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相克为毒
小沙子2019-09-30 14:232,495

  谢菀依着师徒之礼冲云姑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被云姑从地上扶了起来。

  云姑握着谢菀的手笑道:“其实之前你娘坏怀你的时候便让我以后若是有机缘教你学医,如今你娘不在了,念及旧情我也该欠着你这一份儿机缘。今天你来寻我怕不单单是为了看我,既然你我二人已经是师徒了,也不必在乎这些俗礼,你今天看我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谢菀心头一顿,自己这个仓促之下拜的师傅,倒也是个心思敏锐的,云姑越是这样,她越是放心了不少。

  如今她每走一步都是生死的局面,如果身边能有个厉害的人帮她,她也能少走一些弯路。

  既然已经拜了师傅,谢菀自然不防备着云姑,忙从一边桌子上自己之前放在上面的包裹里,将王充交给她的茶壶拿了出来,用一块儿丝绒帕子垫在了茶壶的下面,随后捧到了云姑的面前。

  “师傅,今儿请您老人家看一样东西,您看看能不能瞧出来什么?”

  云姑眉头一蹙,不知道自己这个刚认下来的徒儿会给她带来个什么玩意儿让她看,她随后接过了茶壶,刚要将下面的丝绒垫子拿走仔仔细细看看这茶壶上的纹路,却不想一边站着的谢菀惊呼了出来。

  “师傅,不可碰触,这茶壶有几分古怪,”谢菀忙提醒道。

  云姑微微一愣,依着谢菀的提醒垫着丝绒将茶壶举到了面前,仔细看了起来。

  “咦?”云姑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猛地站了起来却是拿着茶壶走到了窗户边,借着外面的天光轻轻转动着茶壶,将上面的纹路迎着阳光一点点的动着,看得越发仔细了许多。

  “师傅?”谢菀眸色一动,“您看出了什么?”

  云姑也不说话转身走到了一边的架子上拿出了一味药材随后用药杵将药材捣碎了去,接着取了一只破碗,将捣碎的药材放进了碗中,又用炭盆上小银吊子里滚沸了的水将药材泡开。

  她随后翻箱倒柜的搜寻了起来,一边的谢菀也只得茫然的看着,倒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看着云姑蹒跚着身影来来回回的忙乎。

  云姑随后从床底下抽出来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居然是一截儿干参,那只干参看起来品相也不怎么好,不过勉强还能用。

  “将这干参用净水泡着,”云姑将干参递到了谢菀的面前。

  谢菀忙接了过来,随即将干参泡进了水中,依着云姑的吩咐将泡好的干参切成了一片片的指头大小的小片,却不想云姑收起了后院的木盆扣住了一只雀儿。

  “用干参喂那雀儿,”云姑缓缓道。

  谢菀忙依着吩咐做了,随后却看到云姑从罐子里取了花茶出来,花茶都是云姑自己夏天采摘后晾干制作的,看起来倒也不错的很。

  云姑又在小银吊子里重新灌了水,等水开了,用谢菀带过来的茶壶泡了一壶花茶,不一会儿茶香扑鼻而来。

  谢菀心头不禁暗自诧异,云姑看起来不光医术高超,与茶艺上面也说有一套自己的功底,泡茶的动作行云流水倒也是带着几分大气。

  谢菀心头暗自赞叹不愧是宫里头待过的女官,随后她心头倒是疑惑,云姑是宫里头的女官,为何与自己的娘亲认识了。要知道娘亲之前是京都的第一歌舞姬,却是生活在勾栏瓦子之间,与云姑根本没有交集啊?

  只是现在当紧的是将茶壶的事情弄清楚,那些诸多谜团等有了时间再和云姑慢慢讨教,云姑缓缓坐在椅子上,坐等着茶香四溢,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眸看着谢菀道:“好了,你掐着这那雀儿的脖子将这茶水给它喂进去。”

  云姑似乎有些累了,说话的声音微微带着几分有气无力,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折腾了这么一会儿便觉得疲乏了。

  谢菀按照云姑的吩咐将茶壶里的茶水倒了出来,随后掐着那只雀儿的脖子将茶水灌了进去,突然之前还抖擞的小鸟却是精神状态大不如之前了,显得有几分蔫儿,不过也没有死。

  谢菀手中的茶盏顿时掉落在地,抬起眼眸看向了云姑:“师傅,这茶壶有毒?”

  云姑缓缓摇了摇头低声笑道:“这茶壶里的茶水你自己且尝尝。”

  谢菀神情微微一正,随后还是将茶壶里的水倒进了新拿过来的茶盏中,扬起头饮下,入口清冽香甜,居然分外的好喝,感觉还有一股子提神的清爽之气。

  她如今彻底的疑惑了,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刚才那只雀儿喝下了茶水后,显得精神头不是很足,这不是有毒的症状吗?

  可是为何她喝了茶水却是没有一点儿反应,还觉得这茶壶泡的花茶分外的清甜可口?

  云姑看向了窗外缓缓叹了口气:“你年纪小自然不晓得这些害人的法子,莫说是你,即便是宫里头的那些寻常的贵人也不一定知道这些。”

  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眸色间掠过一抹哀伤缓缓道:“这有人的地方便会有纷争,尤其是那么多女人聚在一个牢笼里,虽然这牢笼是华丽丽的宫殿,但是更加晕染着仇恨,欲望和猜忌!”

  云姑揉了揉眉心:“曾经先皇最喜欢一个爱唱歌的妃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得了嗜睡的毛病,身体也是越来越消瘦下来,越来越不精神。先皇很是捉急,请了无数的名医还怀疑她身边的人下毒。可是她的饮食起居根本没有丝毫下毒的迹象,因为根本没有毒!”

  谢菀的心头突的一跳,想起了刚才云姑让她喂给那只雀儿的东西,猛地脱口而出:“师傅,会不会是那个妃子吃了什么东西互相冲撞了。单独拿出来没有毒,但是合在一起便是剧毒?”

  谢菀越说越觉得头皮发麻,这种下毒的法子实在是太隐蔽和阴毒了些。

  她继续道:“比如刚才的那只雀儿,吃的干参,泡的花茶,但是吃在一起便是毒?”

  云姑笑了,眸色间掠过一抹满意之色。

  “你猜对了一半儿,其实花茶和干参不冲突,若是用南昭血兰花的枝条编成了茶壶,再泡上花茶,便是剧毒!”

  谢菀顿时僵在了那里,一切的一切豁然开朗。

  血兰花特别名贵的补品,关键还很稀有,用这种花的枝条编制茶壶泡出来的茶还能延年益寿。

  但是王充身体弱,自然还会吃一些人参之类的补品,越吃死的越快!!

  神不知鬼不觉,便要了人的命!

  云姑苦笑:“这个害人的法子从来没有人知道,只有我师傅晓得,我师傅曾经是先皇后也就是当今太后的御用太医,他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云姑突然不说话了,一边的谢菀心头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顿时想到为何云姑被弄到了桃花庵,狠狠折磨却又不杀了她。

  难不成和当今太后有关?谢菀狠狠打了个哆嗦,太后那个女人绝对是个厉害人物。

  云姑看着谢菀笑道:“怕了?你现在还会认我这个师傅吗?”

继续阅读:045 师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