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乱葬岗,屎蛋儿还魂
天霸动霸2018-08-28 11:573,431

  青牛镇,镇西,乱葬岗。

  近黄昏。

  人命贱如草,百亩荒地,处处白骨。

  这里既称不上‘坟茔’,也算不得‘墓穴’,无棺,无冢,只有死尸残骸、荒草,以及食腐的野狗。古语言,人死为大。但对于穷苦百姓来说,这种‘大’未免显得太过草率。死后埋在这里,也绝对无法安息。

  但屎蛋儿别无去处,亦或说牛二没有选择。

  荒地某处、难得没有被荒草遮盖的一小块地方,被挖出一个大概两尺深、八尺长的大坑。黄土堆积在坑边,就像一座孤零零的坟。

  “俺知道,俺知道那些畜生的鼻子都灵着呢,不给你找个肃静的地儿,野狗今天晚上就能把你刨出来当口粮!屎蛋儿,放心吧,这绝对有三尺深,不骗你!”

  牛二双眼瞪得溜圆,表情极为夸张的自言自语。他跪坐在坑里,不断的俯身从坑里抓起一捧捧黄土,扬到坑边的土堆上。

  他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有两根手指的指甲从中劈裂,古怪的张开着,伤口每每抓挠在地上,牛二都疼的眉头紧皱、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但他却死死咬住牙关,尽量挖的更深一些。这坑,是他用双手一点一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挖出来的。

  一滴血、一捧土;一滴血,一捧土!

  “现在绝对有三尺了!就算它们能把你刨出来,肯定也得累个半死!”坑的深度,最多不过两尺三寸,但他实在挖不动了。

  牛二喘息着,从坑里爬了出来。对满头满脸的泥土浑不在意,他身上满是补丁和污渍的粗布短衫,未必比这埋人的黄土干净到哪去。

  十几步之外,立着一颗嶙峋的枯死老槐。夕阳从西边照来,槐树的枝干在地上投出一道斜斜的长影,正好覆及牛二刚挖好的土坑,就如同一只狰狞的鬼爪,把土坑紧紧攥在手中。

  槐树下,一个看上去大概五六岁左右的小女孩,正伏在一具尸体上低声抽泣。

  她脏的要命。

  头发柴涩,因长时间欠奉梳洗而缠作一团;衣服上密密麻麻的补丁也未能补全所有破洞,如果这样的破布披在身上还能算作‘衣服’;鞋倒并非破烂的草鞋,由上好的布料细缝而成,可惜只有一只,而且大了不止一号,也不知是从哪捡来的。

  地上的尸首已经僵硬,脸上有数只蚂蚁爬来爬去。整个尸身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佝偻着,双手交叉环在胸前,死前似乎在拼命保护怀里的什么东西。

  牛二走到槐树下,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傻妮子,饿不饿。”

  谁知这一下捅了大篓子。

  傻妮像触电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对着牛二哭吼道:“你走开,不要碰屎蛋儿哥!你走开……”泪水在她的小脸上交织,勾勒出一道道泪痕,嘶嚷中,可以看见嘴里缺少两颗门牙的牙床,模样极为可怜。

  “牛二哥哥,傻妮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把屎蛋儿哥埋了,傻妮求求你……”哭吼变成了哀求。

  “谁说要埋你屎蛋儿哥了!”牛二眼眶有些发红,忙坐到她身边,把她揽过来,安慰道:“妮子啊,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跟哥说,饿不饿?”

  傻妮却在他怀里使劲挣扎,双腿在地上乱蹬:“你骗人,你骗人,坑都挖了……”

  牛二见状,从怀里掏出一块脏兮兮的油纸,小心翼翼的展开,里面却是三个馒头大小的包子。

  “香。”牛二将包子举到眼前,闭上眼使劲地嗅:“真香!白面、大葱、猪肉,真他娘香!”他献宝似的把包子举到傻妮面前,“你见过这么大的包子吗?你吃过肉馅的包子吗?”

  傻妮一愣,停止了哭泣,盯着牛二手里的包子抿了抿小嘴,但紧接着又哭出声来,反而比先前哭的更凶了。

  油纸脏,包子更脏,表皮甚至沾染了些许暗红色的斑点,那是血迹。

  牛二拿起一个包子,在前襟胡乱蹭了几下,又把包子掰成两半,将剩余的两个半包子重新用油纸包好,郑重的塞进了怀里。

  盯着手中的半个肉包子,牛二拼命的吞咽着口水。仿佛是下了极大的毅力,才抑制住把它一口塞进嘴里的冲动。

  “你看,肉馅的,真是肉馅的。”他将包子塞到傻妮的手中。自己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黑乎乎的饼子,大口的啃着。看一眼包子,啃两口饼子。

  “先吃半个。那两个半,哥也给你留着,留着明天吃。”

  “吃啊!”

  “不吃你就得饿死!”

  见傻妮仍无动于衷,牛二气鼓鼓的抓起傻妮拿包子的手,将包子使劲往她嘴里塞。

  “吃!”

