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长公子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18

  只是她如今重活一世,很多事情在悄悄的发生改变,比如她居然能来参加王家的宴会,还比如王家和谢家谈论她这桩和长公子的亲事的时间却是提前了半年。

  怎么办?谢菀跟在了谢老夫人身后离开了茗安公主的院子,心头却是一阵阵的抽紧。‘

  她原以为还有半年的时间准备,到时候自己想办法躲开了王家的这门亲事,可是为何却是提前了半年,这让谢菀凭空生出了几分恐慌来。

  虽然她的人生轨迹开始有了变化,甚至还影响到了别人的人生轨迹,只是天道轮回她是逃不过的,兜兜转转她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王家。

  很快花厅里的酒宴便开始了,大魏朝士族贵族们与这青年男女的关防也不是设得很重,男女贵族青年坐在了一起参加宴饮往往都会抚琴歌唱助兴。

  谢菀没有这个心劲儿在这样的场合下表现什么,她心头已经紧紧抽了起来,王家的这出子事儿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股子浓浓的无力感,她现在根基尚浅好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这桩亲事真的是太仓促了啊。

  她若是预感没错的话,这一次怕是由那配冥婚倒是变成了冲喜,不过她一个断掌女子冲喜……

  想到这里谢菀握着茶盏的手微微一紧,连王家人也看出来嫡长子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断掌不断掌怕是无所谓了。

  谢菀觉得心头一阵阵的憋闷,随后苦笑了出来,说不定也是自己胡思乱想的,冲喜这种事情倒也是罢了,怕就怕是提前预定了王家嫡长子冥婚的对象罢了。

  她随即借口透透气便离开了正自歌舞升平的花厅,那样的繁华不会属于自己的,即便是自己的琴技比谢钰好也不会让那些贵族子弟多看自己一眼。

  谢菀之前在王家住了那么久,自然认得路,晓得哪些地方清净也没有什么麻烦的人和事,她沿着池子边的林荫小道朝着东面的那片枫林走去。

  王家的规模可是比谢府大多了,即便是府里头这些种植荷花的池子几乎都有小半个湖泊大小,看着便也是湖光山色风景雅致至极。

  如今正式入秋时分,远远便看到了那片火红色枫林,从这边看过去倒像是一团着了的火。

  谢菀之前很喜欢这片林子,上一世每到秋季都会带着春梅去枫林间的亭子里饮茶听着耳边的风声,今天她想单独静一静故而也没有带着春梅来这里。

  谢菀轻轻走进了林子间,踩着脚下的落叶发出了一阵阵的沙沙作响的声音,听着别有一番风趣。

  她的一颗焦躁不安的心缓缓平复了下来,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悠扬的琴音,谢菀脚下的步子猛地停在了那里,倒是狠狠吓了一跳,这片林子之前可是从来没有人过来的,今儿居然还有人和她一样避开尘世繁杂的心思?

  谢菀本来想要转身离开的,毕竟这里是王家,她也不知道如今已经变化了的命运轨迹下,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万一再惹了什么麻烦,那可是真的让她寸步难行了,她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刀尖上的一场舞蹈,生死也就是一瞬之间。

  可是那琴音实在是太好听了,她也曾经是抚琴的高手,如今倒是有几分知音的感觉。

  琴音分外的悠扬却又渗透点点的绝望,却是在绝望中还有几分温柔在里头,谢菀真的好奇什么样的人能抚出这样的琴音来?

  她抿了抿唇,还是小心翼翼穿过了林间只想着能躲在树后小心看一眼便是,毕竟上一世住在王家的时候,那些人多多少少入了她的眼睛,她兴许还认识呢。

  谢菀垫着脚尖探过距离亭子那颗最近的枫树看了过去,不禁微微一怔,亭子里只有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端坐在了亭子里,长发如瀑披散在了肩头,身材看起来倒是清瘦得很,却也依然倔强而挺拔,只是背对着她,她看不清楚眉眼。

  不过谢菀觉得在这火红色的枫林中,这一抹纯白实在是有一种令人惊艳的美感。

  不过能出现在王家内院的男子必定是王家的人,而且那纯白袍子的料子看起来着实的不错,又是这样一个随性而为的姿态,必定是王家的那些身份重要的男子。

  谢菀之前可是很熟悉王家二公子王宣的,个子没有此人这么高,也没有此人这么瘦,她也不敢再多想了,忙要小心翼翼退出枫林免得惹出来什么闲话。

  谢菀刚转过身,却不想亭子里的那个人叹了口气道:“既然能听到我抚的曲子,想必也是有缘人,姑娘何不来畅饮一杯。”

  谢菀顿时身体僵在了那里,原来人家早就发现她在偷听,此番若是不见一面倒是自己鬼鬼祟祟的了,她大大方方从树后站了出来笑道:“小女子的错儿,打扰公子了,还请公子恕罪!”

  她说罢提着裙角缓缓走到了亭子间,此时抚琴的那个男子却也是晃晃悠悠站了起来,不过给人感觉身体太过虚弱,光是站起来这个动作便让他有几分吃力。

  谢菀走进了亭子间里躬身冲那人福了福,那人也已经转过了身子。

  “小女子这厢有礼了,不知公子尊姓……”谢菀的话狠狠咽了回去,呆呆看向了转过身的那个人,那张惨白的脸,那张曾经在她的无数个噩梦里出现过的脸。

  俊朗分明的脸颊因为病痛的折磨已经清瘦至极,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眼眶已然深陷但是那双带着几分审视的深邃眸子却像是盛满了漫天的星光,璀璨夺目,还带着几分温柔。

  谢菀看着这张棺材里与她相对了一晚上的脸,分明比那个时候多了几分鲜活,那双紧紧闭着的眸子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的好看。

  谢菀狠狠抽了一口气,她没想到面前凄美的男子居然是她前世的夫君,那个他不曾见过她,但是她却是对着他死去的脸整整一个晚上的夫君。

  王家嫡长子王充也是微微有几分惊诧,能欣赏他曲子的人居然是一个长得这般美丽灵动的姑娘,只是看着面前女子惊呆了的样子,他眉头微微一蹙,眼底掠过一抹绝望,随后缓缓转过了身将自己的病容避开了谢菀的视线淡淡笑道:“在下久病,样子难看了些,姑娘请担待。”

继续阅读:027 残酷的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