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师兄
小沙子2019-09-30 14:232,430

  谢菀心头狂跳了起来,她现在是个云州城的小小官宦家的庶女,若是她真的和云姑攀扯上了什么关系,云姑却又拿捏着宫中太后最不能说的秘密。

  她想到这里不禁狠狠吸了一口气,如今谢家的那些庶女们也够着她折腾了,若是突然有一天得了太后那边别样的关照,她焉能活着?

  太后若是要收拾她谢菀,那简直就像是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谢菀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

  她倒是真的思考了起来,只是她越是这样思考,看在对面坐着的云姑的眼底,云姑倒是心头多了几分欣赏。

  玉娘生的这个小丫头,她现在越来越喜欢了,不虚伪不做作,是真的将最真实坦诚的一面儿展示给她看。

  若是谢菀没有一番考量,直接脱口而出说不介意她和宫里头的太后有些恩怨,那样的话云姑倒是不敢完全相信的。

  谢菀缓缓抬眸看向了云姑,眼底却是掠过一抹坚毅之色。

  “师傅,徒儿既然认了师傅,以后师傅的事情也是徒儿的事情,固然宫里头风云诡谲但是徒儿相信天道自有一套规矩。天无绝人之路,以后遇到什么便见招拆招罢了!”

  云姑脸上顿时晕染出一抹笑意,随后点了点头,却是抬起手将桌子上放着的一只花瓶移开,顿时座椅背靠着的墙壁上陡然弹出来一个暗格。

  云姑脸上的表情整肃了起来,将暗格中的一卷看起来很古老的书籍拿了出来交给了谢菀道:“你且看这一卷,血兰花和人参相克造成的毒性也不是没有解药,这解药就在这卷书册中。为师不愿意将那个答案告诉你,你若是真的想要救人,自己好好钻研去想个解决的法子。”

  谢菀晓得云姑的良苦用心,虽然云姑这样做有几分欠妥,毕竟王充身体里的毒已经不能拖着了,不过有了这卷书册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她其实也明白,王充中毒日深,若是自己的一时间为了贪图快捷用虎狼之药去解王充身体里的毒素,怕是会要了王充的命。

  所谓的病来如山倒,病倒如抽丝,普通的风寒之症治疗起来也是麻烦得很,何况是年深月久的毒?

  她将药典和之前带来的茶壶刚刚收好,突然院子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春梅走到了屋门外压低了声音道:“主子,师太在外面说时辰到了,不可再多逗留。”

  谢菀猛地脸色微微一变,随后道:“晓得了。”

  她转过身歉疚的看着云姑道:“师傅,徒儿不孝,只是如今谢家危机四伏,徒儿有些事情尚且没有布置妥当,等徒儿将一切安顿好后,便带着师傅离开此处。”

  云姑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为师知道为师该在哪里待着,今天为师的传承能找到一个人继承倒也是心满意足了。为师倒也是想跟着你下山去看看山下的世界,只是为师当初被人从宫里头弄到这里来,你觉得那些人肯放为师下山吗?”

  谢菀心头微微一跳,忙上前道:“师傅,是不是这桃花庵中有人对师傅不利?若是如此,今天便随着徒儿下山吧!”

  云姑眼底掠过一抹暖意来,她看出来这个孩子其实也是个宅心仁厚的,不过颇有主见。

  她心头倒是放心了许多,她紧紧握了握谢菀的手缓缓道:“为师若是跟着你下山才是大大的不妥,若是只呆在这山上也算是能安度晚年。还有切记,你拿着为师赠与你的那本药典一定要保存好,切不可落在外人的手中,以后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也不必经常上山来。”

  云姑叹了口气缓缓道:“如今你晓得了我的身份,所以更不能常来看为师,为了你也是为了为师,为师在这桃花庵中已经待了十几个年头无人问津,若是你来的频繁了,被宫里头的那位晓得了,如今的你便只有一个死!可听明白了?”

  谢菀心头狠狠一阵抽痛,她从生下来到现在,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娘亲死得早,也死的不明不白。

  自己从来没有被长辈这般关心和在意过,她明白云姑是不想连累她,不曾想自己想要将她老人家接出来享福都是不能够的。

  不,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让她和她身边的亲人和朋友都能好好活着的。

  她谢菀不信命,重活一世,她绝不信命!

  谢菀冲云姑缓缓跪了下来,再一次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道:“徒儿不孝,不能常来看望师傅,不过师傅一定要答应徒儿好好保护自己,今后徒儿一定会给师傅一个安稳。”

  云姑点了点头,心头掠过一抹暖意来,微微笑道:“快下山去吧,这天色眼见着便黑了去!”

  谢菀今天拜了这个师傅倒也是天大的机缘,纵然有万分的不舍也不得不离开,外面那老尼催促的越发急了几分。

  “师傅保重!”谢菀转身大步离开,倒也是带着几分干脆利落。

  药庐的门再一次合了上来,云姑浑浊的眼眸盯着窗外那个走出院子的俏丽女子,唇角微微晕染出一抹苦涩来。

  她眼底含着泪,却是猛地捂着剧痛的心头,一口血喷了出来,随后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她缓缓起身颤颤巍巍走到了墙壁边,墙角处却是放着那装在罐子里的毒蛇,云姑小心翼翼将罐子里的毒蛇提了出来,随后瘫坐在了地上却是让毒蛇狠狠咬着自己手腕。

  毒蛇的毒液顺着云姑清晰可见的经脉蔓延开来,云姑倒是呼吸平稳了许多,她当初从宫里头出来的时候早就中了毒,若不是在这山里捉了毒蛇用蛇毒做药引子,她怕是活不到现在。

  她之前不肯死便是不甘心,她要等着那些人怎么不得好死,她以为等不到了,不想玉娘还是遵守了当年的承诺让她的孩子来找她。

  “罢了,机缘还是造化,一切都随了天道吧!”

  云姑缓缓打开墙壁上的机关,却是抽出了一卷画轴,一点点小心翼翼打开,露出了一个青年的画像。

  那青年长相及其俊美,眉眼含着几分温文尔雅,却又贵气逼人,一袭白衣胜雪,负手立在林间,似乎在对着云姑笑。

  云姑顿时眼底的泪晕染了出来缓缓抚上了那个男子的脸低声道:“师兄,师傅已经被人害死了,你也被人害死了,玉娘也死的不明不白,不过你们的孩子却是活着呢,当真长得像极了你!师兄,对不住了,你说那个女人不能动,你下不去手,那便由着你的孩子替你报仇吧!那个孩子是个心劲儿硬的,我们不能就这么活活的屈死了去……咳咳咳……”

  云姑又是咳出了血,刚才在谢菀面前忍得好辛苦,她虽然用毒蛇克制了她身体里的毒,可是十年来身体里积累的蛇毒也不少了。

  她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继续阅读:046 九皇子赵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