说的,活得好好的干嘛想死?

  他挠头道:“这个。应该是不想的吧。不,肯定不想死!”

  “哈哈哈。”鬼主大笑,对他挥手,“那好,既不想死,你走吧。”

  “走?!”

  独孤九有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也太儿戏点了吧:“往。往哪走?怎么走?”

  “从哪来回哪去。”

  鬼主说完,对他吹了口气。一并从身边的虚空中抓出九个雾蒙蒙的光团:“对了,前九世的记忆,还你。”

  “去吧。”再扬手时,独孤九的魂魄已经消失在原地。

  生机勃然中,只剩下鬼主。

  他的目光始终没从生死薄上移开过。而目光停留的位置,恰巧是独孤九的第九世人生历程,也就是‘屎蛋儿’的前生。

  第九世那一页竟是空着的!

  没有名字,没有生卒年月,没有任何信息,只写了两个字,那两个字赫然是——渎神!

  “既是天意,我便添把火。”

  鬼主说完,咬破食指,以指代笔,在独孤九阳寿‘十八年’的前面,加了一个‘九’字。

  “九,好名字。”

  想了一下,又在名字的下面,批注了四个血红的大字——十世好人。

  作者的话:

  求上帝们笼罩,努力码字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