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酒卿卿的下落
江郎爱哲瀚2019-04-25 23:082,239

  从锦绣宫中出来后,柳皓然不知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其实每一次进锦绣宫探望母后,柳皓然都会有同样的哀愁。

  近些年来,凤予姊不论是对他严厉还是对他关心,都会让他从心底里有些心疼。

  其实一直以来他都不是那么想当这个太子,可是为了母后的期许,为了母后在这后宫之中不受欺负,便只能由他站在这风口浪尖顶着,执着着她的执着。

  当柳皓然骑马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只见门口的石阶上坐着一个撑着脑袋,想着心事的女子,可不正是……花颤颤么?

  直到柳皓然翻身下马,花颤颤才似乎回过了神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跳下了石阶,来到柳皓然的面前。

  看着那凑近的脑袋,即便隔着一层面纱,柳皓然依然隐隐能看清花颤颤脸颊的轮廓。

  一想到两人那晚的亲密,柳皓然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在这里干嘛?”

  “等你啊。”花颤颤眨了眨眼睛,便想来拉柳皓然的手。

  柳皓然不着痕迹的避了开去,向着府内走去:“这也是南宫大将军给你安排的任务?”

  “既然你说是那就是吧。”花颤颤也不想和柳皓然争辩,因为她现在有更重要的问题想要知道答案。

  “那个,我问你一个问题啊。”花颤颤跳到柳皓然的斜前方,随着柳皓然的行进一步步的后退着。

  “抱歉,我不想回答。”柳皓然想都没想就选择了拒绝,伸手想将花颤颤推开。

  花颤颤见撒娇无用,便只能换了一种口气:“那我们做个交易吧,怎么样。”

  “不怎么样。”柳皓然终是停下了脚步,瞥了一眼笑得皎洁的花颤颤,“除非,问完这个问题你就滚出太子府去,再也不回来!”

  这最后加的一句再也不回来自然是为了防止花颤颤再想昨日一样耍赖。

  花颤颤掰着手指盘算了一下,觉得这个条件还真是大大的不划算啊。

  毕竟她可是自诩为未来的太子妃的,要是再也不进太子府……不行不行,那成何体统?

  可是当花颤颤再次抬头想和柳皓然讨价还价一番的时候,却是发现柳皓然已经不见了。

  回头一看,好在柳皓然尚未走远,花颤颤急忙追了上去:“你这怎么跑了,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咱们换个条件?比如……我可以以身相许什么的?”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在花颤颤的星星眼的注视下,柳皓然凝视着花颤颤的脸,认真的说道,“不如我给你设个擂台比武招亲?”

  花颤颤本还想和柳皓然开个玩笑,说句诸如你对自己的武功这么有信心吗?亦或是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娶亲方式啊……之类的话。

  然而,柳皓然接下来的话却是极大的讽刺:“我的太子妃向来向往江湖,有机会看到比武招亲,想必会很开心。”

  “你。”花颤颤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可最终还是败下了阵来,“好,如你所愿。只要你给了我想要的答案,我这辈子都不再踏进太子府半步。”

  “哦?整个朝野上下,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和我谈条件的人。”柳皓然终是再次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望着花颤颤,确认她是真的下定了决心之后说道,“问吧。”

  “你必须认真回答。”

  柳皓然点了点头:“嗯,为了能把你请出去,本王定然知无不言。”

  “既然你认为我是南宫宇昊派来的人,那我问你,酒卿卿去哪了?”花颤颤凝视着柳皓然的神色,以便确定他没有说谎的嫌疑。

  “酒卿卿?是谁?”柳皓然神情坦然,言下之意他甚至并不知道花颤颤说的是谁。

  “南宫宇昊的七姨娘。”

  柳皓然觉得有些好笑:“南宫宇昊的姨娘少说也有二三十个,本王如何能够尽数认得?”

  花颤颤也随着柳皓然一同冷笑:“可是据我所知,这位七姨娘却是在你这太子府失踪的。”

  “哦,是吗?本王都不知道的事情,姑娘为何知道的如此清楚?”本是花颤颤在问柳皓然的,如今柳皓然却反过来质问起了花颤颤。

  花颤颤自也不可能被柳皓然这点气势就给唬住了,面色不变的说道:“既然我是南宫宇昊派来的,知道这些很奇怪吗?”

  “按时间上来算,七姨娘少说也是十年前进府的。本王还真是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姨娘,才能够在南宫府十几年盛宠不衰,让南宫将军这么上心?”

  柳皓然说的倒也是实话,南宫宇昊喜新厌旧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是因为他的累累军功,总还是有那么多无知少女一心想着嫁进南宫府去,即便是做一个得宠几日的姨娘也是好的。

  “太子殿下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花颤颤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柳皓然的神情和轻浮的态度已然在她的底线徘徊,让她无可忍耐。

  花颤颤目光锐利的盯着柳皓然道:“只要你告诉我酒卿卿的下落,我即刻离开太子府,反之,亦然。”

  “即便我很不想再看到你这张面色苍白营养不良的脸,可惜,你的问题我并不知道答案。”说完后柳皓然便想转身。

  可随即又开口说道,“不如你换个问题吧。”

  “不必了。”这一次换成了花颤颤选择离开,因为她的心中已经有了想要的答案。

  即便柳皓然已经掩饰的足够好了,可却逃不过花颤颤的眼睛。

  她可以非常肯定的确认,柳皓然一定知道酒卿卿的下落,只是不愿意告诉她罢了。

  一则,在她刚提出酒卿卿这个名字的时候,柳皓然的瞳孔微微收缩,这是身体本能的反应,想必也是因为花颤颤问的太过突然,柳皓然一瞬间没能完美的掩饰。

  二则,方才柳皓然在说完回答不出时,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花颤颤能感觉的出来,柳皓然当时定然是想离开的,可随即却又让她换个问题。这说明柳皓然绝不是真的回答不出第一个问题。

  人在遇见突发事件之时,可能因为很多种原因会有不同的应对,可是第一个瞬间做出绝对是本能的反应。

  若真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也只是这一瞬间的长短问题。

  【承诺的第三更奉上】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擦肩而过的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太子闯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