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皇后凤予姊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435

  如今天降苦差,众人唯恐避之不及,而又恰巧直砸在七皇子的头上。

  熟识之人对望一眼,均是选择保持沉默。

  此时不论众人心底有何想法,自然都不敢轻易的表露出来,毕竟,谁又愿意做这替罪羔羊呢?

  七皇子柳皓落涉世不深,不甚了解这朝堂之道,见整个朝堂上均是无人反对,便也只当自己是众望所归。

  然而正当柳皓落欲欣然应下之时,柳皓然却是突然的打破了沉默:“父王,儿臣愿意请缨前往江南,调查四弟的下落。”

  “你。”皇上说了一个你字便没了下文,虽未名言拒绝,可是众人均能看出他的犹豫。

  太子毕竟贵为一国未来的储君,即便四皇子同样是尊贵的天家血脉,可是孰轻孰重人尽皆知。

  若是因为未寻回四皇子而对柳皓然的声名有所影响,自然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柳皓然却似乎并未想到这一层一般,继续请缨道的:“父皇,四弟与儿臣情同手足,四弟失踪之事事有蹊跷,儿臣说什么也不可能不闻不问的。”

  柳何生见自己沉默无用,无法,只得开口表态:“你贵为东宫太子,自当多帮朕分担政务,此去江南,不知要多少时日,还是让你七皇弟去吧。”

  “七弟不如儿臣武功高,并且从未出过这京城,要说去江南找人怕是有些难度。”

  柳皓然说道这里,皇上的脸色已然有了些变化,张了张口隐隐有拒绝之意。

  柳皓然急忙又道:“父皇,儿臣中毒一事尚未查清,说不定和四弟失踪还有些关联,您还是让儿臣去寻四弟吧。儿臣保证,三月之内,定将四弟寻回。”

  柳何生见柳皓然面色坚决,最终只能叹了口气,接受了柳皓然的请缨:“即是如此,便由太子亲赴江南,调查四皇子失踪一事。”

  此事终于拍板,而众大臣也只得附议:“吾皇盛名。”

  散朝后,皇上似乎仍旧有些顾虑,特意将柳皓然留下:“散朝吧,太子留下。”

  “父皇。”柳皓然以为柳何生又想劝他留在京城。

  可是还不待柳皓然解释,柳何生便抬起手示意柳皓然安静:“然儿,你和羽儿向来关系最好,父皇自然知道你担心羽儿,可是你怎么这么冲动呢?”

  “儿臣不明。”

  “你既中毒,自是有人想要害你,如今那人虽是未能得手,但想必还会再次出手。你如今远赴江南,父皇又怎能放心?”柳何生看了一下殿上的柳皓然。

  自觉他这儿子什么都好,既有治世之能,亦懂处世之道。可却常常好的让他这个做父皇的不得不心疼。

  “父皇放心,儿臣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柳皓然知道父皇这是担心自己。

  一则,正如柳何生所说,他和四皇子柳皓羽向来关系最好,如今四皇子失踪他又岂能不担心?

  二则,他实在不忍心看到七弟懵懂无知的深陷舆论之中。

  精明如柳何生,柳皓然的这点小心思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只是未曾点破罢了。

  “今日好生准备,明日再出发不迟,现在先去看看你母后吧。此去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莫要让你母后担心了。”柳何生挥了挥手,让柳皓然退下。

  “是,父皇。”离开了金銮殿后,柳皓然便向着锦绣宫而去。

  锦绣宫是柳皓然生母,当今皇后凤予姊的寝宫,院中繁花似锦,屋内更是一应物件极尽奢华。

  柳皓然记得小时候他也曾问过自己的母后,明明她亦不喜这奢华表象,为何却要住在这宫中华贵的锦绣宫中,每日穿金戴银接受朝拜,甚至于“虚度年华”?

  凤予姊的回答是:身为凤家女儿,便该有凤家女儿的样子,而她既然坐上了这天下女子皆神往的后位,便该有一国之后的样子。

  有的东西纵然只是金玉其表,你也只能奉为至宝。

  这句话,曾经的柳皓然也曾不懂,可是后来却渐渐的明白了,有的事情不能想到哪儿就做到哪儿。

  也许在平常百姓看来,这宫墙之中住着一群富贵奢华之人,想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

  可是却只有身在其中之人才会明白,宫墙深深,勾心斗角,规矩森严,又岂会比那些柴米油盐的生活好过多少?

  只要不逢天灾不遇贪官,寻常百姓至少还能过些衣食无忧的生活。

  而这后宫妇人们虽大多出身高贵,却又不知何时便死于争宠之中?

  天灾无可避免,人祸却尚且可防。

  为了更多的百信能够过上好的日子,这些年来,柳皓然无一刻不恪守己责,穷尽自己作为当朝太子能尽的一切力量。

  近在京城,远至边疆异国,柳皓然的美名和南宫宇昊的暴名同样的“声名远播”。

  “母后。”

  柳皓然还未下拜,凤予姊便冲上了前来扶住柳皓然的肩膀:“然儿,母后听说你中毒了,是怎么回事,治好了没有?你知不知道母后有多担心。”

  凤予姊扶着柳皓然在席间坐下,摸摸柳皓然的额头后又捏捏柳皓然的脸,似乎是想探究一番,奈何却不通医理,只能焦急的等着柳皓然的答复。

  “母后放心吧,孩儿没事,今早已经请乔太医看过了,喝几服药就好了。”柳皓然握住凤予姊的手,笑着安慰道。

  “那就好。”可是随即似乎还不大放心,继续问道:“不会留下什么病根吧?”

  “不会的,母后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凤予姊长舒了口气。

  可是柳皓然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几乎暴走:“母后,儿臣要离开京城几个月,不能来看您了,今日是来向母后辞行的,您要照顾好自己。”

  “什么?几个月?你父皇又给你安排了什么差事?”

  凤予姊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看的比什么都重,平日里柳皓然离开京城最多一月便会回,这次听说柳皓然要离开几个月,她又岂能不惊。

  柳皓然早就猜到凤予姊会是这般神情,只能好生的解释:“四弟视察江南失踪了,我这次是去找寻四弟的,故而去的时日可能会久些。”

  “不可以,你父皇这么多儿子,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你去做?”凤予姊一口拒绝,起身便想向门外去,“我去和你父皇说,让他收回成命。”

  “母后,你先听我说啊。”柳皓然急忙拉住凤予姊的手,她知道凤予姊向来雷厉风行,绝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这次的差事是我自己求来的,您若是去求父皇收回成命,你让父皇如何看我,又让百官如何看我?”

  凤予姊怒其不争的跺了跺脚:“然儿,你糊涂啊。”

  ————【江郎留言】————

  今日第二更晚了半个小时,实是抱歉。

  下午会有第三更发布,以作补偿。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酒卿卿的下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