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救了个美男子
籼米2018-09-04 00:052,443

  小厮瞅了一眼已经没有气泡的湖面,差点给跪了,这人都快没了,你还在这扭腰摆臀呢?

  在小厮绝望之际,夏秋水身姿优美地一跃,如鱼儿一般快速地朝那落水之人处泅去。岸边的小厮看着夏秋水如此娴熟的泳姿,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却不知骤然下水的夏秋水仅凭一股顽强的毅力前行,水中的情况比她预想的要恶劣了许多。她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冷得刺骨的湖水。不过既然已经下水了,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只能咬牙坚持着。

  好在湖水清澈,潜入水中,远远便看到那个身着朱色袍服,身姿修长的男子。

  他披散的墨色长发如海藻一般柔和地散开,白净的五官立体得犹如被上帝之手精雕细琢过一样。

  他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湖底,宛若沉睡中的神邸。

  若不是时机不对,夏秋水甚至想好好欣赏一下美男子。但是她知道,再拖延下去,可能连自己都会赔进去。

  绕到男子身后,她双手托着他快速地双腿蹬水,一鼓作气往湖面游去。

  柔弱的身子让夏秋水感到力不从心,胸腔中传来一阵阵刺痛,眼前阵阵发黑。那是缺氧的症状。

  ‘夏秋水,你可以的。’暗暗鼓劲的她在脑子越来越混沌之际,依旧靠着本能在托举,蹬水。

  ‘近了!近了!还有五米······还有三米·····快了······马上要成功了······’

  ‘哗啦’一声破水,她睁大眼睛,大口喘息,沉闷得好像被巨石块挤压的胸腔终于涌进了清新的空气,闷疼慢慢散去。

  夏秋水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在岸上小厮的大呼小叫中,吃力地拖着男子向岸边游去。

  好在上岸的时候小厮搭了把手,夏秋水几乎如死鱼一样瘫在地上,尽管冷得很,但是她一根手指头都不想曲动了。只想这么躺着,甚至好好睡一觉。

  可那个小厮却在旁边哭丧似的嚎上了。

  “爷啊,您怎么就走了呀,这让奴才怎么办是好?爷啊······您走了奴才也活不成了啊······”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小厮终于把夏秋水嚎起来了。

  “你有完没完?起开!”她没好气地喝道,总觉得这买卖做得有点亏,这一折腾,回去肯定会大病一场。

  已方寸大乱的小厮被夏秋水这么一喝,木讷地往旁边挪了挪。

  救人救到底,夏秋水勉力强撑着身子查看男子的状况,只是典型的溺水而已。

  她先检查了口腔异物,然后扳过男子的身子,让他俯卧在她跪坐在地的大腿上,开始控水。

  可控完水,夏秋水发现溺水者依旧没能自主呼吸,她的心微微沉了沉。也不知是不是过了施救的黄金五分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只能做心肺复苏了。

  原本木讷的小厮惊悚地发现,这个弱得一阵风就会被吹走,被他病急乱投医拉来救人的小子竟然在口对口非礼他家主子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他知道主子长得很好看吧,但是你不能这么孟浪呀,主子就算架薨了,那也是个尊贵的死人,是你等平民能玷污的吗?

  气愤之余,他又悲上了。主子啊,您走了,奴才却没能保住您的贞洁,这么些年,那么多胸大臀肥的美娇娇都没能把您拿下,现下却被一个男子夺去了初吻。主子啊,你好屈啊······

  独孤闵迷蒙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眸底的是一张眉清目秀的脸,巴掌大的脸上一双眼缀满了星辰,晶晶亮,璀璨夺人,炫目极了。

  他全部的心神都被那片星海牵引着,刚想细细探索,眼前一黑,又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夏秋水费了老鼻子力气才把独孤闵从鬼门关内拉回来。却被独孤闵的小厮初一,用一种‘你是变态’的眼神瞅着。顿时她心中不满了。

  努力找补心理不平衡的夏秋水蓦然被独孤闵腰间坠着的,那枚流光溢彩的玉佩给吸引住了,圆形玉佩中间镂空一只,鳞爪须目无不精致,栩栩如生的麒麟,它仰天长啸的模样,仿佛有骇人的气息迎面扑来。

  夏秋水顺手给薅了过来,攥在手心内,宣布主权:“这个也归我了。”

  初一看清是何物后,面色大变地上前欲抢:“这个不能给你。”这可是代表身份的麒麟佩,若是流失在外,麻烦可大了。

  “你说你主子是不是贱啊?难道一条命还不值块玉佩?”夏秋水反手把麒麟佩护在身后,啧啧摇头问道。

  ······

  初一不知该如何反驳,说贱也不对,不贱也不对。一时被噎在原地干瞪眼。

  夏秋水眼看机会来了,顿时卷起原先放在地上的金银锭子,脚下生风,掉头就跑:“我走了,不送!”

  初一下意识地拔腿追起:“你给我回来!”

  体能已经在强弩之末的夏秋水每跑一步,胸口都仿若针扎似的疼,眼看初一好几次都要够着她的后领子了。

  可她听着兜在长袍内金银玉佩的叮当撞击声,想着到手了还要让出去财富,心中就如滴血般疼。

  蓦然,灵机一动,她回头危言耸听高声喊:“你追过来,独留你家那人事不知的主子一人在湖畔边,就不怕被非礼吗?”

  初一想到主子的容色,可不就被眼前这不要脸的人又亲又摸了吗?心中骤然一咯噔。脚步迟疑了许多。夏秋水嘿嘿一笑抓紧机会,身子又蹿出去一大截。

  发觉上当的初一气得牙痒痒:“你耍诈!”气急败坏的他更是快速地倒腾着两只脚。

  后发制人的初一让夏秋水心中暗暗叫苦。她脚下的步子重若千斤,呼吸犹如破旧的风箱。

  感觉自己马上要跑死在路上的夏秋水骤然停下了脚步,瘫坐在地,摇头大口喘气:“不跑了,不跑了。跑不动了。”

  追赶而至的初一嘲笑地看着夏秋水:“怎么不跑了?”

  大喘一口气感觉又活过来的夏秋水,狡黠道:因为不用跑了。”

  初一刚绽开得意的笑生生因为从转角处走出的大块头而僵住。只见那个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大个子,面色凶恶地拖着大木棒步步生威走来。木棒拖地摩擦出的吱吱声让人牙酸。

  原来竟帮手!初一面色不显,心中却已经发慌。他声色俱厉实则色厉内荏:“你,你给我等着!一介平民而已。以后看你怎么嚣张!”

  要钱不要命的夏秋水根本没有把初一的威胁放在眼里。她无所畏惧地耸耸肩,大有你现在能奈我何的神情。更让初一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拂袖逃离。

  夏秋水四肢虚软地摊坐在原地休息,骤然,头顶上一阵黑影袭来,带着呼啸的风,她抬头望去时,顿时汗毛直竖,头皮发麻,只见憨二高举大棒朝她那两条细嫩的腿砸来。

继续阅读:第五章:在冤家的路上狂奔,一去不复返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代商女:腹黑王爷宠妻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