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狠毒的心思
小沙子2019-09-30 14:232,178

  谢菀定定看着碧月,碧月的额头一阵阵的渗出汗珠来,她的手下意识紧紧搅着帕子,却是腿脚有几分发软。

  这个三小姐真的是邪门儿了,病了一场,一夜之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可是她再怎么样也不能出卖了主子去,况且之前谢菀对她狠狠地羞辱,这件事儿,她可是给她记着呢!

  若是这一次自家主子能收拾了这个贱人才好!

  好半天谢菀淡淡笑了出来:“二姐姐果真是个喜欢热闹的,既然今儿请我过去,我怎么能推辞呢?春梅,二姐姐请客,咱们冷月阁的人也不能太过小气了,你一会儿将咱们冷月阁藏得好茶拿出来备着!”

  “是!”春梅却是眉头一挑,主子之前还精明着呢,怎么现在却是糊涂了的。

  谢敏平日里恨不得剥了主子身上的一层皮,此番主子明明知道这可能是个圈套,却不想还要往这个圈套里钻,她顿时心头担心了起来。

  碧月得了谢菀的回话,眉眼间都溢出来笑,冲谢菀福了福道:“今晚月色很好,我家主子的意思是晚饭三小姐少用一些,那边备着点心,三小姐早些过去。”

  “哦?是在晚饭后啊?”谢菀笑了笑。

  碧月微微一愣心头咯噔一声只得尴尬的笑了笑也不敢多话。

  “三小姐,奴婢告退!”碧月忙要转身离开,却不想谢菀淡淡道,“碧月姑娘脸上的伤不要紧吧?”

  碧月顿时身体僵了几分,之前被谢菀烫出来的烫伤虽然用了上好的膏药可还是留了疤,之前还被二小姐狠狠抽了两记耳光。

  不过碧月晓得二小姐的很多秘密,谢敏倒是也不能将她撵出去,只得留着这么一个脸上破了相的丫头伺候,毕竟碧月伺候起来也让她安适一些。

  她此番慌慌张张疾步走开,一边的春梅却是走到了谢菀的面前低声道:“主子,这话儿不对啊!之前她们可没这么好心请主子过去,如今怎的想起来请主子过去?主子三思啊!”

  谢菀看向了眼前神情焦急的春梅,眸色间掠过一抹暖意,抬手却是握着春梅微微有几分发抖的手低声笑道:“春梅,我从冷月阁出来的那一刻起,那些人便更是容不得我了。可是你想过没有,我若是躲了这一次,说不定还有第二次,一味地躲避还不如迎头痛击!!”

  谢菀的眸色多了几分冷冽淡淡笑道:“这世上最怕的就是被人惦记着,既然如此便让她们也痛一下罢了!”

  春梅张了张嘴到底是微微有几分愣怔,这一次主子大病一场后,总给人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带着几分别样的锐利锋芒。

  她看着谢菀脸上的镇定神色,看着她身上隐隐含着的几分威严,顿时觉得安心了不少。

  许是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忙躬身道:“那主子一定要小心才行。”

  谢菀点了点头,倒是想起来什么冲春梅招了招手低声道:“我记得母亲生前留下来一个稀奇古怪的箱子,你一会儿帮我找了来!”

  “是!”

  “切记一会儿找到后搬到我的暖阁里来。”

  谢菀之前的那张丽人歌的琴谱就是从母亲的那只箱子里找到的,重生前她对自己的娘亲是排斥的。

  毕竟娘亲的地位不高,还难产而亡,而且还给她生出来这么一双断掌,她多多少少有几分怨气。

  母亲之前托付一个老嬷嬷留给了她一个箱子,她也懒得仔细翻找,只是将放在最上面的琴谱拿出来把玩。

  毕竟她被关在冷月阁里,闲来无事只能抚琴度过一个个枯燥乏味的日子,直到后来被谢家的人送到了王家配了冥婚,她都一直没有好好照看母亲留给她的东西,后来那些东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便宜了谁?

  老嬷嬷去世了后,她更是将那只认为不祥的箱子丢进了倒厦的杂物堆里,此番该是拿出来好好整理的时候了。

  不多时谢菀回到了冷月阁,不一会儿春梅将箱子同一个粗使丫头抬进了谢菀的屋子。

  一个很大的藤箱,外面落了漆,看起来有几分斑驳。

  老夫人送过来的丫头明月被谢菀派了出去,谢夫人送来的那两个丫头根本连暖阁也不能进的,只得眼睁睁看着春梅将暖阁的门朝里面关了上来。

  “哼!不就是四姨娘留下来的一只破箱子还生怕别的人看了去?”红笺冷冷笑了出来。

  “也不见得,之前大小姐想要的那一张琴谱怕是四姨娘留下来的,毕竟当年的四姨娘可是京城的第一舞姬,后来跟了咱家老爷到了云州!说不定还真的有好东西?”玉翅比红笺年长了几分,倒也是想的周到一些。

  红笺忙压低了声音道:“那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夫人和大小姐?”

  玉翅白了她一眼低声道:“怎的不告诉?三小姐如今可是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反常必有妖,一会儿便去夫人的玉秀堂去回禀这件事情。”

  屋子里的谢菀凝神看着面前放着的箱子,这大概就是那个可怜的女人留给她的全部家当。

  谢菀之前对这个没见过面儿的娘亲天然有几分厌恶和憎恨,如今自己重生了一遭,一切都看淡了去。

  与其愤怒自己生的不好,还厌弃生养自己的亲人,不如好好看看这一世的路怎么走?

  她在王家的那几年经历了太多的苦楚,既然上苍给她一次机会,她便会善待自己的人生,善待对自己好的人,才不枉重来这一遭。

  谢菀倒是带着几分虔诚打开了箱子,随后眉头微微一蹙,一箱子发了霉的旧衣服,都已经不能穿了。

  看着那些寒酸破旧的衣服,谢菀心头不是个滋味,四姨娘当年也是坊间第一美人,却不想跟着一个小小的地方官到了云州,还受了这么多的苦楚。

  她小心翼翼将衣服一件件拿了出来,得空儿让丫头们洗干净了存起来也算是个念想。

  突然当啷一声,谢菀拿起衣服的时候却是从一件旧衣服里掉出来一个黑漆漆的木头盒子。

  盒子看起来也就是巴掌大小,实在是不起眼的很,谢菀打开了盒子后微微一个愣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