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过河拆桥
小沙子2019-09-30 14:232,153

  只是后来好处用完了,手头的宝贝却被谢长平拿着贿赂了上峰那些官员,她后来在谢家的处境倒是艰难了起来。此时谢老夫人当着谢菀的面儿,一声声的对四姨娘的羞辱让谢菀极其不舒服。

  她心头一点点的冷了起来,所谓的祖母亲人都是些吸血的狼,她生平最看不上的人便是白眼儿狼!敲骨吸髓的将她的娘亲吸食干净,人都死了还这般的羞辱污蔑。

  谢长平倒是想起来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子,眼神倒是微微带着几分复杂此时却是不敢忤逆了老夫人的意思,也只得闭口不言。

  老夫人冷冷道:“来人!搜冷月阁!我倒是要看看冷氏那个狐媚子还藏着什么害人的东西!!”

  谢菀藏在袖间的手狠狠攥了起来,不多时老夫人身边的张妈带着粗使婆子将冷月阁翻了一个遍,随后将那只破旧的箱子带到了正堂。

  谢菀冷冷看着那些人将她娘亲的遗物毫不客气的随意拿了出来扔在了地上,那些旧衣物,首饰盒子,还有一些娘亲绣的帕子,一样样的全部拿了出来。

  她的心狠狠抽痛着,脸色却是如常,总有一日……总有一日她谢菀要让这些人将这些被她们践踏在脚下的东西一样样跪着还给她。

  张妈翻看着地上的那些破旧的东西,倒也是没有再发现别的什么,而是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谢菀道:“回老夫人的话儿,冷月阁里之前四姨娘留下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明月姑娘亲自搬出来的。只是……只是三小姐的倒厦里有些装药材的瓶瓶罐罐,搬起来有几分不便。”

  老夫人看向了谢菀,谢菀只是低头不说话,她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愤怒,这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些。

  “什么药材?”谢老夫人这话儿显然是问谢菀的。

  谢菀定了定神缓缓道:“四姨娘留给菀儿的几本书,记录医术的,还有茶艺的,之前祖母也尝过了,若是祖母不喜欢,菀儿这便命人也一并拿过来。”

  谢老夫人酷爱茶艺倒也是不愿意将这些书毁了去,大不了明儿个派人将书拿过来罢了。

  老夫人看着面前那些东西便想起了那个女子,当初若不是那个女子带着那么多的宝贝进府,她才不愿意儿子纳一个歌舞伎为妾,是的,即便是妾室也扫了她谢府的脸面。

  如今不曾想这个女人传下来的琴谱还害了谢府,她眼眸缓缓眯了起来冷冷道:“来人,将这些全部烧了去,以后谢府不允许有这个女人的东西!”

  谢菀的眼眸微微有几分赤红,可是现在还不是和老夫人翻脸的时候,她得忍着。

  张妈领命忙带着人去烧四姨娘留下来的东西,谢夫人却是冷冷道:“且慢,那些医书也烧了吧,免得再惹出什么乱子来!琴谱毁掉的多不过就是个面子,医书怕是会要人命!”

  谢菀的眸色微微一冷,不多时红着眼眶的春梅却是被谢夫人身边的人一并带到了这边,此时在正堂外面哭,老夫人命人狠狠掌嘴了春梅,倒是从春梅身上搜出来两张谢菀之前抄写下来的一沓药方子,也一并被一把火烧了干净。

  谢钰这件事情倒是不能真的将谢菀打杀了去,谢菀是要去王家配冥婚现在还不能将她怎么样,不过还是被老夫人命人关到了祠堂里跪着。

  春梅此番脸也肿了起来,坐在了祠堂门外的台阶上,想要陪着自家主子但是祠堂里的门她还不能进去,不一会儿便被两个粗使婆子拽开了去。

  祠堂里供着谢家的那些祖宗牌位,在暗沉沉的烛影中越发显出了几分阴森可怖的景象,谢菀并没有很听话的跪在了祖宗的牌位前,她缓缓起身冷冷看向了那些牌位,眼底却是万分的轻蔑。

  如今已经立秋,夜色降临后,祠堂里越发的冷了几分,谢菀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身体常年因为吃寒食,胃部微微有几分不适应。

  可是这样的疼痛让她越发的清醒了几分,谢菀心头几乎灼烧着一团火,之前自己的努力因为别人的错误却被毁了个一干二净,她着实的不甘心。

  只是这件事情到现在她也没有理出来一个头绪,很多事情变得和前世不太一样了,命运就像一只无情的大手操纵着一切,她却是想要挣脱这只手的掌控夺回属于自己的人生。

  幸亏她的记忆力天生便好得不得了,那些被毁掉的很珍贵的药方,她都是记在了心里的。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多时便是谢冰和祠堂外面看守着的婆子之间低低的说话声,随即谢冰轻轻走了过来敲了敲门。

  谢菀忙凑到了门边,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死了去,此番却是又重新拉开了一条缝隙,能看到谢冰半张清丽的脸,她此时脸上带着几分担心也不便多说,只是将一只食盒递了进来。

  “三姐,趁热喝了吧,里面有鸡汤还有点心!”

  谢菀握了握谢冰的手,心头却是微微一暖,这祠堂冷的和冰窖似的,这一夜若是不吃点儿热乎的东西,她怕是真的扛不住的。

  此番一看便是谢冰偷偷溜出来给她送饭,当然谢冰估计给看守婆子的银子也不在少数。

  “三姐,我不能久待,这便回去了,明儿个我帮你去大伯父那边求求情,顶多关个几天便是了,还能一直关着你不成?”

  “四妹,你和姐姐说说,今儿茗安公主到底是怎么生了那张琴谱的气?”谢菀是真的有些不太明白,那张琴谱是娘亲留给她的东西,怎么会和茗安公主有些牵连?

  谢冰忙压低了声音也是一脸的茫然:“今儿本来茗安公主吃了酒,看了几位云州世家小姐的表演乏了的,却不想王家那个二少爷王宣说起大小姐的琴艺,茗安公主也是个抚琴的高手自然感兴趣的很,后来不想大姐刚弹了这首丽人歌便惹怒了茗安公主。”

  谢菀狠狠吸了一口气,又是王宣,她对这个人上一世倒是有几分印象的。长相俊朗非凡,只是总给人一种阴戾的气息,而且沉默寡言。

继续阅读:034 有人要杀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