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残酷的真相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04

  谢菀此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情形下自己居然遇到了前世的倒霉夫君,看到了他曾经活着的样子,却不想是这样温文尔雅的一个性子。

  谢菀顿时心头叹息了一声,真的是好人不长命,这般温润如玉的王家长公子却是早早病死了去,实在是可惜得很。

  “公子客气了,小女子也是不小心闯到了此处,不想听到了公子的琴声,这琴声倒也是独特的很,小女子一时间把握不住便叨扰了公子!”

  “既如此,咱们也算是有缘之人,”王充没想到这个女子看到了他的病容后倒是没有露出任何的嫌弃之色,心头微微触动了几分。

  他晓得自己的这个病已经不成了的,这几日昏睡的时间越来越多,每天早上醒来都纳罕自己居然还没有死去,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有缘?谢菀不禁苦笑了出来,她和王充可不就是有缘人吗?没缘哪里能在一口棺材里呆过?

  一阵风穿进了亭子里,王充单薄的身体狠狠颤了一下,倒是微微有几分摇晃,几乎要撑不住了。

  谢菀忙将他扶着,只是心头一顿,这个人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些,这么高的个子居然连她一个女子的力气还不如,随后将他扶坐到了亭子里的软垫子上,接着松开手规规矩矩站在了一边。

  王充脸色微微有几分尴尬,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只是今天他也是想独自在这里呆一会儿,前院倒也是热闹不过不是他喜欢的。即便是小厮也被他撵了回去,只想一个人在这亭子里待一会儿。

  他年轻的生命飞速的流逝,他如今只想静静享受这难得的静谧。

  可不想自己的身子也太没用了些,仅仅是起身同面前的这个心善美丽的女孩子说了一会儿话,自己差点儿还倒了下去,若不是这个女孩子扶着他,他定会摔倒到那个时候连最起码的一点儿做人的尊严也不存在了。

  “多谢姑娘,”王充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激,点着桌子上的茶盏道,“姑娘既然与我是有缘人,不防以茶代酒我们畅饮一杯如何?”

  谢菀看着面前王家的长公子,她心情倒是有几分复杂。

  应该是恨着他的,若不是他,她也不会被谢家人这么快弄到王家这座埋藏她生命和全部活力的坟墓中来,他的死便也是牵连着她这个无辜之人。

  可是她又没有理由恨他,毕竟他也是个可怜人。

  不过她是不会陪着王充畅饮的,毕竟她现在躲着他还来不及呢!加上此人的身子骨简直是脆弱到了极点,说句不好听的,若是猝死在了这亭子间,她偏偏又出现在这里,到时候别说王家了,谢家的人也能将她的皮剥下来。

  这个看起来很好看的温润男子,其实就是个大麻烦,谢菀想到此处忙冲王充福了福道:“多谢公子邀请,只是小女子也出来的久了,如今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王充微微一愣,神情间多了几分失落,今儿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能听得懂他琴音的人,不想也仅仅是一面之缘罢了,想要深交倒是自己奢望了。

  他也不会强迫别人做不喜之事,况且对方一个小姑娘也是与他这个男子有几分关防的,他想要起身相送只是身子实在是沉得厉害居然起不来,只是尴尬的苦笑道:“姑娘恕罪,在下……”

  谢菀也看出了他身体不爽利忙笑道:“公子不必多礼,小女子告退!”

  她刚要走,却不想王充还是带着几分歉意问道:“姑娘留步!”

  谢菀不得不转身看着向了王充:“公子有事?”

  王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笑容晕染着几分真诚道:“姑娘尊姓大名?在下也知道自己有几分唐突了姑娘,还请姑娘恕罪!”

  谢菀微微一愣,不想王充居然问她姓名,怕是不久他便晓得自己会是他未来冲喜的妻子吧?亦或是谢家和王家定了婚期,这个可怜的人连这几个月都熬不过去,那个时候他躺在了棺材里怕是也不清楚他的妻子便是她谢菀吧?

  她狠狠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道:“小女子……”

  谢菀本来想要将自己的名字的告诉面前的这位王家长公主,只是此番转过身来却是视线撞上了王充手边的茶壶上,这只茶壶倒也是别致得很,像是用某种名贵的藤条编制而成,手工精湛,上面还镶嵌着玉珠和宝石。

  可是这只茶壶撞进了谢菀的眼底后,顿时触发她前世的那段儿记忆,记忆中那些血淋淋的线索此番终于跨过了前世今生连成了一条线。

  谢菀几乎是整个人扑到了小几边,一把抓起了小几上放着的茶壶,因为太用力茶壶里的热茶都飞溅了出来,微微有几分灼热的茶水落在了的谢菀的手背上,她几乎觉察不出烫。

  “长公子,这茶壶谁给你的?”谢菀的声音微微有几分急促,眼眸间的冷冽让王充彻底打了个哆嗦。

  怎么一个人可以转眼间变得这般不一样,刚才还是纯良的小姑娘,如今却是从她的身上能感受到几分令人心悸的隐隐的杀气。

  “快说啊!!”谢菀声音都有几分微颤,现实和前世的一些东西一下子重合了起来,她需要求证一件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王充看着谢菀骇人的眼神,难得还能保持正常的心态,没有认为眼前这个女子是不是疯了?她原来认识自己的,还知道他是王家的长公子,他都没有来得及告诉她。

  不过王充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倒像是真的急眼了,他忙道:“这只茶壶是祖母送给我的,姑娘你这是……”

  “祖母?”谢菀顿时跌坐在了亭子间的白色毡毯上,微微有几分失神,脑海中关于前世的记忆一样样的翻腾了起来,她整个人都有几分恍惚了。

  前世这只茶壶她是在王老夫人的暖阁里经常见的,那时候王老夫人睹物思人,经常用长孙用过的茶壶泡茶。

  后来王老夫人死了以后,谢珍带着人将王老夫人的遗物一样样搜刮了起来,唯独没有动这只茶壶。按理说这茶壶做工精巧也是个无价之宝,即便是谢珍不喜欢茶壶但是茶壶上的那些宝石和玉珠却是难得的上品玉石。

继续阅读:028 诡异的茶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