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逆袭
天霸动霸2018-08-28 12:123,327

  殊不知,独孤九身子一直暗自紧绷,随时准备暴起发难。以独孤九的性格,既然察觉到了李长河的杀意,绝不会放任,那就索性放手一搏!

  “李仙苗猜的不错,这正是独孤家的凝丹卷,自然也有后文,不过我却不能再念了,族规不允许。”独孤九顺着他的话信口开河道。

  李长河的观念先入为主,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年轻好几岁的少年,心理年龄其实大的足够当他祖宗!

  听独孤九这样说,李长河心忖:是了,他虽然被弃,但终归是独孤家的人,独孤家的人又怎么会没点儿不为人知的底蕴?

  心下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篇功法糊弄到手,然后视情况而定,如果对方没有别的利用价值,杀还是要杀,但却急不得。

  “独孤兄弟,刚刚出言冒犯,是我的不是。其实,那并非李某本意,你若能将这功法口诀全说与我,我李长河对天发誓,绝不对任何人提起,但有所成,定会对独孤兄弟感恩戴德,今生今世不敢相忘……”

  独孤九本来就是下套等他往里钻,前世里他就是坏人的鼻祖,一阵虚假的说辞,表示是他出言不逊在先云云。继而问对方道:“那李兄弟能帮我求情一同进入苍梧山福地吗?”

  “这个……”李长河面色作难,“实不相瞒,独孤兄弟,我虽是仙苗体质不假,但在门派中的地位一时还……不过独孤兄弟放心,我虽不能帮你入福地,却有能力在福地之外的城镇中为你寻一处清静的安身之所,到时候可以为独孤兄弟与你两位朋友捎递口信,他们修行有成之日,也能出得福地去寻你……”

  一番冗长的陈述,无非是套他的心法口诀。

  李长河心机还算缜密,他知道这时若夸下海口说能帮独孤九入苍梧山,独孤九未必能信,因为独孤九知道他没有这个能力,他也知道独孤九知道。这番谎话挑不出毛病,如果独孤九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或许会被他许下的条件心神松动,但李长河以为他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什么人,但实际上他却不知道!

  “好!”

  独孤九答应的极为爽快。李长河一怔,心下大喜,实在是被那功法冲昏了头脑,他本以为还要费很多口舌,如果软的不行,他暗中也做好了软硬兼施的准备。

  独孤九当即俯下身子,以雪地为案,用手指在积雪上刻画,将那篇心法记了下来。

  洋洋洒洒一千余字很快一挥而就。

  李长河看向他:“这是全部心诀吗?”

  独孤九道:“是。”

  李长河双眼放光,贪婪的盯着雪地上的一行行字迹,如获至宝。

  “这、这样的功法,足以与那些顶级势力的凝丹卷相媲美!”

  “原来如此,难怪我的精元明明已经饱和,却总是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李长河看的入了神,完全沉浸在玄奥的功法中,不时自言自语,语中尽是狂热。当即静息凝神,开始依照上面所述的方法行功。

  二人实力相差悬殊,他倒不担心独孤九会趁机对他出手或者逃走。他只需分出一丝心神防备就够了。

  修习半晌,李长河只感觉道体内的精元暴涨,在四肢百骸畅意游走,丹田气眼不时悸动,内视之下,几欲凝实!

  这是金丹凝结的前兆!

  李长河压抑心中的狂喜之情,看到篇尾,又凝眉道:“独孤兄弟,你确定这是完整的凝丹心法吗?”

  回答前后不一:“不是!”

  接下来,或者说没有接下来,只有一把匕首从李长河的颈间划过!

  最好的时机,最刁钻的角度,最快的身手!

  匕首从独孤九的袖中滑落,滑落至他的手中,再如一道清风拂过李长河的咽喉!

  抹脖子!

  有那么一瞬间,李长河甚至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在向他招手,连灵魂都禁不住为之颤抖!没有结成金丹之前,如果被人用利器封喉,不死也要去大半条命!

  “糟糕!”独孤九心道。

  李长河体内的精元几乎是本能的反弹而起,衣衫瞬间鼓胀至极,他一掌挥出,招式虽算不上精妙,却极为凌厉,完全依靠凝练的肉身和雄厚的精元!

  掌势落空!

  匕首一击之下未竞全功,独孤九毫不犹豫,立即抽身而退。

  他还是低估了李长河的实力,匕首只来得及切开对方的肌肤,却没能没入骨肉,对方体内的精元已经阻止匕首切入。李长河的反应也比他预料的快很多,这一击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太多实质性的伤害。

  “不知死活!”

