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予珺2018-09-02 10:492,168

  将我送到了新的班级后,妈妈就匆忙离开了,她太忙了,搬家后她换了单位,在另一个城市,她只能一周来看我一次,而开学是她专程请假回来的,早点赶回去的话,或许可以少扣她半天的工资。

  教室在教学楼阴面,不开灯的话房间暗乎乎的,而且刚进门时,隐隐约约有股潮气。

  我靠墙角的第一排,那时的我不仅瘦小,肤色也是病恹恹的黄色,坐在角落里和背景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难被发现。

  李莱珺进来了,从我面前走过,她身高没有以前那么突出了,但还是比我高一头,只不过在初中生里只是普通略高一点。

  她没有看到我,她径直走向了一个和她打招呼的女生,她笑着,很开心的回应那个女生,她们坐在一起很开心的聊天。

  我的同桌是一个和我一样瘦小的男生,第一天大家都没有校服,他穿的是一件黄色的皮夹克,袖口已经有些磨破了。

  他努力说着普通话和我交流,只是仍然摆脱不了浓重的乡音,他和我说他叫梁松。

  “梁葱?”我问他。

  “是葱,葱树的葱。”他认真的纠正我。

  “松树的松对么?”我认真猜测的。

  他笑着点头,很开心,我也松了一口气,生怕给这位新认识的同学留下不好的印象。

  后来很久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他脑子很聪明,上数学课时,回答问题总是很快。

  他会在我们对一道数学题毫无头绪的时候,就已经轻松做出解答。

  每次他先于我们做出答案时,他总是会屁股离凳,高举一只手,侧出半个身子高喊:“老师,我!”

  毕竟我们这样的身高和位置,真的十分容易被忽略,梁松总是想法设法引起老师的关注,只是我很讨厌被人关注,尤其是老师,所以格外讨厌他这样。

  老师每次点梁松回答问题,他都会一本正经的双手捧起书,认真念出自己的答案。

  “答案四,饿十五。”

  梁松就像进行一场个人的演讲,十分认真,抑扬顿挫的朗诵出这个答案。

  全班哄堂大笑,梁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憋红,老师也忍俊不禁。

  梁松发不出来“二”的音,当他读“二”时,就像人打饱嗝的声音,所以同学们才会哄堂大笑。

  后来的日子里,梁松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数学,喜欢埋头在演草纸上“刷刷刷”写东西。

  只是渐渐我发现他回答问题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初中最后的最后,梁松数学已经一塌糊涂。

  这是我在这个班级里认识的第一个人,第二个认识的人是坐在我后边的女生,她叫木小桃。

  她脸圆圆的,脸看起来黝黑而健康,还有两团高原红。一开始,我以为她和梁松一样也是从附近村里来求学的。

  后来才知道,木小桃家里厉害的很,父亲是某乡镇公安局局长,母亲是市医院院长,干爹是教育局副局长。

  当时我们小升初是按照户口所在地划分,多亏妈妈买的学区房我才有幸进了这所市重点初中,而木小桃靠户口万万没有可能来到这里的,可是她还是和我们坐在一起。

  当年木小桃领着一只黑色手袋,上边有两只凶巴巴的黄色大眼睛,我觉得这个包丑极了,暗暗鄙视木小桃品味。

  很多年后,我已经开始省吃俭用一个月买一瓶“神仙水”时,我才知道,那个包的牌子叫芬迪。

  “江沐绪对吧?”木小桃看着我,她的眼神有些像小七。

  我点头。

  “很好,以后我就叫你嘘嘘了。”木小桃咧嘴笑着对我说,周围的人听后大笑。

  我涨红了脸,不想一见面就伤了和气,小声说了句:“不可以。”

  “嘘嘘你说啥?”木小桃提高了音调,更多的人向我们看来。

  “我叫江沐绪。”我看着她,说出来我们的名字。

  “江沐绪不就是嘘嘘么?”一个扎着马尾,眼睛小到看不清她到底睁着还是闭着的女生,走到木小桃面前,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

  “梁贺琪啊,你可算来了,这个位置给你占了半天了。”木小桃往里挪了一个位置,叫梁贺琪的女生毫不客气的坐下了。

  我不想和她们争论了,转身坐好,隐约之中,我感觉李莱珺看向了我的方向,我又转头看向李莱珺的方向,她还在和那个女生谈笑风生,我有些失落。

  陌生的环境里,我无所适从,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看到的一个故事。

  有一位科学家,他用一只刚出生的小猴子做实验。

  他让还没有度过哺乳期的小猴子离开了妈妈,科学家给小猴子做了两个“妈妈”,一个是铁丝制作的“铁妈妈”,全身冰冷无比,但是身上有着奶瓶。

  另一个是用柔软的棉布做的“布妈妈”,身上柔软无比,而且无比温暖,但是却并没有可以令小猴子生存所需要的奶瓶。

  科学家想看看,小猴子会和那个“妈妈”更加亲近。结果是,科学家发现,小猴子除了喝奶时会去“铁妈妈”那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布妈妈”待在一起。

  科学家们将这种情形称之为“依恋”,当时的我并不明白依恋的含义,后来很久很久之后,才渐渐明白这种特殊的感情关系。

  当时,坐在角落里的我,觉得自己就像那只小猴子,无依无靠,连两个假妈妈都没有。

  突然全班安静下来,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客气的将还在教室中的家长请了出去。

  这是我们的班主任,刘希美女士,省级数学特级教师。

  “你们都进了这个班,就是咱们初一(1)班的一份子了,能进这个班你们要知道,自己的一只脚基本已经踏进重点高中了。”

  刘希美站在讲座侧边,单腿站立,另一只脚向后踢着讲台,她带着小蜜蜂,一边吃苏打饼干一边教育着我们。

  据她自己说,自己胃不好,医生说了必须要少吃多餐,所以每天上课她必须要吃东西,而我们不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