  “你要是死了,在阴曹地府里碰上你屎蛋哥,他做鬼都得回来找俺!”

  “屎蛋哥……我不要肉包子了……我再也不要包子了,傻妮错了,你回来吧,求求你快回来吧……”

  包子从手中滑落,掉到了地上。

  “你娘的败家丫头!”牛二作势欲打,却终没舍得下手。急忙俯身捡起地上的半个包子,用嘴使劲吹……

  ……

  ……

  黄昏已至。

  夕阳担在山坳,烧红了西天的云彩,很快就要沉下去。

  远处的荒地上,开始有零星的野狗出没,不时有‘呜呜’声传过来,像是两只野狗为了争夺什么而发生了撕咬,牛二不想知道它们争夺的是什么,因为那个地方有条臭水沟,穷人家夭折的孩子,都是往那里扔的……

  他拍拍屁股站起身,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是时候了。天黑之前,他还要把尸体埋进去,把土堆回填。时间紧迫,没有人愿意在日落后停留在这片乱坟岗。

  傻妮又开始哭闹,死死地护着尸体,对牛二又抓又咬,根本不让她靠近。

  牛二大恼,把她拉起来,狠狠甩到一边,那表情说不清是狰狞还是委屈。

  “再胡闹把你一起埋了!”

  “这里晚上全是野狗,信不信我把你扔在这,让它们把你当肉包子吃了!”傻妮摔在地上,被牛二凶狠的表情吓住,不敢再上前,哭声也弱了很多。

  牛二拖拽着尸体,嘴里反复念叨:“三个包子,一条命!三个包子,一条命……”眼泪不争气地溢出,顺着憨厚的面孔滴落在地上。他哭声渐响,鼻涕横流,甚至比身边的傻妮还要凄惨。

  “整个青牛镇的人都知道‘包子张’是个难缠儿的主,他小舅子是县里的捕快,你他娘招惹谁不行,偏要招惹他……你他娘偏要招惹他……死了吧!好受了吧?活该!”

  凄惨演变为咆哮,牛二对着脚下的尸体一阵猛踢猛打!

  “你怎么说死就死,你怎么说死就死……”

  傻妮不敢上前,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哭嚎,用手臂使劲抹眼泪:“牛二哥,你别打了,你别打……”

  ***

  独孤九感觉自己在一片黑暗中极限下坠,仿佛永远到不了底。上方,九个朦胧的光团紧紧追着他,一起向下坠落。

  “从哪来,回哪去。”鬼主的话还在耳边,但这里却已经不是刚才那片生机盎然的地域。

  紧接着,黑暗中响起一阵絮语,像是有人在极远处对他说话。

  “你……说……死、死……”

  起初,声音十分飘渺,但很快就由模糊变得清晰,在耳边炸响!

  “你个天杀的屎蛋儿,你怎么说死就死!有本事你回来,呜呜呜——!”

  痛!

  还有冷!

  独孤九的意识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为什么有一种全身都要散架的感觉。”

  “手……好麻!”

  “为什么这里一片黑暗?”

  “谁在喊?”

  “头好晕,谁在摇晃?”

  “这是……牛二的声音!”

  ……

  荒草还是荒草,槐树还是槐树,死人还是死人。

  牛二像个执拗的孩子,拼命摇晃着地上的尸体,他不敢去找‘包子张’为屎蛋儿报仇,也从来没想过。只能对着地上的尸体倾泻着所有的愤怒和怨怼。

  “俺早就烦你了,俺要把你埋了!”听他的语气,让死者入土为安竟像是为了解气似的:“你听到没有,俺要把你埋了!晚上你就得喂野狗!”

  啪!

  一只手臂突然搭在了牛二的肩膀上。

  牛二像是被猛然卡住脖子的公鸡,所有的肢体动作和语言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他僵住了。几步外的傻妮也愣住,用黑乎乎小手的手背使劲揉了揉两只红肿的大眼睛。

  从‘屎蛋儿’尸体的口中,蹦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符。

  “别、别晃……了,头晕……”

  牛二足足愣了好大一会儿,才一屁股蹲在地上,甚至忘了挣脱搭在肩膀上的那只‘死人’手!

  傻妮大眼眨巴了好几下,好像才琢磨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屎蛋哥!”脸上说不出是哭还是笑,手脚并用的向这里爬过来。

  独孤九缓缓睁开眼睛,黑暗如水般褪去。牛二满脸鼻涕、既憨厚又呆滞的面孔映入了眼帘,还有傻妮邋里邋遢的头发,以及缺了两颗门牙的牙床。

  直到这时,他才不得不相信,他竟然真的活了过来。

  他想要再抬起手,帮傻妮擦去脸上的泪痕,却感觉浑身都痛的要命,那些伤势,全拜‘包子张’和他伙计所赐。

  身侧的土堆杵在这片荒地中,翻新的土色与周围的景象格格不入,极为突兀。

  独孤九无力动弹,忽然从嘴里蹦出一句:“够三尺吗?”

  牛二木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那里一片湿热,再看看独孤九,痴痴地道:“不够。”

  尿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