  李长河心生怨怼,对方竟然没有丝毫要出手的先兆。毫无防备之下,险些阴沟里翻船。打死他都想不到独孤九有对他出手的勇气和魄力,更想不到对方的搏杀之道如此娴熟!

  李长河一步跨出,想要欺身而上,但只迈出一步,便感觉体内的精元暴/乱,有超出掌控的迹象!

  那篇功法中有古怪!

  他大惊失色之下忙分神查看,发现只是气机紊乱,并无大碍,所幸那篇功法有些地方晦涩难懂,他涉入不深!

  刻在雪地上的功法的确是独孤九精心挑选的。功法既不能太过深奥,能保证李长河看懂的同时,又不会发现其中的猫腻。但效果却并未如想象中的理想,如果李长河受了功法反噬,他有七成把握可以将李长河轰杀在此!

  李长河伤势不重,却被那功法唬的不敢造次,而是伸手摸向腰畔的百宝囊。

  “好一个独孤,既然发现我想要杀你,还能不动声色,跟我演戏。可惜,你今天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

  他阴冷一笑,就算他不敢乱动精元,但要对付独孤九根本无需他亲自动手,只需一个小小的攻击符,就能将独孤九炸的四分五裂!

  没成想伸手之下却摸了个空,百宝囊已不在!

  再看独孤九,手上正拿着的,不正是原本挂在他腰畔的百宝囊吗!?

  李长河气得浑身发抖,直欲吐血,忍不住破口大骂独孤九无耻。这该死的凡人,竟不按套路出牌。

  不仅骗人,他还偷东西!

  一般而言,金丹境界的修仙者已经修炼出诸般神通,其中就包含了一项秘法,即是纳物之法!

  气眼之上丹象初成,便具备了储物藏锋的能力。

  百宝囊,向来只是修仙者给没晋入金丹境界的后辈们祭炼的小玩意。不见得十分珍贵,但李长河却丢不起。其中装着他的所有家当,最关键的是里面还有一颗十分珍稀的聚灵草!

  那是苍梧山福地对他的最后一次慷慨,也是他冲击金丹境界时的一大助力!

  “拿来!”百宝囊被夺,李长河再也沉不住气,体内精元层层递增,身子从原地弹射而起,如雄鹰展翅般向已躲到十几米开外的独孤九凌空扑下!

  独孤九心中十分明白,他击杀李长河的计谋终归失败了。而一旦未能将对方一鼓作气的击杀,与其正面交手,根本没有太大的胜算。跑也未见得能跑得掉。

  这时若想脱身,已然不易。

  独孤九全力催动体内的武者之‘劲’,向刚刚李长河站立的位置跑去,李长河人在空中,去势太猛,一时无法止住身形,独孤九旨在与他拉开距离,好有时间去翻弄对方的百宝囊。

  李长河未入金丹境界,对地等灵符的依赖很大,百宝囊中应该装着不少各类灵符。这种百宝囊制作粗劣,祭炼时简单,使用起来也极为方便,无需特定的解封之法,谁能得到,里面的东西也跟着一同易了主。

  低等灵符的威力很低,但有一个好处,无需庞大的精元之力引动符文,上面的符篆并不复杂,而且驱符的口诀十分简单,李长河能用,他独孤九也能用!

  不过,首先要知道正确的催动口诀和祭符手法。

  李长河没料到独孤九如此‘狡诈’,一看就知道对敌经验丰富,因为对方无论往哪个方向跑,他在空中都能随之改变身形、将之擒下,只是除了身后。对方竟选择冒险从自己脚下穿过。等他强行扭转身段,落地时却发现与独孤九的距离反而又与他拉远了好几米。

  “破!”

  于此同时,独孤九大喝一声,翻手一物向他奋力掷来!

  李长河刚刚转过身,不及细看,心惊之下急忙跃身闪躲。若是被对方拿本来属于自己的灵符炸飞,那人可就丢大了!

  “苍梧山福地祭炼的低等灵符口诀与别的门派略有差异,对方难道这么快就破解了?”

  他躲了开来,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再看那里的地上,根本不是什么灵符,而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雪球。李长河气急,对方竟拿雪球诳他!

  这次,他选择从地上直线射出,暗自留了三成力道,以防独孤九再耍花样,他不相信独孤九能从他手中逃脱,体质、速度、力量,从各个方面而言,他都比对方强数倍!

  独孤九却不再去躲,又大喊一声:“破!”再将一物向他挥手打出。

  “哼!”李长河冷哼,他怎么可能再次上当。但当他看清楚飞过来的东西时,瞳孔骤然一缩,心道:“不好!”全身精元之力毫不保留的聚集到心脑脏腑,保护身上要害部位,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去躲!

  这一次,真的是灵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