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谋生计
籼米2018-09-03 00:012,719

  ‘吱呀——’卧室的门打开。

  夏秋水走了出来。瘦小骨架的她穿了一身夏爹的袍子,宽大得好似一个唱戏的,头发简单地用布巾攥紧,露出一张巴掌大的脸,更显年岁小了许多。

  夏瑞和憨二呆滞地看着大摇大摆往外走的夏秋水。这是要闹哪样?

  “你怎的这副打扮?”夏爹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吓哆嗦了。

  这要是被别人见到怎好!

  夏秋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爹,秋水要去县里。”

  去县里?

  夏爹感觉自己快厥过去了。

  “未出阁的女子怎可出去抛头露面?”

  夏秋水在原主的记忆里大约知道,这个世道对女子格外的苛刻,不仅裹了脚,而且未出阁的女子的都须呆在家中。所知所闻只能通过别人的嘴。

  若是家中条件好的,还能识些字,翻阅书籍。夏家还是不错的,起码有几箱子藏书,可惜原身倒不怎么看,几大箱子在床底都蒙了尘。记忆中这些书从她刚记事时就已经存在了。

  一户置身农庄的贫瘠之家,竟然有如此多的丰富藏书,若说没点故事,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夏爹一直守口如瓶。

  记忆被拉到了几年前,隔壁沈柳村有个沈家妹子,本过了五礼是待嫁之身了,但是在去田头送午饭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只鞋子,结果白嫩嫩的脚丫子被一无赖揉了一把。

  结果男方退婚不说,沈家妹子还被迫要嫁给那无赖。

  她把原主的记忆翻了遍,明白了这个社会对女子的苛刻。好在夏家人口简单,夏爹又对她宠溺非常。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一双天足,顺眼极了。因夏秋水自幼失去娘亲的秋水,夏爹在事事上都顺着,唯恐女儿受了委屈。裹脚一事也不了了之。

  既然裹脚这种大事夏爹都能在女儿几滴泪中妥协,看来要出门也能用此计的。

  夏秋水揉了揉眼,泫然欲泣,可怜兮兮道:“阿爹,现在秋水就想出去看看,谁知下个月还有没有命在?哪还管得了什么闺誉?况且不是还有阿爹和憨二随着么?”

  看着一直犹豫的夏爹,夏秋水真的着急留下了泪,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吧吧嗒嗒,简直揉碎了夏爹的心。

  “好好好,你说什么阿爹都答应你就是。”

  夏爹还是妥协了。

  最后,操碎心的夏爹领着不知愁滋味的夏秋水,后面跟着饥肠辘辘的憨二,顶着日头往县里赶。

  夏秋水到底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大病未愈,体力废渣的她步行了半个时辰后,已经一步摇三摇,脚步越发的虚了。

  好在富康村离程远县不算远,在夏爹担忧的眼神中,他们终于到了。

  路过一飘着大骨汤香的面馆,三人齐齐咽了口口水。

  “爹,您有银子吗?”

  夏爹摸了摸羞涩的荷包,欲言又止。

  夏秋水心中一阵后怕,所谓穷家富路,囊中羞涩出门等同于找罪受。万一倒霉,怎么死的都不清楚,特别现在还到处在闹灾。

  最后,买了几个馒头充当口粮,夏秋水便让夏爹带她去自家开的牙馆了。

  赚钱已经成为了最迫在眉睫的事情。

  夏爹见自家闺女没有闹着随处乱逛,终于放了心。领着他们往牙馆去。

  满怀希望的夏秋水在看到那所谓的牙馆,就是一间坐拥在杂草丛生中,破败漏风的小木屋时,心便哇凉哇凉的。

  好在还有一月之期,她安慰着自己。

  进入牙馆后。夏秋水没有给夏爹思考的时间,就单方面地宣布:“爹,以后我们的牙馆就改名为-------万事通吧。现在我念些通告,你来写。”

  夏爹怔怔地看着面前摊好的笔墨纸砚,一头雾水,不明白女儿突然整这一出又是何意。

  夏秋水自顾自地开口,夏爹只好无奈地提笔。

  “告示:万事通牙馆近日业务扩张,承接一切业务,服务包括代理签订契约,寻找失物,代理谈判,出谋划策,调查取证等。排解万难,只要你有烦恼,救人救急之事,找万事通准没错。价钱面议。地址:程远县长远巷西南角万事通牙馆。”

  夏秋水刚念完,夏爹也落笔完成了。”但是此时他才看清楚自己到底是写了个什么玩意。这牛吹得也太肥了吧?

