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鸿门宴
城南花下客2018-09-12 21:343,524

  往后几日,平静的有些让人压抑。

  靠山王干脆王府都不回了,与李不凡一并住到了孔必武的别院。

  不大的院子,突然人满为患,可是又没因为人多,热闹起来。

  直到沈万前来。

  千古秀没有想到他会来,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会来。

  沈万却说,不来,总觉着心里难安。

  千古秀笑他矫情,沈万挠挠头,说总觉着这时候不来,以后再也没了机会相逢。

  千古秀没再多说,只是沉默给他斟了杯酒。

  沈家是首富,靠山王自然是知道沈万的,微微拦了,与他道:“沈家小子,这杯酒你可要慎重!”

  指了指躺在床上的李不凡,道:“瞧着没,喝了这小子酒的,在那躺着呢!”

  沈万笑笑,道:“他的酒,我吃醉过一次了,那滋味,让人死也想再尝一口呢。”

  靠山王摇头,道:“随你便了,可莫怪老夫没提醒过你!”

  沈万将酒一饮而尽,微微打了个嗝,满足赞道:“果然佳酿!”

  靠山王无奈道:“你就喝吧!有你苦的时候!”

  沈万倒是豪气,道:“我打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家里人,外边人,都敬我让我,还真没怎么尝过苦的味道,想想,也让人心驰神往!”

  千古秀笑骂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讨苦吃了,你们有钱人,真会玩!”

  沈万尴尬笑笑,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阿蛮白了千古秀一眼,嗔道:“就顶属你会埋汰人,人家好心来看你,你还要嘴欠!”

  千古秀被阿蛮骂了,尴尬摸摸鼻尖,端起酒盏,还没喝,就被阿蛮夺了去。

  “自己什么身体状况心里没数吗?还想着贪杯!”阿蛮瞪了千古秀一眼,粉脸嘟嘟,倒也可爱。

  瞧得千古秀好不喜欢。

  见他没正形,小刀无语,坐到沈万身边,问他道:“沈兄弟,这次来,就看看那么简单?”

  沈万道:“当然不是,我过来,是有些事想跟你们说。”

  “哦?”千古秀闻言,微微挑眉,看向沈万。

  沈万道:“你们也知道,我家产业大,不说京都,就是我唐国叫得上名号的店面,半数都是我家的。”

  说到这,满脸自豪,又故意把话停了,看着千古秀,挤眉弄眼,像个讨赏的说书人。

  千古秀知他想什么,将酒葫芦扔给他。

  沈万痛饮一口,浑身舒畅,继续道:“这几日来,我家各个分店掌柜纷纷来报,说忽然多了很多修行中人,正邪两道,甚至不乏异族,都朝着京都来了,饮食之间,谈论的,都是你们。”

  千古秀笑了笑,很是得意,道:“哦?我们这么出名了吗?”

  沈万又饮了一口,道:“千古兄莫要得意,这些人,半数说的,都不是什么好话!”

  千古秀得意的笑有些凝固。

  沈万笑道:“倒也有不少说你们英雄了得。”

  小刀忽然说话:“莫捧,他爱飘!”

  逗得大家好一阵笑,气氛倒也有些轻松了。

  沈万又道:“虽我家从商,不理政事,可是根据各地汇总来的消息,也是知道,这天下,要乱了。”

  千古秀意味深长,道:“你家倒是个打探消息的好手呢~”

  沈万笑道:“千古兄言重了,衣食住行,乃是人之常情,凡是涉及这些,我家都有产业,自然会听得多些,再者,除去这些,那江湖侠士,骚人墨客最喜的烟花之地,也半数是我家产业,听到的,自然多些。”

  千古秀一挑大拇指,赞道:“当真厉害!”

  沈万眼中闪过一丝自豪,又继续道:“听得多了,知道这天下要乱,我家也是要择一良木而栖的。”

  “所以呢?”千古秀懒散问道。

  沈万道:“你们知道皇室安排大皇子向君帅提亲了吧?”

  “知道~”千古秀点点头。

  沈万道:“可知其中凶险?”

  君莫笑听到提及她父亲,帮李不凡掖了掖被子,也过来听。

  沈万感慨,道:“好一个鸿门宴呐~”

  千古秀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如何得知?”

  沈万解释道:“皇宫好些御厨,跟宫女,都是我家推荐过去的。”

  千古秀恍然,道:“继续说。”

  沈万绘声绘色,好像他在现场一般,继续道:“说起这事儿,皇家做的忒不周到了些,宴请之前,便安排好了好些刀斧手藏身殿外,这些刀斧手,个个身披玄甲,腰佩长刀,训练有素,埋伏了整整三个时辰,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称得上全是高手!”

  靠山王问道:“你可知这些人有什么特征标志吗?”

  沈万骄傲道:“那是当然,这些人,全是哑巴!”

