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予珺2018-09-04 09:152,309

  期末渐渐接近,我复习的一塌糊涂,完全自我放弃了。

  “江沐绪,你的早读条呢?”刘希美在办公室严厉质问我。

  每天八点上课,但是刘希美要求我们每天早晨六点起床,要在家里早读半个小时,同时家长需要写一张早读条,上面标明今早读了什么内容。

  “我忘带了。”我低头,不敢直视刘希美。自从早读开始以来,妈妈给提前我签了一堆条,每天早晨我取出来一张就可以,而偏偏那天忘记了。

  “你怎么没把自己忘带了?小小年纪这么爱撒谎,你家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刘希美一边说着我,一边往嘴里放了一块苏打饼干,“家长甩手掌柜,给老师就不管了,你家那个老的会写字么?”

  我眼里含着泪,握紧拳头,使劲攥紧,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仅侮辱了我,还侮辱了我的家人。

  我沉默着,不做声,这是我对刘希美的抵抗,当时的我唯一能做的。刘希美和我就这么对峙着,很久很久,刘希美才发话:“把你桌子搬楼道里去。”

  我顺从了,将自己桌子搬到了门外,上课时,拿着一本书,搬上凳子回来,暂时和木小桃挤一张桌子。

  每个老师对我都很好奇,还有老师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依旧选择沉默,对于这个世界,我都保持沉默。

  其他同学解答了老师的疑问,后来在英语老师的帮助下,下午我又回到了教室中。

  学校开始了各种项目的评选活动,除了“三好学生”“十优少年”等对成绩有要求的奖项,还有群星奖,就是“助人之星”“绘画之星”“舞蹈之星”等等一系列的奖项。

  这些天,木小桃不大和我们在一起,她经常和班里我们并不太熟的人一起出去。

  “切,家里有钱骚的买票。”梁贺琪和我吐槽着木小桃。

  木小桃想竞选“绘画之星”,她的画我们见过,可以说是鬼斧神工了,反正我们这种普通人看不出来画的什么。

  她妈妈将她送到市里很有名的一位老先生那里学的油画,她如果能得个奖,按她的说法,妈妈会奖励她寒假来个巴厘岛游。

  木小桃开始大范围请客,但是请客的人里没有我和梁贺琪,仿佛她已经笃定,我们会选她,无条件的,不求回报的,以我们这点稀薄的友情。

  每个奖项候选人的名字,都写在黑板上,我们不记名投票,“绘画之星”下,有两个名字,木小桃和李莱珺。

  木小桃朝我笑了笑,上台展示她的大作,一幅夕阳景色的大油画,在一块将近一米的正方形板上钉着,虽然我并不懂油画,还是被这幅巨制惊讶到了。

  上面混乱的颜色,黄色、红色、橙色,我仅能辨认出来几种颜色交杂在一起,我不懂油画,但是看着她的画却无比烦躁。

  “好厉害啊。”梁松赞叹的和我说,“就选她吧。”

  “还有李莱珺呢。”我小声提醒梁松,念出“李莱珺”三个字的时候,感觉很奇妙,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从唇齿间挤出。

  大家也是纷纷感叹,发出“哇”“好厉害”之类的赞叹。

  木小桃不无得意的在讲台上发表了一番演讲,直到刘希美不耐烦地打断她,她才回到了座位。

  李莱珺走上讲台,将她的画展示给大家,比木小桃的小了许多,在一张普通的素描纸上,画着一个女孩的侧脸,女孩侧脸弧度很好看,睫毛也是长长的,嘴轻轻嘟起。

  李莱珺的画比木小桃的小了许多,但是画的内容大家都明白是什么,不需要李莱珺特别介绍,而且李莱珺笔触细腻,画的女孩仿佛就是身边一个真实的,普通而美丽的女孩子。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做出适合的选择,不论是我还是木小桃当选,大家还是朋友。”李莱珺简短的说了一句,便下台了。

  “诶,这个女孩感觉有点像你啊。”梁松突然悄悄对我说。

  我看了一眼,那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侧脸,弧度优美,怎么可能是我这个皮肤发黄,身材干瘪的小豆芽。

  “别胡说,不过我觉得这个真不错。”我对梁松说,“咱们选她吧。”

  梁松点头,开始投票了,我看到木小桃往我这边看,但是我毫不犹豫的写下了李莱珺三个字。

  木小桃拉了这么多的人,不差我这一票,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我忘记了,这是一个八十四人的大班集体,木小桃哪能收买得了所有的人呢。

  开始计票了,一声声“李莱珺”“木小桃”交织在一起的声音,结果出来了,我看着黑板上的结果,感受到木小桃怨恨的目光,即使是无记名投票。

  李莱珺以一票之利,赢了木小桃。李莱珺没有什么大喜过望的表情,她还是那么从容,谢过祝贺她的人,而我,连祝贺的勇气都没有。

  “等一下。”正当计票员准备宣布时,刘希美突然叫停,我们惊诧,望着她。

  “如果我没记错,李莱珺这学期还伤害过咱们班同学吧?”刘希美突然提起了莫卿迟的事情,“来我这儿上过黑名单的人,还是不要上榜的好。”

  一直面带微笑的李莱珺,脸上的笑凝结了,她不笑了,看着刘希美,没有任何反应。木小桃开始笑了,莫卿迟单手扶额,望向李莱珺的方向。

  木小桃当上了“绘画之星”,请我和梁贺琪吃东西,校门口的串串香,一边吃一边问我们。

  “你们选的是我吧?”

  梁贺琪点头,我也跟着点头。木小桃满意的点头。

  “等我从巴厘岛回来,给你们带礼物啊。”

  “那可不,爱你哦。”梁贺琪一边对木小桃说,一边把我碗里的丸子夹到了自己的碗里。

  期末考试来临了,抱着破罐子破摔心情的我,犹如壮士赴死一般踏上了考场,数学考试碰上了梁松给我讲过的原题,只是我依旧不会。

  木小桃惯来不在意这些,梁贺琪倒是考完试后在校门口等我,紧张的和我对答案,我写的也是浮皮潦草,随便应答着,李莱珺和我们擦身而过。

  领成绩的那一天,我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打开成绩单,上面写着:江沐绪 四十名

  进步了二十多名,免了妈妈的责骂,梁贺琪落到了六十多名,寒假被送到了补课班。

  还有一件令我高兴的事,李莱珺,四十一名,成绩单上的我们,名字紧紧挨在一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