  他有点脸红:“水儿啊,爹没你想的那么厉害。”

  “爹,人家都说父爱如山,您在女儿心中就像大山一样伟岸。就算您现在不厉害,以后也是很牛气的。”夏秋水毫不吝啬地夸了夏爹一把。刹时把夏爹夸得飘飘然。

  “爹,您快写。”夏秋水催促道。

  “诶,诶。”女儿奴的夏爹挥墨泼毫,笔走游龙,一蹴而就。

  最后夏秋水心满意足地抱着十几张大字和买来的浆糊与义工憨二,兵分二路贴告示去了。

  夏爹还留在牙馆内羞于见人,他总觉得这牛吹得太过了。

  游走在小巷子里,一边哼着小调一边贴告示的夏秋水可没那么大的心理负担,这是什么?这是广告。不说得高大上点,怎么骗那些人傻钱多的?

  正忙于贴告示的夏秋水突然被一个身穿皂色长袍,头戴毡巾,脸庞圆润的小厮扯住,那人面色惊慌失措,汗珠密布。一看就是遇到急事了。

  哟,这刚贴告示,就有生意上门了。

  夏秋水心中欢喜。

  不过生意人,需急客户之所急。人家都要急疯了,你能笑吗?当即她使劲压了压要翘起来的嘴角,露出一副同病相怜的表情:“快说说,万事通一定能帮你。”

  病急乱投医的小厮哪还顾得上说话,他扯着夏秋水宽大的袖子扭头就跑。急哄哄道:“快走,人命关天的大事。”

  被扯个趔趄的夏秋水心中有点打鼓了,看这模样,问题不小,自己这牛皮有点吹过了,这可如何是好?还以为能一炮打响万事通的名声呢。

  正想着如何脱身的夏秋水被小厮拉到了附近的一大湖边,他指着湖间正咕嘟嘟冒着泡的地方,急赤白脸地大呼:“哎呀,我们爷完全沉下去了。你快去救救他。”

  夏秋水晦涩地看了眼刚化冻的湖面,心中打了个哆嗦。大冬天下水······这半条命的身子估计都能全丢了。

  而且她有个心理阴影,这要从穿越这事上说起。

  前世的夏秋水下班归家的路上,途径一个人工湖,恰好看到湖面上晃悠着一竹篮,竹篮里的布料间好似有个婴儿动来动去。于是,热心人士夏秋水救人心切,当即见义勇为。

  可当游到小竹篮边,才看清里面是一只穿着衣服的小狗,当小狗看到夏秋水那张惊愕的脸时,骤然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而后毫不留恋地跃进水里扭着屁股,狗爬式划水慢悠悠游走了。

  倒霉催的夏秋水还来不及生气,脚下一抽,终于完成了溺水穿越的人生大转折。

  所以现在要让夏秋水下湖去救人,她心中是怵得慌的。

  “此事我也帮不了,你另请。”小厮急急递过来的大锭银子让她艰难地住了口。

  小厮看着有戏,顿时又掏出一大锭。期盼地看着她。

  夏秋水眼睛亮了亮,心中蠢蠢欲动。

  时势比人强,瞅着湖中越来越缓慢的气泡。小厮咬咬牙,白着脸把怀中最后一锭金子递了出来。

  金光灿灿的金锭子把夏秋水的眼晃出一片金光,让她的心怦怦直跳。

  小厮都快哭了:“我身上就这么多了。若是我会泅水,那也不用求兄台了。”

  “人,我救了。”夏秋水咬咬牙,终于屈服在铜臭面前。她迅速做着热身运动。

继续阅读:第四章:救了个美男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