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风城
揭穿2018-12-31 12:001,503

  峡谷中的黄昏,在峡谷面对的尽头中消逝。黄昏好像是一艘船,在地平线上泛起点点星火,直到烈火焚烧,沉没入海底。新生的地方泛起了涟漪,繁星,嵌入空中,通透的黑暗里,洒下一丝丝皎洁的光明。

  这里就是沧江谷了。曾经奔流不息的河,只剩下干涸的河床。涓涓细水。与茂密的雨林茁壮成长。这里寂静又黑暗,在圣洁中掺杂着几分恐怖。好像在峡谷的深处,住着被感染的居民——丧尸。

  夏天的夜晚中点堆火,无异于添油加醋。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觉。靠在一棵年代久远的大树上,树皮早已被偷猎者剥夺了去。不过还好的是,天很快就亮了。

  就在黎明快要破晓的时候,老者严肃地对我说:“小伙子,我就送你这么一段路吧,前方峡谷的尽头,便是风城了。”说完,他便转身离去。默默地,消失在这一片漆黑的树林里。

  我们就冲着相反的方向向前走,刚走出树林时,太阳已经到了头顶,影子已经无影无踪了。

  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城。结实的城墙,从很远的地方飘来骚臭的气息。我知道,这是孩童的尿。

  就奔着这个骚臭味向前走,却发现这是一面厚厚的城墙,密不透风。即使随身带有飞爪,也绝不可能从那么高的地方翻进去。我就向北走,我相信北面一定有城门。果不其然,让我找到了城门。这个城门叫浪角门。在不远的地方,有一栋高塔,漆黑而雄伟,酷似严冬中的玄冰。城门大敞着,有许多人匆匆忙忙的出入。我们三个也跟着插了上去。

  想进城还不容易嘞!每一列都有三个士兵把守着,不管是你的包袱,还是你的口袋,他都要统统查一遍,不分男女,更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搜完身之后,我们三个顺利的进来了。在远处不远的平房内,我闻到了北京烤鸡和酱牛肉的气味。猥琐一笑,摩拳擦掌:“哎呦呵!什么美味能逃过我的肚腩?根本不存在。”

  我向老板要了盘酱牛肉,我又要了两壶米酒,据我推断,最多也就两斤吧,况且这度数也不是很高,可能还没有果啤的高。当我痛饮三杯过后,我才明白,酒,不可小视啊。他把他家窖藏的烈酒拿出来了吧?为什么我的脑袋有些晕。更奇怪的是,为啥我看见我们这张桌子上坐着一个未梦,未梦背后的桌子上也坐着一个未梦?我觉得我这是酒劲上头了,都开使不省人事了!我滑稽地看着远处不远的腊肠,满口胡言地说:“未梦啊!那个人跟你长得好像啊!”未梦轻轻地锤了一下我的胸口,笑着对我说:“胡说什么呀?我可不是香肠。”我就指向我看见另一个未梦的地方说:“那个!”只见空致挣大眼睛,如做梦似地说:“别说,还真挺像!”我又夹了块酱牛肉,边嚼边说:“要不要去打个招呼?”未梦主动起身,向那个酷似未梦的人走去,腼腆地说:“小妹妹,我的朋友说我长得跟你极其酷似,我就来问问你,你叫什么?”那女孩儿也如梦初醒似地对为未梦说:“我叫未若,大姐姐,你叫什么呀?”未若又本能性地揉揉右眼。未梦却神情慌张地对未若说:“你真的是未若?”未若点点头,未梦又冷静了一下,对未若说:“我叫未梦,如果是我没认错的话,在你左肩上,应该有一颗痣吧!”未若惊奇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左肩上的痣只有我的家人知道的。”说着未若用热泪盈眶:“可惜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姐姐,我找不到他们了,再也找不到他们了!”说完,未梦就拥抱未若说:“妹妹,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啊!”她们深深地拥抱了很久,但是在我看来,这就是大型的认亲现场,而我就是旁观的主持人,我同情她们的过去,可是谁又会体会我现在的孤独与寂寞呢?这种乌鸦在头顶点七个点的事件,还是第一次出现。

  未梦缓过来之后,就抹着眼泪介绍我们两个:“这两个人,也是同我一路的。”只听得到语音刚落,就听得俏皮而又可爱的一声:“大哥哥!”我不禁寒毛冷颤,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这种声音呢!不过,我喜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虚拟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虚拟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