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笔迹
小沙子2019-09-30 14:232,245

  只见盒子里规规矩矩放着一只古朴的玉镯,玉质如水,不像是羊脂玉,也不是青玉,但是镯子间隔着玉石还镶嵌着一些黑乎乎的木头,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古怪。

  不过上面雕刻的花纹却是好看极了,花纹很奇特形状不像是中原之物。

  随后盒子里还有一块儿玉佩,玉佩上的花纹和镯子的花纹是一套的,背面刻着一行诗词。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谢菀低声念了出来,不禁微微一愣。

  四姨娘的笔迹她是见过的,毕竟之前四姨娘也曾经读过几天书,还有一些书册留给了她,书册上面有四姨娘亲笔写的批注。

  也是奇了怪了,那些给诗词做的批注着实的见解独到,不像是一个闺中妇人该有的眼界,京城第一舞姬居然还有这般见识?

  父亲的笔迹谢菀自然也认得,之前父亲厌弃她不让她去和前院的几位姐姐们一起读书。

  后来她还是吩咐丫头从谢冰那里借到了父亲给几位姐姐们写的帖子,父亲好得也是云州的地方官,当年科举也是中了前三甲的进士文采还是有的。

  他也注重培养自己的几个女儿,亲自给她们写字帖让她们临摹,毕竟在这个讲究门第裙带关系的世道,女儿们要是能攀龙附凤自然是他谢长平的机缘。

  尤其是云州世家王家,京城的背景很深厚,谢长平做梦都想自己的女儿能嫁过去一个,帮他提升一下仕途。

  谢菀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眼前这句诗她焉能不明白自然带着几分暧昧万分的含义,可是刻在在玉佩上的字儿显然手法不是父亲的字迹,居然比父亲的字儿好看百倍,竟然带着隐隐的气势和威压。

  谢菀一看这字儿便喜欢了几分,她定了定神将玉佩收了起来,但是那镯子还是戴在了手腕上。毕竟这是娘亲到死都保存下来的东西,还留给她,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可是玉佩上面的情诗倒是不能被人看到,这处院子是吃人的,她谢菀一丁点儿的把柄都不能给别人抓住。

  随后箱子里倒也是没有别的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一些很古朴的医书,这些东西她也晓得。

  娘亲懂一些歧黄之术,重生前谢菀被关进了王家的那处偏院,闲来无事便研读医书还定期给街上的小乞丐治病,如今想想那居然是她最开心的日子。

  此番隔着医书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一排银针,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倒是闪烁着几分璀璨的光芒。

  她将玉镯和玉佩藏好后便命人进来将箱子抬了出去,外面守着门的春梅忙走了进来给谢菀换衣,一会儿要去寿春堂用晚饭的。

  老夫人人老了,喜欢儿孙绕膝的气氛,加上嫡长孙谢昀回来,今夜的晚宴不能不去。

  不过谢菀依稀记得,自己很少参加晚宴,平日里吃什么都是春梅从前院的厨房里端了来。

  她是个断掌,那些人不想和她有来往,觉得她晦气的不行。即便是初元节一家子人吃饭,也不是很想带着她的。

  府里头那些人自然一个个踩低就高,春梅每每端过来的饭菜都是凉的,渐渐谢菀落下了胃痛之症,如今还会定期发作疼痛难忍。

  尤其是嫁到了王家后,谢菀被王家人扔到了偏院,冬天连炭盆都不给她备好,她到底最后还是没有熬过去,早早病死了去。

  想到此处,谢菀的眸色深邃了几分,既然老夫人让她参加王家的宴会,想必今天的晚宴自己也得去应景儿。

  不去便是对兄长不重视,去了倒也是没关系的。

  谢菀刚换了衣服,突然老夫人那边的丫头传了话儿,说谢菀之前病了还是在暖阁中养着吧,寿春堂的晚宴不必过去。

  谢菀捏着一支玉簪的手微微一顿,随后从鬓边缓缓放了下来。

  她垂首将簪子丢到了黄杨木的桌子上,却是缓缓摊开手掌,定定看着掌心的断纹唇角微翘,晕染出一抹苦涩来。

  果然还是老样子,谢家嫡长子谢昀可是老夫人的心肝宝贝儿,如今晚宴上还有江世子作陪,她一个断掌之人自然是被人嫌弃的。

  即便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可是老夫人的眼珠子谢昀容不得任何差错的出现。

  她断掌克双亲,当然也克兄长,她的兄长那可是谢家的未来。还有今天是江世子来谢家做客的日子。

  谢菀狠狠吸了一口气低声道:“知道了!”

  寿春堂传话的小丫头忙福了福转身离去,一边的春梅微微替自家小姐有几分难过。

  自家小姐也是够倒霉的,怎的长了这样一双手?若不是这断掌,依着小姐这样的容貌和性情哪里寻不到好人家嫁了,也不会有这般的苦楚。

  “小姐……”春梅眼角发红声音微微有几分颤抖,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这丫头,怎么哭了去,多大点儿事情何苦来着,你将那些书籍搬出去晒晒,压箱底有些日子了。”

  “是!”春梅忙疾步走了出去。

  不多时暖阁的帘子打了起来,明月却是提着一只食盒走了进来,脸色有几分难看。

  谢菀眉头一蹙,明月是老夫人派到了身边的人,平日里可是沉稳得很,此番却是这一副模样,倒也是奇怪得很。

  “明月,何事这般模样?”

  明月将食盒放在了谢菀面前的桌子上:“奴婢替主子办差,路过厨房便想的到了晚饭的时候了,奴婢正好替主子将晚饭取过来,却不想……”

  明月也是没想到府里头的下人们居然这般作践三小姐,之前不晓得三小姐过得这是什么日子。

  明月不得不打开了食盒,里面只有一个冷馒头,还有一碟子咸菜,一碗不太热的粥。

  之前明月等三个丫头还没有来的时候,冷月阁这边也就两个吃饭。

  主子们先吃,然后下人们去那边的厨房用饭,每一次春梅去的迟了都没饭吃。

  如今谢菀这边多了人,可是没有像其他姐妹们那样的小厨房,一来没钱,二来那些人恨不得她去死省的晦气。

  大小姐和二小姐都是养在谢夫人身边的,自然有自己的小厨房。四小姐是二房的掌心宝吃什么都是现成的,五小姐美丽聪慧,三房还指望着五小姐能寻个好人家出人头地哪里敢饮食克扣?

继续阅读:013 不能待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贵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