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诡异的茶壶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55

  谢珍那样爱财如命的,若是按照她的心思她应该会把茶壶弄碎了,取了上面的宝石下来才对,但是她却将茶壶送给了她,还说用此茶壶浸泡花茶最是味道醇厚,便是送了她罢了。

  后来谢菀用这只精巧的茶壶泡了几个月的茶,虽然茶香肆意,可是总觉得胃不舒服,后来她认为是花茶败火她不该喝的,便不再用。

  可是那个胃痛的毛病更是加重了几分,到底还是死在了这上头……

  茶壶!胃痛!她一直以为的是王老夫人的茶壶原来之前是王老夫人送给了孙子后,自个儿又拿回来用……

  谢菀紧紧抓着王充的手臂,猛地掀开了他的衣袖,倒是将他狠狠吓了一跳。

  谢菀也顾不得和他多说什么,随即抬手搭着他的脉搏,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后猛地抬眸直直看向了王充,声音都抖得说不成个话儿。

  “长公子,小女子懂得几分岐黄之术,斗胆问长公子这几个月来,长公子都有些什么症状哪里不舒服?”

  王充微微一愣,不曾想这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居然还会医术,他心头划过了一抹希望不过自嘲的暗自笑了笑,那么多名医都治不好自己的病,何况一个小姑娘?

  可是看着她那个认真又急迫的样子,他还是心软了几分,陪着她玩耍一场也就罢了,反正他也活不长了。

  “在下平素里主要是身子盗汗,觉得无甚力气,还有便是腹胃常有疼痛之症状。”

  谢菀此番倒是说不出话来,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只是这个真相来的太迟,那些暗地里藏着的魔鬼太过手腕狠辣。

  她接着王充的话缓缓道:“是不是越来越畏光,不想动,身子虚弱,不停的出虚汗尤其是晚上睡下之后,每每都能将被褥汗湿了去。”

  王充猛地抬眸看向了面前的女子,眼底掠过一抹巨大的不可思议。

  谢菀咬着牙继续道:“初始便是盗汗,两个月后开始伴随着胃腹疼痛,一开始疼的时候像是吃坏了东西,后来便是吃再绵软的食物也觉得腹部像是着了火,难受得厉害?”

  王充呆呆的看着谢菀,心头开始觉得有些事情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谢菀继续道:“再过两三个月便是每日做恶梦,然后睡不着,吃不下饭,出现了幻听幻视,觉得冷,想要暖和一些可是盖着被子却又燥热得很,然后身体继续的垮了下去,最后……”

  谢菀顿住了话头苦笑了出来,最后一只茶壶毒死了他们三个人,王充,王老夫人,和她——自己!!!

  好一个高超的杀人计划,完美无缺,却又找不出丝毫的破绽!

  若不是她重生为人,这一桩冤案怕是被埋进了尘埃中。

  她一直不知道王充用过这只茶壶,她之前一直觉得王老夫人的那些症状是因为思念孙子而得,毕竟人老了也是吃不下饭,她自己也是早已经有了胃病,还以为是屋子里太冷冻得。

  如今一看王充和前世的她几乎完全相同的症状,便是他们三个人死在了同一件事情上,只是杀人者巧妙地杀了王家祖孙两,不曾想那个知情者谢珍也用到了她的身上。

  可是这只茶壶是王老夫人送给自己最疼爱的长孙的,没道理要杀了长孙,这只茶壶看来还需要从王老夫人那里找到答案。

  但是谢菀重生的事情,他人听了怕是会将她抓起了烧死了去,明明知道茶壶有问题可是她却不能马上告诉王充真相,不过她心头却是想到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现在她被谢家逼到了这个份儿上,那是因为人人都以为王充会死,她就是那个配冥婚的最合适的人选,可若是王充被她救活了呢?

  “姑娘,”王充看着谢菀的脸色瞬间惨白倒是有几分担心,“姑娘看出了什么?”

  谢菀回过神定定看着王充,宛如被抽走的力气一点点的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她看着王充道:“长公子有救了!”

  她说的很坚定,王充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有几分光怪陆离的不真实感。

  “姑娘,在下到底是什么病!”

  谢菀冷冷笑了出来:“长公子,你这不是病。”

  她的眸色微微冷了下来一字一顿道:“是毒!”

  王充顿时僵在了那里。

  谢菀好得经历了重生这一环,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也算是见识过了,此番倒是比王充稍稍镇定了一些,她看着王充却是压低了声音道:“长公子,小女子也不瞒着您了,小女子是谢家三小姐,名唤谢菀。”

  王充猛地抬眸看向了眼前的女子,眉眼间倒是多了几分惊讶。

  谢菀咳嗽了一声道:“菀儿想同长公子做一笔交易如何?”

  这时王充眼底的惊诧倒是一点点收敛了几分,换成了一抹玩味,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子实在是一个奇特的存在,令人有几分想要探究下去的冲动。

  王充缓缓点了点头,若是这个丫头没有说出来他身体上的那些病症,他还以为这个丫头是在信口雌黄,纵然她看起来给人感觉也是有趣儿和舒服,他照样也会叫人将她赶出去。

  可是现在他心头隐隐有几分信了,倒是想要听听她还能说些什么,即便是不能治好自己的,他临死前也能同这么有趣的丫头在一起也算是他的一份儿美好的怀念。

  “姑娘但说无妨!”王充看着她道。

  谢菀晓得自己说出来的话,王家长公子可能以为她疯了,不过任何人都不会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但凡有一点点的机会也会想尽办法起死回生。

  她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居然给她遇到了这么大的机缘,若是能治好王家长公子的病,她也就能摆脱上一世的厄运。

  如果不用来王家配冥婚,她也会有机会拥有自己真正的幸福吧?她可不求世家的富贵,只求一份安然平和便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谢菀定了定心神看向了王充缓缓道:“长公子,我若是能解了长公子身上的毒,长公子可否答应我一件事情?”

  解开他身上的毒?王充不禁暗自苦笑,不过他倒也是对这个丫头生出几分兴趣来。

  “姑娘请说!”

  谢菀狠狠吸了一口气道:“长公子,倘若这些日子有人要给长公子结亲冲喜,还请长公子拒绝!”

继续阅读:029 谋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