  “哑巴?”千古秀疑惑的看沈万。

  沈万道:“嗯,哑巴,在他们埋伏之前,闲杂人等全都清出去了,只留下了几个心腹收拾准备,有两个,是我家出去的。”

  靠山王看了沈万一眼,没有说话,沈万朝他笑笑,继续道:“巧就巧在,其中一个,丝帕被风吹走了,她追丝帕的时候,发现了埋伏的这些人,那丝帕挂在树上,她够不到,其中一个人,帮她取下来的,她与那人道谢,那人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嘴巴里,没有舌头!”

  靠山王叹道:“是春雨卫~果然鸿门宴啊~”

  千古秀疑惑道:“春雨卫?”

  靠山王解释道:“嗯,春雨卫,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就是春雨卫的由来,他们是皇室从全国各地搜寻来的有天赋的孤儿,绞了舌头,打小训练,是皇家死士!”

  千古秀叹道:“好美,好残酷!”

  君莫笑却心里念着她父亲,催促沈万继续往下说。

  沈万继续讲道:“不说其他,且说君帅,好一个君帅,明知这次宴会乃是龙潭虎穴,居然没带什么人来,只带了一个沉默的男子,和一个妖艳的女子,三人赴会!端的好胆魄!”

  千古秀与众人会心一笑——这是五毒,将玉罗刹追回来了呢。

  沈万继续讲:“与大皇子寒暄过后,众人落座,大皇子差人频频敬酒,君帅来者不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皇子又差人表演剑舞,说是剑舞,其意却在君帅!大皇子唤来一女子,幽幽红颜,剑舞森森,剑光闪闪似桃花绽放,舞姿翩翩风情万般,剑芒吞吐,招招式式,不离君帅!最后一式,竟直愣愣朝着君帅的喉咙点去!”

  沈万痛饮一口酒,又继续道:“好一个君帅!稳如泰山,动也未动,饮了口酒,寒光将到,将酒喷出,于身前化作数朵荷花,那女子的剑,再也难进半分。”

  说着,也喷了一口,好似他便是君帅一般,只是少了那股子韵味。

  沈万起身,手臂一挥,张狂道:“且说那女子见伤不得君帅,想要收剑,却被君帅伸手将剑,换到了自己掌中,君帅起身舞剑,一路剑影,一路烽火,好似血流漂橹,好似白骨成山!舞罢了,随手一甩,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竟将剑,钉在了殿外死士埋伏的点上!”

  君莫笑托腮,好似父亲的风姿,就在自己眼前。

  沈万继续道:“大皇子心中震惊,倒也还算镇定,鼓掌走到君帅面前,直切主题,与君帅提亲,你们猜,君帅如何作答?”

  阿蛮听入了迷,见他卖关子,急道:“你快说呀~是怎么回答的?”

  沈万笑笑,故作深沉,捏着嗓子模仿道:“别人家向来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来定儿女婚事,本我君家也该如此,可细细想来,因我的原因,让我家女儿失去的,太多了,所以她的亲事,要她自己定!”

  “然后呢,然后呢?”阿蛮问。

  沈万继续道:“然后君帅头也不回,便朝殿外走去,大皇子冷哼一声,四周刀斧手一涌而出,将君帅围了,好君帅,抬手将方才抛出去那剑吸会手中,仗剑而立,豪气冲天与大皇子道,我君家人,一腔孤勇,数代人的血,皆为国洒了!我君战衣!为国征战沙场数十载!皇子这是要兔死狗烹吗?!”

  靠山王哼了一声道:“哼!君战衣!”

  眼中,却闪着神采。

  沈万眉飞色舞,道:“大皇子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看着君帅,那死士们,亦越围越紧,君帅不慌,手中剑翻转,一剑冲宵,二剑开山,硬生生破出一条路来,好似旁若无人一般,潇洒朝外走去,边走,边道,我于边城,给我加女儿藏得女儿红,皇子够胆,前来一饮!”

  “哦?女儿红?”千古秀笑着看向君莫笑。

  君莫笑也是不知父亲为自己藏了女儿红的,听沈万说,心中也是一暖,又见千古秀笑着瞧她,脸上飞过两道红霞。

  千古秀摸着下巴,笑眯眯道:“女儿红啊~我可是要尝上一尝才好~”

  君莫笑妩媚白了他一眼,问沈万道:“后来呢?我父亲就这么走了么?”

  沈万摇头,道:“没,还未走出去,当今皇上便到了,皇上见场上剑拔弩张的样子,很是不悦,责问君帅,说他好大的威风,问君帅,是不是要将皇城的天,捅穿了才显得他君战衣的气魄。君帅无奈,收剑行礼,被皇上带走了,说他们君臣二人许久未见,叙叙旧,待到宗门大比开始,一同来观战。”

  千古秀道:“这不就是软禁?”

  靠山王道:“或许真的是叙旧吧~谁知道呢•••••••”

  君莫笑没来由眼睛一红,有些哽咽,道:“只是苦了我父亲,不知这几日在皇宫过的可好••••••”

  沈万笑道:“莫慌,想知道,简单,我差人去探。”

  千古秀笑道:“你倒天生是个做情报的材料~”

  沈万笑笑,没说话。

  千古秀站起身,拍了拍君莫笑的肩,又朝沈万拱手,道:“沈兄,有劳!”

  沈万还礼:“客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纵酒吟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纵酒吟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