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不能死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21

  三房的谢珍去配冥婚?他倒是担心自己的那个莽汉弟弟能把他一剑砍死了去!

  想到这里谢长平倒是被谢菀拿捏住了,随后缓缓坐了下来:“回来!谁让你去死了!”

  谢长平的语气松动了几分,谢夫人倒是心头一冷,难不成就这样不轻不重的放过了这个小贱人不成?她一张琴谱毁掉的却是她女儿的锦绣前程,如今她恨不得杀了她!

  “母亲,老爷,妾身有话说,”谢夫人也是气急了的,点着哭成了泪人却还强忍着悲痛的谢钰,冷冷看向了谢菀道:“妾身自认为从来没有亏待过府里头的庶女们!吃穿用度也是上心得很,却不想三小姐居然这般坑了钰儿,坑了谢府,着实的令人心寒!她明明知道茗安公主不喜欢那丽人歌的曲子,却是将曲谱送给了钰儿,如今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来,让我的钰儿蒙羞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谢菀冷笑了出来,好一个对府里头的庶女上心,她这是上心着要坑死了她们这些庶出才算。

  “母亲,菀儿出生以来便一直呆在了冷月阁,母亲却说菀儿明明知道茗安公主不喜欢丽人歌这首曲子,还硬生生要塞给长姐,这话实在是有失公允!在座的姐妹都在,她们晓得当日是长姐听闻我手中有当年名动京都的曲谱便要了去,哪里是我强行塞给长姐的?况且我一个多年待在闺阁中的女子,怎么可能和茗安公主攀上关系,晓得她的喜好?”

  谢菀话音刚落,谢长平眉头便狠狠蹙了起来,之前也是他气急了的,如今想起来倒也是这个丫头有几分冤枉。确实他的这个女儿一直都呆在闺阁中,哪里知道茗安公主的喜好,根本不可能和茗安公主攀上关系,又怎么能利用这张琴谱算计自己的姐姐?

  谢菀看到了谢长平的脸色微微有几分缓和,继续道:“还有,菀儿根本没有陷害长姐的理由!这种手段明明是让整个谢府女子的名誉都会受损,若是茗安公主责骂长姐不务正业,那岂不是我们所有谢家的女子都不务正业?若是这样,菀儿岂不是也跟着受累?菀儿何苦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她看向了谢夫人道:“况且就像母亲所说,素来对我们极好我怎么可能报复姐姐,莫不是母亲自认为对我们不好,才会这般担心长姐被我们害了去?”

  谢夫人顿时哑口无言,她嘴巴气的哆嗦,却是被谢菀的话狠狠堵了回来,一句话儿也说不出来。

  不想一边一直微微垂首的谢珍却是用帕子轻轻捂着唇低声哭道:“三姐,虽然妹妹不想你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只是当初妹妹得知丽人歌这张曲谱的时候,倒是姐姐你先告诉妹妹的。珍儿只是替大姐鸣不平,你怕是早就晓得了自己要嫁入王家给那人冲喜,便觉得活着也没了意思,才会算计我们姐妹们!我们几个如今眼见着到了说亲的年纪,你还这样,岂不是害了我们?”

  谢长平猛地眉眼间掠过一抹萧杀,谢珍这样说倒也是提醒了,谢菀这个丫头着实狠毒了些。

  谢菀淡淡扫了一眼谢珍,看着她那张清纯至极的脸,瓜子脸,樱桃嘴,一双剪水秋眸渗出万般的温柔软弱,正是这样的一张娇娇怯怯的脸却是一次次将她推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谢菀的视线一点点的冷了下来,谢珍倒是被她的视线狠狠刺了一下,随后唇角不露痕迹的勾起了一抹嘲讽。

  长姐倒也罢了,可是这位三姐姐本该就是那尘埃中的人却不想如今这般风头正盛,以后少不得是她上位之路上的一个麻烦。

  之前这个三姐也是个蠢货,可是近来这些日子却是一点点的精明了起来,似乎防备着她?她倒是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弄死了她,省得以后麻烦。

  谢菀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谢珍不愧是那个藏得最深的,此番谢珍的话她倒是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

  她转过身看向了自己的父亲谢长平缓缓笑道:“父亲,女儿久居闺中从来不认识茗安公主,更不可能知道茗安公主的喜好,缘何用琴谱陷害长姐?这是其一,其二便是女儿今儿随着祖母去拜见茗安公主的时候,王家人只是多问了几句话,女儿倒是没有往别处想?女儿不明白五妹怎么就知道王家是要娶了女儿冲喜的事情?谢家上下不知道的事情,五妹倒是知道了,平日里和王家人倒也是关系不错嘛?”

  谢珍猛地脸色微微一变,眸色间的慌张一闪而过,谢菀这个贱人倒是反咬了她一口?

  “大伯父,侄女儿不曾和王家人有什么过甚交往,三姐姐怕是失心疯了吧?怎的随便攀咬了起来?”

  “大哥,我家珍儿平日里乖巧得很,倒是谢菀你可要好好管教一二,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啊?”三夫人李氏忙站了出来,如今谢府三老爷在军中供职,儿子又立下了战功,还跟着定南侯世子打败了西北柔然的骑兵,眼见着便是军功又升了一级马上要班师回朝。

  之前三夫人在大哥面前说话倒是没什么底气,自从儿子立下了军功后,她的腰板儿也算是挺直了去。

  谢菀缓缓垂首,三夫人越是这个样子父亲倒是不会再对她这个女儿怎么样了,父亲不仅仅是个蠢材还是个要面子的,她谢菀再怎么倒霉也是谢长平的女儿,轮不到一个妇道人家出来对着他一家之主指指点点怎么教育女儿?

  果然谢长平脸色沉了下来,刚要说什么,正位上坐着的老夫人却是缓缓开口道:“都少说两句,谢菀我问你,你那琴谱是怎么来的?”

  谢菀猛地心头一沉,果然还是老夫人的心思缜密。

  她晓得这一关有老夫人在是迈不过去的,谢菀缓缓行礼道:“回祖母的话,是四姨娘留下来的。”

  老夫人微微一顿,却是毫不客气的看着谢长平道:“当初看着那个女子便是个狐媚子,出身又不好,偏生你却当个宝贝似的带了回来。”

  谢菀的手微微握成了拳,当初听老嬷嬷说她娘亲当年可是帝都数一数二的美人,虽然是个歌舞伎却是手头存了不少银子,谢长平当年在京城翰林院待选地方官的时候,带着娘亲回了谢家,娘亲可是没少给谢家好处的。

继续阅读:033 过河拆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